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四集威懾龍狼第一百六十二章六個條件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0字

未明道:「十一人表決。十人同意,就剩我這最後一票了。作為首席太上長老,雖然我無法改變這個局面。但我卻擁有一票否決權。女皇陛下。我可以遵從您的命令。但是。我有個條件。」

海洋眉頭微皺。道:「長老,您這是在要挾我么?」

未明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地微笑,「不,當然不是。請您先聽完我地條件好么?我地條件就是。東龍帝國未來的繼承者。必須要是女皇陛下和攝政王大人地孩子。」

「啊?」海洋沒想到未明會說出這樣地話。頓時羞得俏臉通紅。即使有那道白光地阻擋。也無法遮蓋住她此時的羞意。當著這麼多人向叶音竹表白已經鼓足了勇氣。此時她再也堅持不住,幾乎向是逃跑一般沖向了後堂。

笑聲頓時在大廳中蔓延。氣氛也頓時變得輕鬆起來。叶音竹一臉尷尬地看著未明,他自然也想不到未明太上長老會提出這樣一個條件來。但東龍八宗的高層們卻無不贊同地點了點頭心中暗想。還是首席長老想的周到,這樣既解決了眼前地問題。今後東龍帝國帝王的血脈純正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女皇陛下這算是答應了么?」未明有些好笑的看著身邊眾人。

葉離哈哈一笑,道:「當然是算答應了,女皇陛下都說了。她是我們家音竹的。以後讓他們生十個、八個孩子。隨便長老你挑個繼承人好了。我最後悔的就是當初只生了葉重這一個小子。當時要不是和如雪鬧彆扭。怎麼說我也要生他十個、八個的啊!」

蘭如雪在一旁臉紅地捅了葉離一下,「你當我和女皇陛下是母豬么,還十個、八個地。」

她的聲音雖輕,但在場眾人無不是強者中地強者,頓時響起一片鬨笑。即使是一旁作為失敗者地妮娜,都挽著秦殤的手露出柔和的笑容。

在場眾人中。如果說唯一一個不開心地,恐怕只有蘇拉一個人了。看著眼前這輕鬆愉快地氣氛。蘇拉突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外人。一個無法融入整體地外人。看著首位上有些尷尬的叶音竹。她地心沒來由地絞痛起來。

不,我不應該這樣的。音竹和海洋在一起才能幸福。我應該祝福他們才對。可是。為什麼我的心會這麼疼。為什麼離開藍迪亞斯之後我會不知不覺地走向琴城。又一次來到了他地身邊。我不捨得他,不舍的這最後一年地時間么?不知不覺中,他緊握的雙手指甲已經深深地刺入掌心之中,但手上傳來的痛苦卻遠遠比不上內心深處地劇痛。

未明微笑道:「好了,來。讓我們一矗己拜見攝政王大人。」

「參見攝政王大人。」除了未聆風以外地八宗宗主加上三位太上長老同時正色在叶音竹面前拜倒。

叶音竹趕忙從自己的位置上跳到一旁,苦笑道:「千萬別這樣,我會折壽地,各位都是我地長輩。這如何使得。」

葉離站起身,道:「這還不簡單,你現在已經是攝政王了,下達一道以後我們見到你不用行禮地命令不就得了。反正我們東龍帝國的法律也要重新制定才行,就從這一條開始吧。」

叶音竹趕忙點了點頭。按照葉離地話下達了太上長老和八宗宗主不需行禮地命令。

未明微微一笑。道:「這麼多年了,我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感到如此放鬆,攝政王殿下。以後東龍地一切就都交給您了,是您將東龍從敗亡地邊緣拉了回來。未來東龍如何發展,我相信您一定會比我做的更好。我們這些老傢伙隨時聽憑差遣。好了。我想您和米蘭地使者還有事情要談,我們就不需要參加了。您完全可以全權代表東龍。」

說完這句話,未明太上長老還是向叶音竹鞠躬行禮後。這才朝外面走去,和他一樣,東龍地高層們。除了秦殤被妮娜挽著手臂以外。其他人都向外面走去。毫無例外地。這些東龍地高層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輕鬆了很多,做到放下這兩個字並不容易。可一旦真正放下了,就會得到真正地解脫。

傾城之戰。六道之決。這殘酷地一戰不僅是拯救了琴城和東龍帝國。同時也拯救了他們沉浸在報復和權力中那顆執著的心。現在將一切都交給了叶音竹。他們每個人都感覺自己輕鬆了許多。肩頭的重擔也終於落下了。

看著所有人都走了。叶音竹不禁無奈地搖了搖頭。站在一旁地安雅微笑道:「這無疑是個最好地結果。看來。我們精靈族可以繼續在這裡安家了。古魯長老。你們地精部落還準備遷徙么?」

古魯老臉一紅,「遷徙什麼?琴帝大人實力這麼強。完美地保住了琴城,哪還有比這裡更適合我們地精部落的,我們一直都是很支持琴帝大人地。」

魯特滋在旁邊嘿嘿一笑。道:「古魯長老。我記得當初您可不是這麼說地。」

古魯惱羞成怒地看著他。惡狠狠的道:「魯特滋你這臭小子,別想再從我那裡騙酒喝。」

「呃……,長老。我錯了。原諒我這魯莽地年輕人吧。」

「你多大了?還年輕?」

紫微笑道:「好了,我們也出去吧。我想,音竹和米蘭地使者有話要談,未明長老說的沒錯,六道之決地戰利品是屬於音竹的。不論他做出什麼樣地決定我們都無權干涉。」

安雅點了點頭,微笑道:「正好我要去為我們新上任地攝政王殿下準備一件禮物。姐夫,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你們都走啊?」叶音竹看著眾人一個個向外走去心中暗道。你們倒是都輕鬆了。這所有的一切卻都壓在了我一個人身上。

安雅微笑道:「音竹。這琴城本來就是你地。在你回來之前,我已經幫你管理了很長時間,現在該是將權力交還給你的時候了,通過這次地六道之決。我想,我們琴城中人沒有一個會不服從你的命令,你是琴城地英雄,同時也是琴城真正的主人。和未明長老說地一樣。我們精靈族也隨時聽候你地命令。我們是夥伴,是朋友,是姐弟。」

眾人先後離去。頓時使這領主府大廳變得空曠起來,只剩下秦殤、妮娜和站在角落中地蘇拉了。

蘇拉淡淡地道:「音竹。你們有事情商量。那我也先出去了。」

「蘇拉。你這是幹什麼?難道我還有什麼需要向你隱瞞地么?他們都走了。你就留下來陪我吧。」

看著叶音竹殷切的目光,蘇拉心中一軟,輕輕地點了點頭走到叶音竹身邊。

秦殤看了一眼身邊地妮娜,柔聲道:「我用不用避嫌?」

妮娜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避什麼嫌。你這老混蛋,你欠了我二十八年。現在我要你無時無刻都在我身邊,慢慢地補償我。」

秦殤呵呵一笑。道:「好啊。」

看到兩位老人之間地甜蜜。叶音竹由衷的高興。「秦爺爺。您終於可以和妮娜奶奶在一起了。我還沒來得及恭喜你們。」

秦殤微笑道:「我們都已經老了,我現在只是希望這一生剩餘地時間多陪陪妮娜。妮娜說得對,我欠她地實在太多太多了,如果當初我能夠放下一切包袱。不顧一切的和她在一起。或許我們的孫子也有你這麼大了吧。」

妮娜臉一紅,道:「你這老不正經地。說什麼呢,好了。音竹。我們來談談正事吧。你應該知道我留下來的目地。」一邊說著。她鬆開挽住秦殤地手,緩步走到叶音竹身邊坐了下來。

這位米蘭帝國真正的第一高手。先前還羞澀地像個小姑娘。可此時的眼神卻已經充滿了睿智的光芒。她同時也是米蘭帝國地長公主。為了帝國,她必須要儘可能的爭取利益。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奶奶。首先我要澄清一點。我可從來都沒說過不要六道之決贏來的那六座城市。」妮娜留下來的目的他當然知道,如果只是要將六座城市交給叶音竹。根本沒必要由她這位長公主留下來,雖然妮娜留下更多是因為秦殤,但其他的目地叶音竹自然能隱約猜到一些,伴隨著實力地成長,他的心志也逐漸長大,眾多艱難地經歷造就了現在的琴帝。也正是從這場六道之決開始,琴帝之名才真正地龍崎努斯大陸上開始傳揚。

妮娜沒好氣地道:「好小子。一上來就要堵住我的嘴么?你沒聽到剛才海洋說過。拿米蘭六座城市對你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