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三章六道之決第一戰騎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79字

音竹停下了腳步,如果現在有人能夠用尺子去測量的發現,此時的他不論是距離本方還是距離面前的米蘭大軍,距離是一模一樣的。那並不是他有意測算的結果,而是一種感覺,一種進入天人合一境界後特殊的感覺。

閉合的雙眼緩緩睜開,遠處,米蘭北方集團軍中央的馬爾蒂尼元帥似乎從叶音竹逐漸睜開的雙眼中看到了兩道正在放大的金光。澄澈的光芒沒有絲毫雜質,也沒有任何哪怕是一點的情緒在內,此時此刻的他,似乎與整個戰場已經融合唯一了似的。看到這一幕,馬爾蒂尼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速度似乎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我,琴城領主叶音竹,與琴城之前,代表琴城,向米蘭帝國發起六道之決挑戰。以勝利或者死亡為終結,天地見證,眾神見證。至此契約,永生不毀。」

雙方的吶喊聲在這一刻都變得寂靜了,叶音竹的聲音化為一圈圈音波遠遠傳去,清晰的傳入每一名琴城戰士耳中,也同樣傳到了米蘭帝國北方集團軍三十萬大軍每一名戰士的耳中。

死誓,叶音竹發下的是死誓,要麼勝利,要麼死亡。他用契約,完全將自己推入到了毫無挽回餘地的絕境之中。

「音竹——。」淚水,順著海洋的面龐流淌而下,她哭喊著想要衝出去阻止叶音竹,但是,她的手卻被身邊的蘭如雪拉住了。

蘭如雪的表情很平靜,彷彿那發下死亡誓言的並不是自己的孫子一般。

「蘭奶奶,您為什麼要攔著我。音竹,他,他怎麼能發下死誓。」海洋真地很想阻止那場中的男人,她的男人。但是。此時天空中降下的那一道乳白色光芒,已經和叶音竹刺破手指彈出的鮮血混合在一起,那契約的光芒,將他地身體完全籠罩在內。在這一刻,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他發下的誓言,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再阻止這場傾城之戰。

蘭如雪淡淡的道:「他這樣做。正是要將自己逼迫到沒有退路的絕境之中,只有這樣,才能將他自身的潛力完全激發出來。你以為,如果他輸了還能活著么?他輸了,不僅他要死,除了你以外,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死。這是註定的結局,也是我們必須要接受的後果。如果他真的輸了,女皇陛下。我們會安排你和琴城異族們一同離去,永遠不要想著報仇,只是為我們東龍保存這一分最後的皇族血脈吧。」

「不。我不走。他是我地男人,男人死了,他的女人還能活著么?什麼血脈,什麼東龍。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就是我,如果非要給我安上一個身份的話,那麼,我是叶音竹地女人,海洋是叶音竹的,永遠都是。我不是你們所說的東龍女皇李海洋。我就是海洋。叶音繡的海洋。」

海洋地情緒在這樣激動的話語中竟然平靜了下來。因為她突然想清楚了,如果叶音竹真的死了。自己也可以同樣在他身邊啊!他去什麼地方,那麼,自己也就去什麼地方好了。這是已經註定的,早在他用那雙神奇的手幫助自己恢復了容顏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

那象徵著六道之決地契約之光緩緩散去,誰都知道,這個契約是限制琴城與米蘭帝國之間一戰地,不論勝負,都必須要遵從這屬於六道之決地規則。

巨大的藍色身影從米蘭大軍一方騰空躍起,寬達數十米地龍翼向身體兩旁舒展開來,從幾十米的高度滑翔而至,在距離叶音竹二十米外的地方轟然落地。

馬爾蒂尼居高臨下的看著叶音竹,「我,米蘭帝國元帥馬爾蒂尼,代表帝國接受你的挑戰。第一戰為何?」

按照六道之決的規矩,挑戰者有權決定前五戰的順序,所以馬爾蒂尼元帥才有此一問。

叶音竹仰頭望向馬爾蒂尼,昂然道:「手中長槍,座下騎,鼓金鳴遣人精,縱橫聲嘶趨魂驚,無敵兵種甲天下兮?正騎兵。第一戰,騎。」

聽著叶音竹對騎兵的形容,縱橫軍旅數十年的馬爾蒂尼元帥眼中光芒大放,「好一個無敵兵種甲天下兮?正騎兵。六道之決第一戰,騎戰。就由我來會你。」

洪亮的聲音令全場震撼,米蘭大軍一方無不驚訝,要知道,馬爾蒂尼作為大軍

孤身犯險,如果他輸了,那麼,對於整個六道之決挑著截然不同地意義。不論在氣勢上還是在其他方面,都對叶音竹有著無與倫比的好處。

馬爾蒂尼不知道自己不應出戰么?當然不。他顯然是知道叶音竹選擇第一戰為騎戰就是想要先擊敗自己,徹底打壓米蘭帝國一方地士氣。但是,他卻依舊決定迎戰,作為米蘭之盾,帝國元帥,面對挑戰他怎麼可能退縮?更何況,他從不認為叶音竹能夠在騎戰之中勝過自己。他是一名魔法師,就算魔武雙修,又能強到什麼地步?儘管奧利維拉對馬爾蒂尼說過,叶音竹的武技一點也不比魔法差,但馬爾蒂尼還是不相信,在這米蘭帝國境內,除了西多夫以外,還有誰的武技能夠勝過自己,更何況這是自己最擅長的騎戰。

「既然是騎戰,你的座騎在何方?」馬爾蒂尼手按龍槍,目不轉睛地盯視著叶音竹。他雖然自信必勝,但卻絕對不會小看對手。

「他的座騎就在這裡。」渾厚低沉的嗓音響徹全場,一道紫色身影閃電般從琴城一方飛掠而出,眨眼間已經來到了叶音竹身邊站定。

看到這個人出現,馬爾蒂尼不禁愣了一下,眉頭微皺,「你說,你是他的座騎?」

這突然衝出,來到叶音竹身邊的,正是紫。紫淡然頷首,「不錯,我就是他的座騎。」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絲灼熱的光芒,「不,你是我的夥伴,是我的兄弟才對。」

紫和叶音竹同時抬起頭,兩道同樣紋路的光芒在空中閃爍,瞬間交集在一起,那美妙的乳白色紋路在空中形成一道特殊的橋樑,溝通著他們彼此之間的靈魂。

馬爾蒂尼倒吸一口涼氣,這樣的契約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雖然他不知道這種契約是什麼,但卻明顯感覺到叶音竹和紫之間的契約關係,而且這還是一個平等契約,也就是說,雙方處於平等的地位。以紫人形出現的形態來看,叶音竹的這位座騎,至少也是一頭九級魔獸才對。難怪他敢於提出六道之決的挑戰,果然有些秘密殺招。可惜,在騎戰之中,座騎雖然重要,但並不是絕對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開始吧。」馬爾蒂尼淡然說道。一抬手,已經將座下巨龍背上的紫威龍槍摘了下來,龍槍槍桿在這頭九級水龍背上輕點,默契的座騎頓時拍打龍翼迅速後退幾步,將雙方之間的距離拉開。馬爾蒂尼之所以沒有直接讓自己的巨龍飛起來,就是不想占叶音竹便宜,在他眼中,與奧利維拉平輩的叶音竹畢竟是他的晚輩。更何況,他早已經看到了對方陣營中的安雅。當初,馬爾蒂尼還曾經在叶音竹修鍊武技的道路上幫過他一把,現在想來,往事如雲,不到兩年的時間,當初那個青澀的青年竟然在數十萬人的大戰場上向自己發出了挑戰。

叶音竹自然不知道馬爾蒂尼此時在想些什麼,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在這場六道之決的挑戰中自己絕不能輸。

紫站在原地,仰天發出一聲咆哮,剎那間,一團耀眼的紫光從他胸前爆發開來,龐大的紫色光芒頃刻間蔓延到他身體的每一寸肌膚,下一刻,他已經完全變成了通透的紫色晶體,而這紫色,以無比驚人的速度飛快的擴大著,龐大的身體眨眼間已經蔓延到了二十五米的高度,即使和馬爾蒂尼的水系巨龍相比,也要高大的多。

紫晶比蒙,獸人族四大神獸之首,神聖巨龍最大的敵人,傳說中的獸人之王,第一次,在真正戰場上毫不掩飾自己身份的出現了。他的身體看上去是那麼的完美,雖然完全是紫晶形態,但每一塊肌肉都是那麼強壯有力,古井無波的眼神此時威稜四射,一圈強橫的紫光在他顯出本體的同時爆發而出,那並不是紫發出的能量,而是他自身所擁有的,紫晶比蒙所特有的氣息。

一聲悲鳴從馬爾蒂尼跨下響起,他的座騎夥伴,那頭背叛了水龍城來到米蘭帝國與馬爾蒂尼合作了數十年的水龍城長老,九級水系巨龍龐大的身體,在紫晶比蒙那有形的威壓下劇烈的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