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四章六道之決第二戰魔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26字

菲爾傑克遜哼了一聲,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想都不要想了,超神器豈是那麼容易使用的?想要使用超神器,最起碼也要達到次神級的水準才行。...9u.net也就是白級一階。只有到了那時,你才能擁有控制超神器的力量,當然,這只是可能而已。你這件超神器中蘊藏的能量非常大,而且有著一股極大的怨氣,連我的靈魂都無法進入其中刺探。當初你能讓它認主,絕對是超級幸運的。其實,現在這件超神器等於是你的護身符,平時它不會出現,但是,真到了你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與你融為一體的它一定會出來保護你的安全。當然,你現在如果想要使用它也不是絕對不行,只是有些……」

「有些什麼?」叶音竹迫不及待的問道。自從得到這件超神器以後,他幾乎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能使用這件神器,此時聽菲爾傑克遜有辦法,叶音竹頓時大喜。這些天以來的交流,他早已經發現菲爾傑克遜在魔法方面的知識絕對可以與幾座米蘭皇家圖書館相比。

「自殘,你聽說過沒有?」菲爾傑克遜冷冷的說道。

「自殘……」

……

自從黎明的曙光出現,天空就變得陰沉沉的,和昨天的碧空萬里無雲相比,今天顯然不是一個好天氣。但是,六道之決既然開始了就不能停止。米蘭與琴城大軍,又一次出現在了彼此對峙地位置上。

和第一天火熱的氣氛相比。今天的雙方明顯平靜了許多,尤其是輸了第一戰的米蘭帝國一方,三十萬大軍只是整齊的排列在哪裡,令琴城強者們有些好笑的是,今天出來助威的米蘭大軍中竟然連一個騎兵都沒有,顯然是怕了紫的氣息。..

淡淡的光芒閃爍,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絲柔和的神光,今天他依舊是一個人走到了戰場上,只是裝扮卻換了一身。

純白色地神源魔法袍上並沒有任何裝飾,此時的他。就像一個最普通的魔法師。但是,普通魔法師會提出六道之決的挑戰么?從叶音竹的裝扮上,他的對手就已經明白了今天這一戰會是什麼。9u.net

馬爾蒂尼第二次走上戰場,這一次沒有騎龍,沒有了昨天的居高臨下,從他臉上,叶音竹看不到半分輸了第一場的沮喪,這位米蘭之盾的眼神反而變得比昨天平靜了很多。

「叶音竹,知道么?在我心中,你已經是一個平等的對手。」馬爾蒂尼在叶音竹面前三米外站定。淡淡地對他說道。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這是我的榮幸。」

馬爾蒂尼道:「雖然我並不想和你為敵,但既然我們站在哪裡,戰鬥就只能繼續下去。希望你能明白,為了獲得最後的勝利,作為一個統帥,不擇手段是基本要素。」

叶音竹愣了一下,他顯然不太明白馬爾蒂尼的意思,不過還是很快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開始吧。魔法。世間最神奇的力量。引萬千元素為自己所用,化為強大的能力毀敵於一瞬。六道之決第二戰,魔。」

馬爾蒂尼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從你的穿著上我已經想到了。..」說完,他直接朝本方走去。

叶音竹直接在原地坐了下來,魔法之戰。完全由魔法來決定勝負。不得召喚魔獸。也不能使用武技,站著和坐著並沒有任何差別。何況他是一名神音師。

光芒一閃,海月清輝琴就已經出現在他雙膝之上,而就在這個時候,叶音竹看到了自己在這場六道之決第二戰中的對手。

一名老年魔法師從米蘭大軍的陣營中走了出來,他顯然是一名純粹地魔法師,走路地速度並不慢,他的臉色在平靜中帶著幾分擔憂,當他從馬爾蒂尼身邊走過的時候,只是輕輕的向他點了點頭。

原本已經坐下的叶音竹猛的站了起來,駭然看著自己即將要面對地對手,脫口而出,呼喚道:「老師。」

是地,這從米蘭大軍中走出,即將和叶音竹展開六道之決第二場戰鬥地人,正是叶音竹在米蘭魔武學院中拜師的米蘭魔武學院院長,紫級四階精神系大魔導師弗格森。

叶音竹怎麼也沒想到,馬爾蒂尼居然會請來弗格森和自己進行這場魔法之戰,此時他也終於明白了剛才馬爾蒂尼所說地不擇手段四字,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先不說面對自己的老師自己實力能夠發揮多少,作為精神系大魔導師,弗格森院長自己的琴魔法免疫力顯然是同級別法師中最強的。自己的精神系魔法受過他很多指點,從各方面來看,雖然他的實力是紫級四階,但就算其他屬性紫級五階的大魔導師都未必是他的對手。精神系魔法本身就是一個神奇的存在啊!

弗格森緩緩走到叶音竹面前,看著恭敬向自己行禮的叶音竹苦笑道:「我也沒想到我們師徒二人再次見面居然會是在戰場上。音竹,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現在卻成為了我的敵人。我是米蘭帝國的一員,別的話我也不想多說,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為我曾是你的老師而手下留情,如果是那樣的話,只會是對我的侮辱。你要明白一點,當弟子戰勝老師時,才是老師最大的幸福。」

叶音竹獃獃的看著弗格森,從他的話語中,叶音竹聽出了擔憂和許多複雜的情緒,顯然,弗格森也絕不希望和自己的弟子戰鬥,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這場對決已經不是他所能決定的。他終究還是來了,弗格森代表的,是米蘭帝國魔法界最高水平,就算換成暗魔系大魔導師月輝來此,也不可能比他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