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章突變米蘭大軍的到來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89字

一邊說著,他緩緩走到叶音竹身邊,「琴帝大人,在這裡我們的族人生活的很快樂,我真心的希望這份快樂能夠繼續下去。..wencuige.」說完,他也跟隨著古魯長老的背影而去。魯特滋跟在魯西諾背後,向叶音竹遞出一個堅定的眼神。

叶音竹的眼睛濕潤了,自己並不孤單,在自己身邊,這些朋友、夥伴,每一個都儘可能的支持著自己,支持著琴城。自己有什麼理由讓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園呢?就在這一刻,叶音竹心中有了一個極其大膽的想法。他在內心中暗暗發誓,不論如何也要保住琴城,保住這個各族夥伴的家。

「音竹,我也不會走。」海洋從東龍帝國首位上站起身,美眸中不但沒有任何悲傷的情緒,反而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她從自己的位置上緩緩走下來,走到叶音竹身邊,溫軟的小手握住叶音竹那只有四指的右手,柔聲道:「還記得么,我曾經說過,海洋只是叶音竹的。以前是,現在是,今後也是。叶音綉在那裡,海洋也在哪裡。叶音綉在琴城,海洋就在琴城,叶音竹在天上海洋也在天上,如果叶音竹去了地下,你有什麼理由不帶著我呢?」

「女皇陛下,不可。」未明太上長老猛的站起身,雖然海洋的聲音並不大,但在場卻無一不是高手,她的每一句話都清晰的傳入東龍八宗各位宗主和太上長老們耳中。雖然這些東龍八宗的強者們已經知道了海洋和叶音竹認識,卻沒想到兩人地關係居然會如此密切。不知道為什麼。未明心中有一種不太好地預感。海洋是東龍帝國皇室血脈唯一的繼承人。她可以說是每一位東龍戰士為了帝國戰鬥的信念。

海洋回過身,淡淡地看了未明一眼,道:「太上長老。..我不想當一個被你們操控的傀儡。如果做一個女皇。自由都受到限制,那有什麼意義?何況,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做女皇。我有我自己的人生目標。如果你非要逼迫我地話。那麼。你們地女皇只會是一具屍體。」

她的話說地斬釘截鐵,沒有絲毫轉換的餘地。就連叶音竹也是第一次見到海洋溫柔背後剛強的一面。這一刻,他心中似乎產生了幾分幻覺,彷彿眼前地海洋真正的成為了一位女皇似地。

「女皇陛下。不是這樣地。我們怎麼會讓您只是傀儡呢?只是現在帝國才剛剛成立。等到我們正式完成開國大典之後,您自然會成為帝國地最高統治者。所有東龍所屬都會聽從您的命令。為了保護您。我們願意付出一切。」

海洋淡然一笑,道:「長老不用多說什麼了。我已經決定了,叶音綉在什麼地方。我就在什麼地方。不要試圖控制我或者打暈我,如果是那樣地話。當我清醒的第一時間,我就會死在你們面前。」在說話間。她握住叶音綉地手明顯增加了幾分力量。不但是向東龍帝國的高層們表示著自己地決心,同時也是在告訴叶音竹。她是絕不會離開他的。

紫笑了。冰冷地紫晶比蒙難得地笑了。看著音綉。有些諧趣的道:「看來,我有一個好弟妹。」

叶音竹沒有說什麼,只是反握住海洋地手。拉著她走出了領主府大廳。現在。對於他來說最重要地是要得知米蘭大軍地動向和打算。只要戰鬥還沒有開始,琴城就還有希望。

就在叶音竹剛剛走出領主府大廳地時候,他突然聽到了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下意識的。..眾人抬頭向空中看去。只見一頭水藍色地巨龍正從遠方空中朝他們地方向飛來,在那水藍色巨龍身邊還有一個白色的身影。只是因為距離過遠很難看清楚而已。

紫冷哼一聲。「小小爬蟲也敢來偵察么?」正在他要釋放自己的威壓時。卻被叶音綉制止了。

「紫,那好像是奧利維拉大哥。他怎麼也來了。」奧利維拉的水系巨龍叶音竹是認識地。但在他認為。奧利維拉應該在米蘭城才對。距離七國七龍排位戰結束不過半個多月的時間。難道他在返回米蘭城之後就直接依靠巨龍地飛行能力趕到了這邊?

在叶音竹思考之時。空中地藍色巨龍已經緩緩下降,此時眾人也看清楚了巨龍身邊那個白色身影,那是一匹純白色地獨角獸。正拍打著自己的翅膀飛行在藍色巨龍身邊。獨角獸背上端坐地不正是米蘭帝國公主香鸞么?

很快,獨角獸和水系巨龍都落在了地面上,在半空中香鸞和奧利維拉也同樣看到了叶音竹的身影。

「叶音竹。」香鸞騎著獨角獸剛一落地,咬牙叫了一聲,立刻就催動著獨角獸沖了過來。

「站住。」紫低喝一聲,一股無形的龐大壓力頓時從他身上釋放開來,香鸞是人類,受到的影響並不大,但是她**的獨角獸卻無法承受紫晶比蒙釋放的神獸威壓,儘管它也是一匹九級上位魔獸,但還是停下了衝鋒的步伐。

奧利維拉此時已經從水龍背上跳了下來,大步走到獨角獸身邊,「公主殿下,您別衝動。有話好好說。」

看著奧利維拉和香鸞,叶音竹發現,二人的神色都很疲倦,尤其是香鸞,一直以來最注重美麗的她,此時不但滿身塵土,俏臉上甚至沒有半分裝扮,就連身上穿的衣服,也還是在法藍時的那件,衣衫上多處破損,頭上長發散亂的披在背後,哪還有一位公主的高貴。但是,這樣的她卻別有另一番美感。美眸彷彿要噴出火來似的狠狠的瞪視著自己。

奧利維拉就要平靜的多了,他看著叶音竹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疑惑和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