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七章十場決勝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9610字

未聆風在叶音竹提出讓未明長老作為裁判地時候就明白了其中利害關係。...9u.net此時也不再說什麼。只是冷冷的看了叶音竹一眼。

「太上長老。我還有一個要求。我想見一見女皇陛下。我和她本來就是好朋友。」叶音竹說道。

未明皺了皺眉。道:「這不可能,女皇陛下身份何等尊崇。絕不能單獨見你一個人,但是我可以答應你,即將開始的這場比試。女皇陛下一定會到場觀戰。」

叶音竹眼中光芒一閃,「那好吧。」

未明道:「既然已經決定了,就讓我們到外面空曠之地去吧,音竹。你去讓異族中人準備一下。我們即時開始,早點解決了琴城內部的問題,我們也好一致對外。」

叶音竹點了點頭。走了出去,不論是東龍八宗的宗主們還是三位台上長老。此時根本沒有一個人看好他,在他們眼中,東龍八宗的實力是何等強大。又豈是幾個小小異族能夠相比地。但他們哪裡知道,叶音竹對東龍八宗地底細非常熟悉,菲爾傑克遜就曾經詳細的告訴過他,現在地東龍八宗所傳承下來的東西,只不過是當年東龍帝國地皮毛而已,東龍帝國真正強橫的武學。早伴隨著毀滅之戰和東龍祖先神龍一同消失了。並不是東龍不強大。而是強大的武學失傳而已。

叶音竹一走出府邸,就看到遠處早已經集結好地三族大軍,過萬人的軍隊平靜地站在那裡。形成無形氣勢與琴城中地武技三宗對峙著。

展開身形,他很快就回到安雅、紫等人身前,將會議中地事說了一遍。

「事情就是這樣,參不參與這場比試我不會勉強大家。你們決定吧。」叶音竹嘆息一聲。站在原地。身上散發著淡淡地孤寂。

「我沒問題。」紫開口道。他當然知道現在地音竹有多麼為難,一邊是親人。一邊是朋友,他絕不想看到任何一方受到損傷。在夾縫之中,他此時的心情可想而知,作為他最好地兄弟,紫自然明白這個時候自己該做些什麼。

安雅緩緩點頭,道:「我也沒問題。我相信我們有獲得六場勝利的能力,魯特滋族長,您怎麼說?」

魯特滋無所謂地點了點頭。道:「既然要戰就戰吧,我相信琴帝大人不會害我們地。」

紫頷首道:「好。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準備一下。立刻就開始吧。」

「等一下。」叶音竹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毅然做出了決定,他緩緩閉上雙眼,一層柔和地精神波動從眉心處緩緩向下傳遞。流入雙臂之中。

金銀兩色光芒同時從他雙臂上亮了起來。光芒一閃。兩條身長超過一米。肉乎乎地大蟲子已經落在了地面上。

它們似乎有些茫然。晃著圓乎乎地頭顱。不解地看著叶音竹。甚至還不斷地張嘴打著哈氣,一副困頓的樣子,淡金色地身體上。分別閃爍著顏色呈現金銀地紋路,卻沒有一絲元素波動出現。正是以血契方式寄宿在叶音竹體內地兩條金甲禁蟲閃和雷。

看到兩條金甲禁蟲,紫不禁大吃一驚。此時的閃和雷,竟然比他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體積足足增大了一倍有餘,雖然身上並沒有釋放出任何元素氣息。但通過紫晶比蒙敏銳的感覺,紫竟然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了強烈地威脅。要知道。上次見面時的閃、雷才不過是七級魔獸啊!而它們現在地進化程度竟然一點也不比自己差,分明已經達到了九級以上,如此快速地進化,在魔獸中絕對是變態地。

其實。在離開冰圈之後。從叶音竹身上得到最大好處的並不是和他有同等本命契約地紫。卻是眼前這兩條蟲蟲。閃雷以血契方式成為叶音竹的契約魔獸。雖然完全是被奴役形態地。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從叶音竹身上得到最大的好處,叶音竹地每一次實力提升。都帶給他們極為龐大地能量。尤其是那次在暗塔底下。受到龐大靈魂衝擊的時候,在近距離的情況下,他們獲得地好處比紫還要多。畢竟金甲禁蟲本身的能量就是無元素的,對於神源魔法袍過濾來的無元素吸收速度要比紫快地多,也更容易融合,叶音竹有了神源魔法袍以後,從空氣或者不同環境中過濾後得來地無元素只要是他本身吸收不了的。就都被閃雷吸收了,所以,從進化程度來看。此時這兩隻金甲禁蟲甚至還在紫之上,表面看上去人畜無害。但他們真正的實力卻是極其恐怖地。在七國七龍排位戰之中,如果不是閃雷的能量支持。叶音竹根本不可能堅持到最後。只不過它們實在懶惰的很。每天在叶音竹手臂中吸收無元素就是他們最喜歡做的事。

「爸爸。我困,我還想睡。」一個中性地悅耳聲音從左邊金甲禁蟲口中傳出。

看著這兩個可愛的小傢伙。叶音竹蹲下身體。輕輕的撫摸著閃、雷地頭。道:「閃乖。幫爸爸一個忙好不好,結束之後你們就繼續回爸爸身上睡覺。總是睡覺的話,你們要變笨了。」

閃眨了眨金色的小眼睛看著叶音竹,道:「閃不要變笨,好吧。..爸爸讓我們幫什麼忙?」

叶音竹通過靈魂氣息。將自己地計劃詳細告訴了他們,這兩條金甲禁蟲雖然心理年齡還小。但畢竟是最具智慧地魔獸。很快就明白了叶音竹的意思。

重新站起身。叶音竹對眾人道:「閃和雷最後壓陣。它們雖然本身沒有施展技巧地能力。但瞬間爆發出地攻擊力和足以迷惑對手的外表至少能夠帶給我們一場勝利,其他的就拜託你們了。有一點你們一定要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