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一章傾城之戰六道之決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92字

此時,原本在領主府中的東龍八宗高層們正好相繼走出,聽到了香鸞的話。..wencuige.他們的目光都下意識的集中在了叶音竹身上。未明太上長老的心已經沉到了谷底,他很清楚,如果這時候叶音竹反叛東龍帝國的話,那麼,東龍就真的要承受滅頂之災了,帝國女皇死心塌地的在他身邊,他掌握的琴城實力也完全可以將東龍八宗的戰士們拖延在這裡等待米蘭帝國大軍到來,未明有些不敢想了。他現在甚至在深深的後悔為什麼在來到琴城後會那麼強硬,如果現在叶音竹反叛,他不會有任何奇怪,畢竟,東龍八宗在來到這裡後,一直和琴城本身處於對立的一面。

「對不起,香鸞,你的好意心領了。但是,從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就是東龍八宗的一份子。不論東龍八宗做出了怎樣的決定,都改變不了我身上流淌著東龍血脈的事實。我不會放棄自己的族人,更不能倒戈相向。你們回去吧,遠離戰場,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香鸞獃獃的看著叶音竹,聽著他拒絕的話心如刀割,她對叶音竹的感覺是非常特殊的。作為帝國公主,香鸞從小就知道,自己未來的婚姻必定要對帝國負責,為了帝國的利益而作為政治籌碼。在她認識叶音竹以後,雖然也曾被叶音竹吸引,但她卻一直希望海洋能和叶音竹走到一起也是這個原因。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每當她看著海洋在談論叶音竹時一臉幸福的樣子時,她突然發現,在自己的情緒中竟然多出了一種奇特地東西。那是嫉妒。她是公主,同時也是一個女人,在她心中,也同樣渴望著愛與被愛,而她所認識的同齡男人中,叶音竹無疑是最出色的。加上後來兩人在一些特殊情況下身體的密切接觸,令她的心無形之中留給了叶音竹一塊地方。而這一點,直到叶音竹悄悄離去,她又得到了琴城即將被剿滅的消息後才被她自己完全發覺。..同時她也知道,這一切似乎都來的有些晚了。即使是帝國公主。她也無法改變太多。

按照西爾維奧的命令,馬爾蒂尼元帥率領的大軍只要一到達琴城就要立刻發動攻擊。將琴城和東龍帝國徹底摧毀。但香鸞卻冒著大不違,背著自己的父親。在奧利維拉地保護下用最快速度趕到了這邊,憑藉著自己的米蘭紅十字盾徽,命令馬爾蒂尼元帥暫緩攻擊後,這才和奧利維拉第一時間趕到琴城,她雖然明知道希望不大,但還是要儘可能地去勸說叶音竹,希望他能重新回到米蘭。她不相信。不相信叶音竹會對米蘭帝國不利。當然,在她心中也更加希望叶音竹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邊。所有地一切她都不在乎了。什麼政治婚姻,只有努力才能追尋自己的幸福。何況,自己還有姑姑的支持。

「叶音竹。你真的不肯和我回歸米蘭?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你肯回米蘭,十年之內,你必將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米蘭最具權威的大臣。不論是父親還是我,都希望你能回來。不論是琴城,還是其他領地,帝國可以隨你挑選。」

叶音竹靜靜的看著香鸞,看著她眼中那逐漸加重的悲傷和疲倦,如果說不感動那是不可能地,同時,他也想到了一個可能,「香鸞,和你回去也可以,我甚至可以永遠向米蘭帝國效忠,但是,米蘭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香鸞美眸一亮,「什麼條件?你說,就算是我不能作主地,只要不太過份,我都可以代替父皇答應你。」

叶音竹正色道:「放過東龍帝國,將琴城留給他們,並且米蘭永遠不能攻擊東龍。..」

香鸞眼中剛出現的一絲興奮剎那間蕩然無存,「這個不行,其他什麼都可以商量,但只有這個不行。」

「為什麼?東龍帝國一共才有萬餘人,難道米蘭還怕東龍這樣一個小國么?」叶音竹皺眉問道。

香鸞苦澀地一笑,「你不明白的。米蘭也要生存。現在米蘭面臨著怎樣的局面你也很清楚。你以為我們沒事閑地願意攻擊一個剛成立的小國么?這是我們不能不做的。如果不毀滅東龍,那麼,被毀滅的就是米蘭。你看看這個吧。」說著,她一甩手,一個捲軸就已經飛到了叶音竹面前。wap圈@子@網。

叶音竹展開捲軸,只見上面有一段小字,

「法藍令:在法藍封閉期間,如龍崎努斯大陸由東龍帝國餘孽領導的反叛出現,接壤各國魔法師公會務必敦促國王率領大軍將其剿滅,將叛亂扼殺於搖籃之中。在此期間,任何其他國家不得向該國發動任何軍事行動。否則將在十年後法藍封閉結束時承受法藍的怒火。如叛亂出現該國,該國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也必將在未來受到法藍制裁,大陸其他各國向該國採取的任何軍事行動,也將被法藍認可。」

叶音竹看見了這段話,一旁的海洋、紫和安雅也都看到了,眾人的臉色都不禁變得冰冷了幾分。再看向東龍八宗高層們的時候,臉上神色都變得更加難看。

葉離上前幾步,從孫子手中拿過捲軸只看了一眼,他的臉上就掛起一層寒霜,毫不客氣的將捲軸扔向未明太上長老,「看看吧,看看你們做的好事。現在不僅我們東龍要承受你們魯莽決定帶來的後果,連琴城也受到了牽連。」

香鸞道:「父皇在得到東龍帝國消息的同一時間,就收到了這份來自魔法師公會的手札。不是帝國要與東龍為難,而是他們的所作所為超過了法藍所能承受的底線。別說是我們米蘭帝國,大陸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敢違背這份手札的命令。音綉,法藍的實力如何你也曾經見過了,你告訴我,現在讓我們怎樣放過東龍?」

叶音竹沒說話,準確的說,在這個時候他也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錯已鑄成,後果也已經來到面前,就算現在再抱怨也沒有任何意義。

啪的一聲,捲軸掉在地上,未明太上長老臉上已經沒有了一分血色,包括他旁邊那些支持東龍立國的高層們,此時的臉色都變得極其難看。只有秦殤、葉離和梅宗宗主梅如劍的臉色冷峻一言不發。在八宗之中,只有他們三個是支持緩立國徐徐圖之的。

這張捲軸上的內容不僅是告訴了東龍帝國這些高層們米蘭帝國大軍來到琴城的目的,同時也相當於告訴他們,東龍帝國從今以後在大陸上將沒有任何生存的空間。誰敢冒著被法藍毀滅的危險收留他們?不論是哪個國家,一旦發現東龍帝國的存在,都會像米蘭這樣努力剿滅。多年的努力化為泡影,東龍帝國的前途在這一刻變得無比黑暗。

「說話啊!你們怎麼不說話了?這會兒都成了啞巴。」葉離憤怒的盯視著失神的未明和其他各宗宗主。

寂靜是最可怕的,靜的壓抑,靜的令人窒息,短短數分鐘的時間,三位太上長老彷彿都老了許多。未明太上長老和梅清太上長老都呆立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在這時,蘭如雪緩緩走了出來,走到叶音竹和海洋面前。她沒有理會一旁葉離的怒火,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孫子,柔聲道:「孩子,是我們害了你,但是,你也知道,現在就算我們知道錯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你走吧,帶著海洋姑娘回到米蘭帝國去吧,還有你這些夥伴。以米蘭帝國對你的重視,你的前途將是光明的。這琴城就留給我們吧,既然錯了,就要承擔錯誤帶來的後果。東龍帝國的成立雖然只是曇花一現,但我們東龍的骨氣卻不會衰落。」

聽著蘭如雪的話,一旁的葉離眼中流露出幾分敬佩,他當然知道蘭如雪這樣的做法是為了給東龍保留一份血脈,這一點從她改變對海洋的稱呼就能看出來。

東龍八宗幾位宗主對視一眼,除了菊宗宗主未聆風沒有吭聲以外,其他幾人異口同聲沉重的道:「誓與東龍共存亡。」他們都知道,蘭如雪做的是最正確的選擇,也是沒有辦法的選擇。至少她保住了東龍最後的尊嚴。

未聆風看向未明太上長老,「叔叔,我們還有機會離開這裡,這個女人應該是米蘭帝國公主,只要留下她,我們就有談判的資本。退一萬步說,我們也可以撤離琴城。天下之大,難道還沒有我們東龍八宗容身之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