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八章綜合戰的對手是她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487字

「傻小子,我來就是為了這六道之決而來。..從你的角度看,你做的自然沒錯。但我曾經對你說過,現在的米蘭,正處於危急存亡之時,作為帝國長公主,西爾維奧的姐姐,我又怎麼能袖手旁觀呢?音竹,你這個傻小子,讓我說你什麼才好?我可以理解你心中的矛盾,這東龍八宗的到來恐怕也不是你想看到的。但事情已經發展到了眼前這個局面,今日一戰不可避免。來吧,就讓妮娜奶奶領教一下,你這些年的修鍊都學到了些什麼。」

妮娜眼中的感**彩逐漸被壓了下去,當她的目光變得平靜時,叶音竹突然驚訝的發現,此時妮娜的眼神竟然變得極其清澈,就和昨天那個金色一樣。

金色,金色,金色生活。看來,昨天那個人,應該是妮娜***屬下才對。可是,為什麼妮娜奶奶要親自參加這六道之決最後的綜合戰呢?她只不過是一名青級神音師啊!

「怎麼?小看奶奶還是不願動手?」妮娜神色平靜的看著叶音竹,「不要忘了,我們現在代表的是兩個彼此對立的陣營。如果這一戰你輸了,你的琴城就將按照六道之決的神之契約無條件投降。在這種時候,你還是集中精神的好,我是不會留手的。除非你們真正擊敗我,否則,就別想獲得這場六道之決的勝利。」

聽了妮娜的話,叶音竹的神色終於漸漸平靜下來,但是,在他內心深處依舊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當初,在自己到達米蘭魔武學院之後。是妮娜***關心才令自己有了今天。她送給自己海月清輝琴。送給自己神之守護三件套,以及自己現在身上的神源魔法袍。這些至寶都是她送給自己地啊!叶音竹從小就沒見過奶奶,在學院地那段時間,他是真的將妮娜當成自己的親奶奶看待的。在米蘭魔武學院,如果說他最喜歡的長輩是誰,那無疑是妮娜。妮娜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還在弗格森院長之上。..

「音竹小心,她很強。」紫的聲音突然在叶音竹靈魂深處響起,令他的情緒收斂。叶音竹看到,紫此時的臉色顯得很凝重。剛剛踏前一步,隱隱保護著自己。

看到紫這樣地行動。叶音竹不禁吃了一驚。對於對手氣息的判斷。紫要比自己強。9u.net能讓紫如此緊張。在以前地戰鬥中,也只有面對戰爭巨獸格拉西斯地時候才出現過。而那一次。自己和紫都險些葬送在格拉西斯地強大面前。難道說,妮娜奶奶她以前隱藏了實力不成?

妮娜替叶音竹解除了心中的疑惑。「音竹,選擇魔武雙修地人並不只有你一個。不過,我的魔武雙修和你地是不一樣的。魔法只是我閑極無聊時隨便玩玩的東西而已。我喜歡音樂。所以選擇了神音系。而我真正地身份。是一名武士。我沒有魔獸夥伴。只要你們兩個能戰勝我,這六道之決就算是你們獲勝了。」

或許是因為今天遇到地奇異實在太多。當叶音竹聽到妮娜擅長的是武技時,反而沒什麼太大地反應。

「我要開始了,音竹。用出你的全力,讓奶奶看看。你們真正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一邊說著。妮娜緩緩朝著叶音竹和紫走來。她地步伐和普通人並沒有什麼區別,甚至在落地時還有渾濁的步音。

「音竹。」紫低吼一聲。兩人之間地默契不需要多解釋什麼,紫跨前一步,他可沒有叶音竹對妮娜地感情。同時,從妮娜身上他也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耀眼地紫光在紫的右拳上凝聚,直奔妮娜轟去。

雖然沒有顯出本體,但此時的紫也足有兩米多高,這樣地身材和妮娜相比差距實在太大了。..在觀戰的雙方看來,妮娜嬌小的身材就像是在紫色海洋中飄蕩的一葉孤舟,有不少人已經閉上了雙眼,怕看到眼前這一幕悲劇的出現。紫晶比蒙,那可是獸人族四大神獸之首的紫晶比蒙。讓他這一拳轟上會有什麼結果,完全可以想像。

感受著那澎湃的紫色氣流,看著那晶體一般的能量波動,妮娜的臉色依舊平靜,直到紫的拳頭已經來到她面前,她那滿頭銀髮都被紫拳頭上帶起的鬥氣激的向後飄揚時,妮娜才終於動了。

妮娜的動作簡單而輕盈,右手抬起,擋在了紫右拳前進的必經之路上,不是整個手,而是一根食指。妮娜只是伸出了一根食指,點在了紫轟來的拳頭上。

紫光繚繞,充滿了紫色能量波動的龐大氣息想要將妮娜的身體吞噬,但不知道為什麼,那看上午無比脆弱的一根手指卻完全令紫的打算破滅。

場上的局面很怪異,兩個身材完全不對等的對手,就那麼平靜的彼此相對著,巨大的拳頭和纖細的手指形成了鮮明對比。無數紫色氣流從拳頭周圍朝妮娜的身體撲去,但是,只要那紫光到達距離妮娜身體一尺的地方,立刻就會被一股無形的能量擋住。

紫的情緒此時出現了巨大的波動,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風燭殘年的老人竟然只是用一根手指就擋住了自己的攻擊,那雖然只是一根手指,但紫卻清晰的感覺到它正好戳在自己力量的中心點上,宛如銅澆鐵鑄的一般分毫不動。不論自己怎麼發力也無法令它產生半分晃動。

妮娜淡淡的說道:「力氣確實不錯,紫晶比蒙特有的晶體魔法也足以令人驚訝。可惜,你還未成年。去吧。」她那點在紫拳頭上的手指處,一團並不耀眼的乳白色光芒亮起,所有從紫身上爆發出的紫光在這一剎那倒卷而回,紫悶哼一聲,巨大的身體在一股無可抵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