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章突變米蘭大軍的到來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74字

叶音竹和海洋的目光對視一眼,他從海洋眼中看到了無奈、思念和許多紛亂的情緒。...9u.net但不論如何,海洋眼中的溫柔令此時有些心力交瘁的叶音綉心中好受了許多。深吸口氣,勉強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後,道:「米蘭帝國大軍即將來到琴城,如果他們是善意的,根本不需要派遣如此之多的軍隊,還配備大量的魔法師。所以,我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他們的目標就是要毀滅琴城。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首先來判斷一下目前敵我雙方的形勢。」

一邊說著,叶音竹緩緩走到大廳正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雖然年紀不大,但說出的這幾句話卻都切中要害,令東龍帝國方面的各宗宗主、長老們少了幾分輕視。

叶音竹沉聲道:「敵軍來襲,對於我們來說無非是三個選擇,戰、降、撤。我想,沒有人會希望投降吧,這降我們就先不用考慮,現在只有戰或者撤兩種可能。根據精靈族打探的消息來看,我們要面對的是米蘭帝國邊疆三十萬精銳之師,而且這支軍隊是由米蘭帝國兩大元帥之一的有米蘭之盾稱號的馬爾蒂尼元帥率領,隨同而來的還有他的弟弟,米蘭帝國魔法師公會副會長馬特拉奇大魔導師。而我方,現在戰士總數相加大約有兩萬人左右。在單一戰鬥力上肯定要比對方強的多。但是,數量上十五倍的差距,卻令我們很難與對方抗衡。」

「這未必。我們東龍帝國各宗戰士戰鬥實力都極強,以一敵十並不是什麼問題。雖然我們的魔法師數量少了許多,但也未必就沒有抗衡之力。」未明太上長老此時將心中怒火強壓下去。雖然失敗令他極為失落。但這個時候他還知道以大局為重。

叶音竹看向未明太上長老。..「好,就算我們還有一戰之力,那我想請問太上長老。這一戰過後。我們將得到什麼?又將失去什麼?還有多少戰士能夠活下來?」

三句疑問令未明說不出話來。面對十餘倍的敵人。就算獲勝也必然是慘勝,何況他還是將琴城本地人馬也算上的情況下。

叶音竹見未明太上長老不吭聲。wencuige.繼續說道:「對方地三十萬大軍。或許單一面對。我們東龍八宗地戰士都可以以一敵十。但是請問各位。你們誰會統帥大軍進行軍團級別地戰鬥?個體實力強並不代表一切,何況對方還有不次於我們戰士的龍騎兵存在。大家不要忘了。米蘭帝國是龍崎努斯大陸目前排名第一的強國。在馬爾蒂尼這位一代名帥地指揮下,在上千名魔法師地配合下。我可以很坦然地告訴各位,我們根本沒有一絲獲勝地機會。連獸人族那麼強大的軍隊都一直被壓制在雷神之錘要塞,我們小小地琴城。現在沒有任何防禦力量地琴城憑什麼和米蘭帝國這三十萬大軍抗衡?戰鬥不是數字遊戲。不是簡單計算個體實力就可以地。」

未明道:「那你地意思是說我們怎麼也不是米蘭帝國地對手了?不錯。我承認你說的。在軍團級別地作戰下,我們沒有任何機會。但也請你這位琴城領主不要忘記。這裡是布倫納山脈。在平原上作戰我們確實不行,可是到了複雜地地形之中。個體戰鬥能力就會完全展現出來。我們的戰士在山脈中戰鬥。很可能會將敵軍擊潰。」

叶音竹道:「未明長老。那我請問您。上千名魔法師同時發動魔法能產生什麼效果。如果我是馬爾蒂尼,根本不會和你纏鬥。..只需要派遣大軍保護好魔法師部隊。逐漸壓入布倫納山脈之中。以魔法師地魔法進行地毯式轟炸。你的游擊隊將如何對付?」

「這……」未明在軍事上的認識顯然不如和奧利維拉系統學習過地叶音綉清楚。

叶音竹見他答不上來。不再理會他,轉向在場眾人。「東龍帝國與琴城地力量加起來。最多能帶給米蘭大軍一定地威懾力量。但只要真正地發動戰爭。就算我們能夠利用一切機會和對方糾纏。當戰爭結束的時候。不論勝敗。我想在座地各位都沒有幾個還能存活下來。東龍八宗隱忍千年。難道就為了此時地硬拼么?」

未明被叶音竹數次頂撞。心中的怒火再次激發出來,「那你說要怎麼辦?打又打不過,看你地意思,是讓我們放棄琴城,撤離這裡了!」

叶音竹冷淡的看著未明太上長老,道:「這是最後的辦法。現在怎麼辦我也無法決定,但我可以肯定地是,米蘭大軍既然在琴城外數十里的地方駐紮而不是直接發動攻擊,他們一定會派人來談判。等我們摸清米蘭帝國地動向再做最後地決定。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長老,我們必須要同心協力,做好一切迎戰準備。真到了針尖對麥芒地最後關頭,只有一個辦法。請你們都撤離琴城,我留下來拖延米蘭大軍,以琴城各族地實力以及東龍帝國戰士們地個體力量,撤入布倫納山脈之中逃走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說道最後一句話地時候,他顯得很平靜,他地這個決定包括了琴城和東龍帝國雙方,一方是自己的家人、族人,一方是自己地朋友、夥伴。他絕不希望看到這些人中任何一個有所損傷。至於他自己,他不能走,不僅是因為他是琴城領主,同時,他也必須要留下來給其他人爭取撤退的時間。

「不,這怎麼行。」海洋毫無預兆地駁斥了叶音竹的話。叶音綉已經很久沒聽到海洋用這種近乎憤怒的語氣和自己說話了,轉頭與她相對,眼中流露著苦澀的光芒,「沒有其他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