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已等的太久太久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81字

蘇拉點了點頭,眼中焦急的目光略微放鬆了幾分。七天前,就在六道之決結束的時候,蘇拉恰好趕到,當她看到叶音竹現在的樣子時,哭的不成人形。整整七天,他一直不吃不喝的守在叶音竹身邊,如果不是因為最後一戰叶音竹的對手是妮娜,恐怕她早已經出手去攻擊了。這七天,他等的一點也不比海洋輕鬆,他好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些來到琴城,就算無法和音竹一同禦敵,至少也可以守在他身邊。

淡淡的紫光逐漸收斂,從叶音竹毛孔處湧入體內,一層淡淡的紫色結晶出現在他皮膚表面,就像他身上釋放出的紫色光芒一樣,這一次出現的紫晶顏色也加深了許多。與此同時,紫的身體也已經完全變成了晶體狀,從他身上吞吐的氣息就能看出,叶音竹實力的提升也給他帶來了不少好處。這也是同等本命契約最大的好處。

這七天的時間,表面上看去平靜,但其實叶音竹卻經過了無數痛苦。那天,菲爾傑克遜傳入他精神之海中的靈魂力並不能幫他減輕痛苦,而是讓他的精神世界時刻都保持著清醒,他不但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每一絲變化,甚至連外界發生的一切也一清二楚。

通過精神力的感應,他清晰的「看到」菲爾傑克遜用特有的方法逼迫妮娜認輸,他的心終於放了下來。當他眼看著那七個強大的禁咒隨時有可能爆發時,焦急萬分。可惜,那時候他什麼都做不了。直到妮娜認輸,他才算放下心來。

後來,他看到秦殤和妮娜終於走到了一起,由衷的為他們高興。看到蘇拉的到來,更多的興奮充斥於心頭。但是,這些卻都無法掩蓋他所承受的痛苦。

更加清晰的感覺令他將體內的每一分痛苦都深切的感受著,被菲爾傑克遜控制著湧入體內地純凈無元素。一進入體內就開始修補體內的經脈。之前超神器枯木龍吟琴驅除雷神之錘雷電轟擊時就已經帶給叶音竹無法忍受的痛苦,而此時地無元素湧入,引動了紫荊血脈的修復卻令這痛苦更增強了幾倍之多。要知道。人體內地每一道經脈都連接著無數神經末梢,那劇烈地痛苦如同一道道最強橫地精神衝擊不斷刺激著叶音繡的精神之海和精神烙印。

如果沒有菲爾傑克遜的靈魂之力守護。就算叶音竹的心志再堅定。在這種痛苦面前也不可能承受下來。可是。精神烙印雖然被護住了,但清晰感受到的痛苦還是令他死去活來。在這個過程中,叶音竹突然發現,神志清醒居然是如此恐怖地一件事。

這個痛苦地過程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天地時間。叶音竹體內的經脈已經完全變成了紫色。來自紫晶血脈地強大修復能力幫助他將破損的經脈重新修補。而承受三天的劇烈痛苦,也令叶音竹的精神力有了無法形容的突破。這樣強烈的刺激。別說是他,就算是次神級高手也不可能承受的住,有了這樣的刺激,無疑對他的精神力產生了極大的鍛煉。就像在高溫中鍛造的鋼鐵一樣,現在叶音竹的精神之海就像是被鍛造過的百鍊精鋼一般堅定。如果現在再讓他面對弗格森的精神系魔法,抵擋起來絕不會有任何問題。這也是菲爾傑克遜讓他保持清醒的目的,對於精神力修鍊再熟悉不過的菲爾傑克遜知道,這種方法雖然霸道,但卻絕不是拔苗助長的提升,三天的痛苦雖然慘絕人寰,但帶來的效果也是最好的。

從第四天開始,那些激發紫晶血脈的純凈無元素開始圍繞著叶音竹體內遊走,雷神之錘和超神器枯木龍吟琴蘇醒時帶來的能量也開始從遊盪轉為融入,漸漸的和叶音竹本源的力量融為一體。

自從叶音竹接管死神五百,帶領著死神五百戰士進入極北荒原歷練,以及後來參加七國七龍排位戰,排位戰結束後受到偷襲重傷,以及六道之決挑戰,這接踵而來的事件令他早已透支了自己的身體。就算這次他不是在最後被重創,也必然會大病一場,體內落下的暗傷也會在他今後的修鍊中產生極大的影響。

菲爾傑克遜作為一個半神,又一直隱藏在叶音竹的龍魂戒中,對他的身體情況比他自己還了解,用這種另闢蹊徑的方法幫助叶音竹恢復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想出來。

終於,又經過了整整四天,這些日子以來,叶音竹所有的消耗和疲倦終於恢復過來,體內的暗傷和隱藏的麻煩也都在這一共七天的脫胎換骨中蕩然無存,表面看上去,他還是以前的叶音竹,但脫胎換骨之後,他又變成了一塊渾金璞玉,而且是紫級的渾金璞玉。菲爾傑克遜用特殊的方法,給叶音綉鋪平了通往次神級的道路。

雙眼緩緩睜開,沒有任何光彩釋放而出,但那溫和瑩潤的目光卻令眾人安心,紫微琴心帶來的霸道殺機已經完全融入到叶音竹本源之中,再不會影響到他的情緒。而他的鬥氣和魔法,也在這次的痛苦經歷過程中不退反進,雙雙突破到了紫級二階。

「我沒事。」一絲微笑出現在叶音竹英俊的面龐上,那陽光般的微笑頓時令所有人都大大的鬆了口氣。

紫幾乎和叶音竹同時睜開眼睛,看著叶音竹不禁好笑的道:「音綉,你這形象可不怎麼好啊!還是先去清理一下吧。」

「呃……」叶音竹低頭看了一下自己,地上落著的焦炭不說,神源魔法袍內,自己身體其他位置也有著焦炭剝落的同樣情況,此時實在有些難受。趕忙向眾人告罪一聲,起身就跑。化為一道紫光在眾人面前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