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一章傾城之戰六道之決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74字

未明無神的目光漸漸凝聚,蒼老的面龐上浮現出一層柔和的光輝,「龍崎努斯真的還有我們東龍容身之處么?聆風,我是看著你長大的,我也熟悉你的性格。..9u.net但是,你要明白,現在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沒有退路。蘭長老的話,就是我的意思。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東龍所屬,死戰到底,哪怕是僅剩一兵一卒,也絕不退縮。琴城,將是東龍最後戰鬥的地方。叶音綉,從現在開始,我以東龍八宗太上長老的名義逐你出宗門,你與東龍再沒有任何關係。你隨時可以帶著你的人走了,否則的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這位公主,回去轉告你們米蘭的主帥,除非將我們東龍八宗全部殲滅,否則,你們別想踏入琴城一步。」說完這句話,這位太上長老的胸膛重新挺直,和梅清太上長老一起大踏步的朝著琴城領主府內走去。

葉離笑了,他身邊的秦殤也笑了,二老同時拍了拍叶音竹的肩膀,再相視一笑,把臂而行,挺胸抬頭的跟隨在未明和梅清兩位太上長老之後走進了領主府邸。

蘭如雪看了失神的未聆風一眼,淡淡的道:「你比他英俊,比他有天賦,比他有氣質,也比他會哄人開心。但是,你卻永遠無法像他那樣像個男人。我曾經以為自己當初的選擇錯了,現在看來,我真的是錯了,錯在過於驕傲。現在,我要回到他身邊去了,和我的男人共同走完這生命的最後歷程。」說完這句話,她再也沒有去看未聆風一眼和蘭宗宗主蘭清,一同走進了城主府。在他們之後。除了未聆風以外,八宗其他幾位宗主相繼離去,他們身上,釋放著慘烈而輕鬆的氣息,在這一刻,他們已經放下了心中所有地隔閡,共同聚攏在一起,等待那最後時刻的來臨。

香鸞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東龍八宗眾人做完這一切,當她的目光看向叶音綉時,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不等叶音竹再次開口,趕忙說道:「你現在不用回答我。三天。以我的能力只能給你爭取三天的時間,希望你考慮清楚。為你,也是為了你在琴城的朋友和海洋,考慮清楚。三天後你想清楚了就到軍營找我,米蘭的大門為你敞開。」

說完這句話,香鸞轉身跑向自己地獨角獸,飛身上馬,在紫的威壓下早就想離開地獨角獸立刻騰空而起。快速飛走。

奧利維拉看著叶音竹。「音綉,你一定要想清楚了。你知道么。我多麼希望能夠再次和你並肩戰鬥,而不是成為你的敵人。音竹,帝國在等著你。我們也都在等著你。」說完這句話,他這才回到自己地巨龍背上,追著香鸞的方向走了。

「三天,還有三天。」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叶音竹自言自語的說道。

安雅輕嘆一聲,「我現在發現,東龍八宗也有他可敬的地方,只是,這次他們犯下的錯誤實在太大太大。」

叶音竹抬起頭,看向安雅,「按照原定計劃,精靈族、矮人族、地精部落,隨時準備撤離琴城。如果開戰,東龍八宗的力量足以拖住米蘭軍團地主力。還有三天地時間,我現在需要安靜一下,誰也不要來找我。安雅姐姐,麻煩你幫我照顧海洋。」

說完這句話,叶音竹騰身而起,在紫光環繞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布倫納山脈地方向而去。他走的時候目光很平靜,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就算是和他有同等本命契約的紫也不知道。他們只是從叶音竹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決絕地氣息。..

嘆息聲中,心情黯淡的眾人紛紛離去,只剩下菊宗宗主未聆風還獃滯的站在那裡。

未聆風腦海中回蕩著蘭如雪之前說的話,她說我不像個男人?她說我不像個男人。葉離,我還是輸給你了,你比我果決,比我勇敢,也有一個我沒有的好孫子。

……

三天後。米蘭帝**營。中軍帥帳。

帝國元帥,有米蘭之盾稱號的馬爾蒂尼端坐在大帳帥位之上,臉色沉凝,看著站在他面前不遠處,一臉倔強之色的帝國公主香鸞。

「公主殿下,您必須要明白,現在對於帝國來說,每一分鐘的時間都是寶貴的。雖然在我們對付東龍帝國的時候敵國不會有所行動,但如果我們在這裡拖延的時間太長,不但無法向法藍交代。同時也給敵國更多時間布置好對我國地軍事行動。」爾蒂尼強壓著怒火向香鸞解釋著。

今天。這已經是香鸞第十七次阻止他下達向琴城攻擊地命令了。有米蘭紅十字盾徽在,他一忍再忍。到了現在。終於變成了忍無可忍。

「馬爾蒂尼爺爺,再等等吧。算香鸞求您。叶音竹他一定會做出最正確地選擇。他是敵國年青一代最有天賦地人。父皇也希望他能在未來接替您或者是西多夫爺爺地位置守護米蘭。為了這樣地人才。難道不值得我們等下去么?」

馬爾蒂尼沉聲道:「但是,公主殿下。叶音竹他是東龍八宗地一份子,是我們地敵人。如果只因為他一個人而違背陛下的命令。我將如何自處?敵國危急存亡之時。叶音綉不但不為帝國出力。反而帶給敵國這麼大地麻煩。如果再不掃平東龍,我們地處境將更加艱難。」

「可是,東龍帝國並不好對付。我們就算將他們毀滅,自身也會受到重創。」香鸞還想藉機拖延。

馬爾蒂尼嘆息一聲。「我何嘗不知道東龍帝國不好對付,但法藍地法令誰敢不尊?公主殿下。請讓開吧。我要發布攻擊命令了。」

「不——。只要叶音綉還沒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