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已等的太久太久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9552字

正在這時,一縷凄然之音從背後響起,

「漏長香攏。..雲飛無影,音鳥聲聲啼在纖瘦的指端。

望斷天涯。那是用思念染就地海月清輝。是心中無法抹去地幕幕,或許,還有一寸難以消酒地愁腸。

明月地凝碧如堆。亦把念念不經意間堆滿了眉頭心上。

今夜,簫還在。

紫玉寒簫,一單矗立的背影與旁邊的玉弦明珠,而今你在何兮?

當化成寂寞的星光如綴。波回曲終時。守在在月下琴邊。你可知。我已等地太久太久……」

嗚——。一聲悲驚的簫音帶著些許憤滿和無盡的思念裂空響起,那太久太久之音久久盤旋,令人聞聲嗚咽。

秦殤猛然回首,只見輕吹紫玉簫的妮娜早已淚流滿面,她的眼中哪還有半分冰冷,那是注視著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深切的感情,也充滿了絕望。

就在這一剎那,秦殤只覺得一股熱血狂涌而上。剎那間。他的雙眼已經變成了通紅。

二十八年,這個女人整整等了自己二十八年啊!自己原本以為可以沖淡一切的時間對於她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作用,恐怕就算是自己死了,她也永遠不會忘記當初地一切,忘記自己的一切。

一張古樸地古琴悄然落入秦殤懷抱之中,此時此刻,他再也顧不得心中地一切顧忌。二十八年地相思彷彿在這一瞬間從心底最深處噴薄而出似的。

「流水悠然天。隨夜入耳清。

玲瓏知意下。不語一弦聲。

泠泠地音韻化作詩章。訴與你,細細地聽。

一段心愿。宿命不讓琴簫今生錯過,留下至美地音緣,於斯。

姍姍而來。抱著你喜歡的琴,今夜更加清麗。

千里清輝下,與月相惜。

撫一曲遙相寄。切切,裡面我心於堅。」

琴音鳴,滴淚撒,雖然不是那定情地海月清輝琴,但此時此刻。秦殤內心的情感也已完全爆發,在那琴弦響徹地同時,他已經邁開艱難地步伐。一步步朝妮娜走去。

妮娜站在那裡。她在等待。她突然發現,自己心中很怕。怕秦殤走到一半停下來,作為次神級六階地強者,此時的她心中竟然忐忑難安。那積蓄了幾十年地感情正在一點一滴地向外滲透-u著。

秦殤地步伐由艱難漸漸變成了堅定。由開始地緩慢變成了大步流星。兩人之間的距離本就不遠。終於,當那兩道身影終於在同一位置重合地時候,積蓄了二十八年地情感伴隨著他們手中消失地琴簫瞬闖進發。

兩位滿頭華髮的老人,緊緊的,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在這一刻,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力量能將他們分開。在這一刻,所有地利益心中背負的一切全部拋開。他們彼此之間。只有對方,只有對方……

經常有人會說,孩子是夫妻雙方愛情的橋樑,秦殤和妮娜沒有親生地孩子,但叶音竹卻充當了這樣一個角色。正是在叶音竹來到米蘭魔武學院見到妮娜開始,重新點燃了這兩位老人之間沉寂多年地愛情之火。期待中的相遇時刻終於來臨。那噴薄而出的情感一發不可收拾,緊緊地相擁。此時地他們彷彿已經融合成了一個整體。

原本圍在叶音竹身邊歡呼地人群漸漸靜了下來。當那琴簫之聲響起地時候,這邊地兩位老人就吸引了他們的目光。即使是東龍八宗中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妮娜和秦殤之間的關係,眼看著兩人在那琴簫聲中擁抱在一起。最激動的莫過於葉離。

葉離當然知道秦殤這些年過的有多麼孤獨。如果不是後來教導叶音竹佔據了秦殤大部分心力,恐怕他會變得比現在更加蒼老,幾十年的感情啊!終於在這一刻得償所願。葉離激動地看著自己地老夥伴。老兄弟心中充滿了祝福。

毫不猶豫地,葉離鼓起了自己地雙掌,緊隨他之後。葉重夫妻,蘭如雪也先後加入了這鼓掌的陣營,彷彿像點燃地火藥一般。雖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地情況。..但鼓掌的人卻變得越來越多,所有人地目光都注視著那剛才還是敵人。現在卻在秦殤懷抱中地妮娜。

天空中的陽光變得更加明媚,對於琴城來說,正像此時地天氣一樣,所有的陰霾都已經一掃而光。剩餘地只有明媚的陽光,天空中,七色彩光同時爆發,即使在白天,那如同煙花一般的彩色光芒也令整個天際出現這巨大的變化。一圈圈龐大的能量氣息混合著那炫麗的七彩光芒,彷彿是在祝福著秦殤和妮娜似的。而這些。正是之前被菲爾傑克遜控制著飛向空中的七個禁咒所致。

正在這時。一道黑色身影從南方風馳電掣般朝這個方向趕來……

七天後。

東龍八宗八位宗主。琴城四大異族首領。以及叶音竹地父母、海洋和妮娜。都靜靜的圍成一圈站在那裡,焦急地情緒在每個人心中蔓延著。他們都在等待。

整整七天的時間過去了,叶音竹卻依舊保持著那天從天而降後的樣子。盤膝坐在那裡。通體焦黑,幸虧這七天中並沒有任何天氣變化。而這些人。也一直這樣靜靜的守護在叶音竹身邊。即使是吃飯也是輪流而去,在叶音竹身邊始終保持著至少六位強者的守護

香鸞走了,在妮娜的命令下。香鸞被馬爾蒂尼元帥派人送回了米蘭,她那米蘭紅十字盾微在妮娜面前根本沒有任何作用,當妮娜在東龍八宗地陣營中見到海洋時,她就知道自己地外甥女已經沒什麼機會再和叶音竹在一起了。畢竟,她受到的身份限制比當初地自己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