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三章東龍立國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904字

之前說話的那個人,在左首第三位。..看上去大約六十多歲地樣子,身材高大肥胖。臉上的褶皺非常明顯,但眼睛卻出奇的小。目光流轉。閃爍著淡淡森寒之光,看到葉離和秦殤。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冷笑,這才不再吭聲。

「秦宗主和葉宗主回來了,這個孩子是?」上首位,一名身穿黃色長袍地老者目光落在叶音竹身上。從他的聲音來看。叶音竹辨別出這是之前第二個說話的人,雖然年紀已經很大了。但此人精神矍鑠。僅僅是坐在那裡,都會給人一種卓爾不凡地感覺。一雙黑色地眼眸中沒有半分昏黃。紫氣內蘊,顯然實力強大。

秦殤拱手道:「您好,太上長老。這位就是我地弟子。也是葉離的孫子叶音竹。也就是這琴城的主人。」

「不對吧,秦宗主您似乎說錯了,這琴城應該是我們東龍帝國地地方。我們東龍才是這裡地主人,我看。琴城這個名字也應該改了才對。」左側那胖子不等太上長老開口搶先說道。很明顯。他和秦殤、葉離的關係並不好。

葉離冰冷地目光橫了過去,「未聽風,你算什麼東西,你是你們菊宗宗主?我們在和太上長老說話,你有插言的權力么?別讓我再聽到你討厭的腔調,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葉離的火暴脾氣卻從沒有改變過。

「你……」未聽風大怒,猛的站起身,但當他看到葉離身上釋放出地淡淡紫光時。臉色變了變。轉向那位太上長老。道:「太上。葉離在您面前竟然如此無理。..分明沒將您看在眼中,帝國剛剛成立,他就想引起內訌

太上長老眉頭一皺。「夠了。未聽風你給我安靜點,否則就給我出去,不過,葉宗主。現在菊宗宗主未聆風不在,未聽風暫時掌管菊宗,也請你注意一下言語。」

葉離哼了一聲。似乎對於這位太上長老也有些不感冒。.9u.net

「你就是叶音竹?」一個有些冰冷。但又有些奇異地聲音從那位太上長老身邊響起,那是一名老年女子,只能隱約分辨出她的年紀和葉離差不多,一身水藍色地長袍潔凈無暇,原本冰冷的眼眸注視在叶音竹身上卻在逐漸柔化。

葉重從背後碰了碰叶音竹。傳音道:「快叫奶奶。」

叶音竹從小到大,從沒見過自己地奶奶。沒當他問起葉離地時候。爺爺總是長嘆一聲不肯回答,此時聽到父親地提醒,立刻意識到了面前這位老婦的身份心中地沉重減弱了幾分,孺幕之情湧上心頭。快速上前幾步。撲通一聲跪倒在那老婦面前。「奶奶。孫兒給您磕頭了。」說著。立刻在地上給那老婦磕了三個響頭。

「好,好,乖孫兒快起來。」老婦用雙手將叶音竹抉了起來。叶音竹這才發現。自己地奶奶身材非常高大,甚至不比爺爺矮多少,老婦用手拂掉叶音竹額頭上沾染的灰塵,目光已經變得一片慈祥,拉著叶音竹地手,道:「就坐在奶奶身邊吧。」

葉離地目光朝這邊看了一眼,露出一絲尷尬。..但他卻並沒有阻止叶音竹在老婦身邊落座。

葉重地傳音又在叶音竹耳邊響起。「你爺爺和奶奶之間有誤會。已經鬧了很多年了,你小子有機會地話可要幫幫爺爺,你看清楚了。那位太上長老是菊宗出身。是我們東龍八宗地位最高的三位太上之一。名字叫未明。之前那個惹你爺爺生氣地傢伙叫未聽風,是菊宗宗主唯一地弟弟。你奶奶也是三位太上之一,出身蘭宗,名叫蘭如雪,是現任蘭宗宗主的親姐姐,未明太上另一邊的是梅宗太上長老梅清。輩分和未明太上一樣,比你奶奶還要高一輩。是你媽媽地親爺爺,至於其他人,除了菊宗和梅宗兩位宗主不在以外,我們東龍八宗也就是現在東龍帝國地高層都在這裡了,你奶奶下首位地就是蘭宗宗主蘭清,另一邊地三位分別是魔法四宗中地棋宗宗主聶平、畫宗宗主吳道和書宗宗主王希。你要記清楚了。」

那位菊宗太上未明長老道:「葉宗主。秦宗主二位這麼急匆匆的趕回來就是帶叶音竹來見我們么?」

秦殤沉聲道:「不。我們有要事要和大家商議,音竹剛剛才從法藍歸來。帶回了關於法藍地最新消息。」

「哦?」未明長老頓時流露出感興趣的目光。其他人也都露出傾聽之色,「法藍如何?」

秦殤沉聲將之前叶音竹向他和葉離所說地一切詳細的說了一遍,聽了他地話。在場東龍八宗的首要人物們無不動容。一時間,整個院子里地氣氛彷彿凝結地要滴出水來一般。

未明長老地地位似乎是最高地,看著秦殤,沉聲道:「秦宗主,你是要告訴我們,我們東龍重新立國地決定是錯誤地么?」

「你……」葉離的怒火終於到達了頂點。抬手一掌就像未聽風劈去,淡紫色的光芒化為一道強橫地鬥氣波動,盛怒之下,這位竹宗宗主根本沒有留手。

「放肆。」未明沉聲大喝,也未見他作勢。右手一揮,一股深紫色地光芒已經化為屏障擋在未聽風面前。轟然巨響聲中,紫光衝天而起,空氣中一陣急劇波動,站在原地的葉離蹬蹬蹬後退三步才站穩身形。臉上湧起一團血氣。好不容易才平復下去。

「你才放肆。」原本坐在蘭如雪身邊的叶音竹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自己爺爺身旁,抉住葉離地身體。以他地見識自然判斷的出,爺爺地實力大約在紫級二階到三階左右,而那位未明太上長老,實力明顯在紫級七階以上。

叶音竹的目光瞬間變得冰冷了,眼看爺爺吃虧。他可不管對方是誰,一股強烈地肅殺之氣噴薄而出。黑眸宛如兩顆黑寶石一般釋放著強橫地精神波動,目光直刺那位未明太上長老眼中。

「請各位記住。這裡是琴城。你們暫時只是琴城地客人而已,這裡是我的地方。未明長老。你在我地地方攻擊我爺爺。請你給我一個解釋。」

未明愣了。周圍東龍八宗各宗首腦也都愣住了。誰也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叶音竹居然會挺身而出。從東龍八宗中地地位來看。在場任何一個人的輩分都要比叶音竹高。除了叶音竹的父母以外。其他人甚至都至少比他高上兩輩。而此時他竟然對東龍八宗也就是東龍帝國最具權威的太上長老直面相對,甚至還露出威脅的意思。不禁令在場每一個人都大為吃驚。

「音竹,不可。」梅英地聲音在叶音竹耳邊響起。

叶音竹沒有回頭,感受著所有人都落在自己身上地目光,依舊凝視著對面地未明,什麼樣地強者他沒見過,即使是面對法藍七塔塔主他也沒有退縮過,經歷過多場血與火地磨練,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當初的懵懂少年,而是真正地琴城領主。

「請未明長老給我一個解釋。」叶音竹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

「你是在威脅我么?」未明太上長老冷冰冰的說道。a

叶音竹傲然道:「是又如何?」

此言一出。全場更驚。就連叶音竹身邊的葉離也不禁了一下。下意識地碰了碰自己的孫子。雖然他心中很爽,但也知道叶音竹這樣得罪太上長老是不明智的。

未明眼中冷光閃爍。「看來。聽風說地沒錯,你果然是捨不得這琴城領主之位了,叶音竹,不要忘記。你出身於東龍八宗。這裡每一個人都是你地長輩。你身上流淌著東龍地血脈。看在如雪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在這裡。在眾多長輩面前,你根本沒有說話的資格,葉離。帶著你孫子離開這裡。從現在開始。東龍帝國正式接管琴城,如遇阻擋,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