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九章自轟雷神之錘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49字

叶音竹只是彈出了那一個音符,雙手就停了下來,他的臉和頭髮都已經變成了一片焦黑,看不出此時的神色,但如果近距離觀察,一定能看到他此時的面部表情完全是扭曲的。..wencuige.他此時所承受的痛苦,是任何人也無法體會,無法理解的。

雖然那雷神之錘只是超神器中的一半,但是,作為最接近超神器的神器,被這尖頭錘以自己全力轟上自己的身體,那強橫的雷電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擊穿了叶音竹的心臟將他整個人變成焦炭。

叶音竹之所以這麼做,為的就是要賭一把,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調用超神器枯木龍吟琴,只能憑藉外界巨大的刺激才能讓它出現。妮娜的實力連戰爭巨獸格拉西斯都很難有反抗之力,不用出超神器真正的威力自己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呢?

叶音竹賭贏了,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在雷神之錘強大的轟擊力作用下,超神器枯木龍吟琴第一次被完全激怒,直接從他的身體內脫離出來。超神器和神器最大的不同就是它本身的自我護主性,它既然已經認叶音竹為主,就決不允許任何力量損害到叶音竹,儘管現在叶音竹的力量還不足以使這張超神器級古琴護住全身,但至少護住它沉睡的地方絕無問題。

所以,當那雷神之錘轟擊在叶音竹心臟上的時候,超神器枯木龍吟琴立刻就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一瞬間強行將雷神之錘攻入叶音竹體內地雷電之力完全驅除。等級的差異使雷神之錘地能量遠不能與它抗衡。但儘管如此,被雷神之錘轟擊的叶音竹還是承受了無與倫比的痛苦。..

坦白說。當雷神之錘剛剛轟上胸膛的時候,叶音竹感覺到的只是全身瞬間麻痹,彷彿所有生命力都要被這股雷電之力帶走似的,並沒有什麼痛苦的感覺。但是,當超神器枯木龍吟琴強行將這股雷電之力驅散的時候,撕心裂肺地痛苦由內而外傳出,痛感重新恢復,那被雷電完全灼燒過一遍地身體是怎樣感覺?尤其是皮膚表面。即使是紫晶比蒙帶給自己的紫晶之體。在不是完全狀態的情況下,雷神之錘還是幾乎烤焦了自己的皮膚表面。超神器枯木龍吟琴此時做地,就是將雷神之錘的負面效果完全排除,憑藉著那強橫的超神器之力令自己的身體飛速癒合。癒合當然是好事。但這個過程卻令人難以忍受。

體內每一根神經都在那澎湃地七彩能量牽引下劇烈的律動著,強烈的痛苦令叶音竹連呼吸都無法做到,胸腔內彷彿有一團烈火在熾熱的燃燒,身體隨時都有可能爆裂似地。那勉強彈動的一下琴弦。幾乎耗費了他全部的抵抗力,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但實際上此時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劇烈的痙攣著。

「堅持住,度過這一關。對你將產生巨大地好處,同時也能令你和這件超神器更好的融合在一起。」菲爾傑克遜低沉的聲音在叶音竹腦海中響起,叶音竹突然感覺到帶著龍魂戒的手指上傳來一陣清涼,剎那間湧入自己的大腦之中。龐大地靈魂氣息頃刻間席捲了自己的精神之海,將自己的精神烙印牢牢的包裹住。

有了這個清涼之氣地加入,雖然疼痛依舊,但自己的大腦卻變得更加清醒了。叶音竹說不出話,甚至無法通過自己的精神力和菲爾傑克遜交流。..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確實太冒失了。這超神器是如此容易使用的么?如果是這樣,我為什麼會告訴你要等你達到次神級才能開始發揮它的威力。雖然你現在已經將它成功而完整的召喚出來,但同時你也失去了使用它地力量。現在你所承受的痛苦,就是你地冒失所致。既然做了你地老師。總不能白做,眼下地情況就交給我吧。這場既然是綜合戰,隱藏在你身上,靈魂與你完全溝通地我,也可以算是你綜合力量地一部份。我會幫你完成這場六道之決。現在對你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從眼前地痛苦中撐過來。只要你能撐住,不論是武技還是魔法。都會有巨大的幫助。將成為你將來進入次神級最好的輔助提升。」

聽到菲爾傑克遜的話。叶音竹本來即將崩潰的神經重新收緊。在菲爾傑克遜傳入他腦海中那龐大的靈魂之力作用下重新振作起來。苦忍著全身那強烈的痛苦,就在這時候。叶音竹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

叶音竹體內的變化也只有紫才能感到一點,但菲爾傑克遜何等實力,就算他失去了本體和自己的魂珠,但他那接近於神的龐大靈魂別說是紫,就算是眼前最強的妮娜也不可能與之相比,簡單的封閉了叶音竹的精神之海就成功切斷了叶音竹與紫之間的聯繫。

外人當然看不到叶音竹內心世界的變化,他們能看到的只是外表。全身焦黑中的叶音竹在妮娜落到地面的同時緩緩睜開了雙眼。

他的眼眸變得和身體一樣漆黑,甚至連白眼珠都已經失去了,平靜淡漠的目光直射地面的妮娜,澎湃的靈魂之力宛如兩柄尖刀一般朝妮娜攻去。

感受到那無形的靈魂之力竟然如此強大,妮娜不禁駭然,趕忙閉上自己的雙眼,強行將精神之海封閉。到了她這個級別的實力,雖然無法將鬥氣轉化成精神力,但用鬥氣與精神力融合在一起,封閉自己的精神之海還是能夠做到的。身體一閃,已經在數百米之外。

「認輸吧,你已經沒有任何機會。」沙啞的聲音從叶音竹口中說出,這到不是菲爾傑克遜的聲音,雷神之錘的雷電之力對他的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