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已等的太久太久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89字

朱明皺眉道:「那六道之決的六座城市我們就不要了么

叶音竹看了一眼站在秦殤身邊的妮娜,想了想,道:「我想,這應該是有變通之法的。我需要和妮娜奶奶仔細商量才能決定。」

「到手的六座城市都不要?你能肯定我們就無法控制那六座城市?別忘了,在任何一座城市中,都有著和我們擁有同樣血脈的族人。」菊宗宗主未聆風不甘心的說道。六座城市的吸引力畢竟是巨大的。

「閉嘴。」未明長老毫不客氣的呵斥了未聆風一句,沉聲道:「這件事就由葉宗主來決定吧,這是你拚死通過六道之決得來的,不論你如何處置我們都沒二話。至於帝國的開國大典……」說到這裡,他猶豫了一下。

海洋堅決的道:「雖然危機已經度過,但對於帝國來說,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而已。還開什麼開國大典,那隻不過是形式。難道我們有了這個開國大典就會得到人家的承認么?」

未明太上長老緩緩點了點頭,道:「好吧,開國大典暫時放下,對於帝國今後如何發展,我們還要商量一下。女皇陛下,您有什麼提議么?帝國是您的,我們也都是您的子民。您放心,只要您有足夠的能力統治帝國,我們這些長老立刻就將權力還給您。」

海洋淡然一笑,緩緩走到大廳中央,「不,我從沒想過要擁有統治一個國家的能力。也不想當什麼女皇,是你們將我推到這個位置。既然你們承認我的血脈,承認我的地位,那麼。我現在就下達一條命令,也是唯一一條命令。雖然我不能統治一個國家,但我相信有一個人卻可以。」

轉過身,看向坐在主位上地叶音竹,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微笑,「我的命令就是,從現在開始,冊封叶音竹為東龍帝國攝政王,今後一切帝國事務都由叶音竹下達命令。他的話就是我的話。我想。大家應該認可音繡的能力吧。一年多以前,琴城還是一個荒涼的小城,但現在卻擁有了可以抗衡米蘭大軍的實力,這一點又豈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這怎麼可以?」未明長老愣了一下,雖然叶音竹憑藉六道之決可以說挽救了整個東龍帝國,但思想保守地他還是無法認可這一切。

海洋的目光重新落在這位第一太上長老的身上,「為什麼不可以。在你們還沒有出現之前,我就曾經對音竹說過,海洋是叶音竹的,以前的海洋是。現在的也是,永遠都是。連我的人都是他的,難道我的權力不可以是他的么?你們既然承認我這個女皇,就請不要違背我地命令。退一步說,就算他不是攝政王,通過我下達命令來完成他的目的不是一樣?與其這樣,還不如讓他直接領導東龍帝國,或者說是領導一個完成的琴城。如果我們自己內部都不能做到團結,不能凝聚在一起,未來怎麼和法藍抗衡。我不懂政治。但我卻知道,在這琴城之中,沒有一個人能比叶音竹更適合坐在統治地位上。只有他成為了東龍八宗的攝政王。重新掌控整個琴城的統治,才會讓琴城原住民的這些朋友心悅誠服的留下。」

一邊說著,海洋用目光止住了想要阻止自己的叶音竹。她的話說地斬釘截鐵,沒有任何轉的餘地。一直以來,她都知道自己沒什麼可以幫叶音竹的能力。在她看來,成為叶音竹地妻子遠比做這個女皇要快活的多。權力本來就是屬於男人之間的遊戲。海洋是個聰明的女孩兒。她明白。越大的權力就代表著越大的義務,她寧可將這一切交給自己地男人。誰不願意看到自己地男人更強,成為真正地統治者呢?

聽了海洋的話,眾人都沉默了,這一次,就連最喜歡提出反對一件地菊宗宗主未聆風都沒有吭聲。海洋說的沒錯,作為女皇,如果她的心完全在叶音竹身上,就算沒有攝政王的名頭,叶音竹也擁有著和攝政王毫無區別的力量。

海洋一步步朝叶音竹走了過去,她的目光重新變得柔和起來,輕聲道:「誰人為我神針走脈復容顏?誰人替我橫琴豎劍擋強梁?誰人慰我寬闊胸懷遮風雨?誰人助我六道傾城拒強敵?音竹,不要拒絕,我還是那句話,海洋是叶音竹的,現在是,以後也是。在海洋心中,你早已是我最親的人。」

叶音竹的目光有些迷離了,他從沒想到海洋會當著這麼多人向自己表白。她的四句話,形容了自己和她在一起最重要的時刻,像是在說服東龍八宗的強者們,但只有海洋自己才明白,這四句話更重要的是在說服叶音竹。如果叶音綉自己不答應做這個攝政王,就算她再說什麼也沒用。

未明太上長老輕嘆一聲,「既然如此,讓我們舉手表決吧。」心中暗想,當一個女人真的愛上一個男人時,果然願意為他付出一切啊!同時,他也明白,海洋的這個選擇並沒有錯,或者說是極為明智的,正像她所說的那樣,只有叶音竹作為琴城真正的統治者,琴城現有的力量才能完美的整合在一起。凝聚成一股真正強大的力量。

秦殤和葉離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手,雖然他們已經不是宗主,但叶音綉在六道之決中的表現也讓他們重新回到了東龍八宗權力的核心。

伴隨著二老之後,作為太上長老的蘭如雪也舉起了自己的手,原本以為必死的她,在經過了這次的波折之後,對一切都看的淡化了很多,她後悔了,後悔為什麼自己當初要那麼執著,為了執著的信念離開葉離,放棄了這麼多年的天倫之樂。所以,她此時毫不避嫌的舉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