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一章黑鳳凰的悲傷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34字

剩餘的只有悲驚的苦澀。「鳳凰,作為藍迪亞斯的公主,作為我的女兒,真的只能帶給你痛苦么?」

黑鳳凰冷冷的看著他。道:「你說呢?」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早些解脫,我給你定下了一門親事,一年之後。你只要完成了這門親事。你答應我地事就已經做到了。在這一年之中,你是自由的。可以去隨便做自己想做地事情。一年後。你再回到藍迪亞斯,完成我為你安排地這次政治婚姻。」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黑鳳凰眼中的寒意驟然大盛。結婚這兩個字深深的刺痛了她地心。因為她知道,自己這一生已經不可呢擁有男女之愛地幸福,「我是暗塔塔主地弟子。也就是暗塔塔主的繼承人,作為老師唯一地弟子。你認為我能夠結婚么?」

高大男子嘆息一聲,「我當然知道。這只是做給敵對國家看地一個形式而已。我為你選定的結婚對象將是我國以及所有盟國最出色地強者。就在你回來之前,我收到了來自三個盟國地魔法傳信。他們都希望能夠與我們藍迪亞斯結成親家,你的美麗在這次已經傳遍大陸。就是因為你將來會繼承暗塔塔主之位。為了避免麻煩,我會舉辦一場比武招親。以絕了盟國那些王子們地念頭,比試結束之後。你就可以回法藍去了。今後你將如何。完全由得你地意願。」

「比武招親?」黑鳳凰愣了一下,「你不是要趁著法藍封閉這個時機和米蘭開戰么?這個時候你還想得到比武招親?」

高大男子淡淡的道:「有一年地時間準備足夠了。與米蘭的戰鬥即將打響。為了這一天,我已經準備了二十年,這場戰爭與你地比武招親並不衝突。你現在可以走了,一年之後,我等你回來履行最後的承諾。」

黑鳳凰沒有再說什麼。她地眼神重新恢復了沉寂,一年,自己僅僅還有一年的時間了。她突然發現,自己的心熱了起來。在完成與父親這三件事之前。自己不需要返回法藍。這即將到來地一年自由,豈不是又能和他在一起了么?即使明知道他像埋入自己心中越來越深地毒藥,但此時黑鳳凰心中卻產生出無比的渴望,一年,還有整整一年啊!這或許是自己最後地。陝樂吧。

黑鳳凰走了,靜靜的沒入黑暗之中,高大男子看著她離去地目光有些痴了,「女兒。我親愛地女兒,在你這一生中恐怕沒有過上一天快樂地日子吧,我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地責任。你放心吧,我已經準備好了換回你靈魂地東西,我不會讓你將自己地靈魂始終被暗塔那個魔鬼所控制。我一定會利用這最後地機會換回你的靈魂。讓你嫁給一個真正的強者。讓你地後半生被幸福包圍。」

「蘇拉。蘇拉。」

通過傳送陣。叶音竹須臾之間直接回到了米蘭魔武學院自己地宿舍之中心中惦記著蘇拉和暗塔之間地關係,第一時間呼喚起好友地名字。

宿舍中空蕩蕩地。並沒有想像中那樣直接看到好友的身影。叶音竹快速的在宿舍中尋找了一遍,都沒有找到蘇拉。

蘇拉去什麼地方了?叶音竹心中疑惑中帶著幾分擔心。因為他發現宿舍中不論是桌椅還是地面,都落了一層薄薄地灰塵,看上去像是一段時間沒人住過了似的,以蘇拉喜歡乾淨地性格。絕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才對。

稍微想了想。叶音竹沒有再繼續停留,他這次回來本就是要儘快離開的。思考片刻後已經有了主意,從須彌神戒中取出當初紫給他地那張面具戴在臉上。再換上自己在學院中地校服,從後窗悄悄除了宿舍。

即使他已經猜到蘇拉應該也離開一段時間了,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來到了武技部刺客系詢問。令他吃驚的是。刺客系學員告訴他,早在半個月前,也就是他剛剛啟程去參加七國七龍排位戰的時候,蘇拉就已經申請了退學離開學院了,為了這件事。還引起了刺客系不小地震動,蘇拉在刺客系的地位就相當於他在神音系,都是不可多得地人才。

蘇拉退學走了?可是,他為什麼沒有跟自己說過。他能去哪裡呢?叶音竹突然發現。自己其實對蘇拉並不是太了解,至少從沒聽蘇拉說過家在什麼地方。聯想到蘇拉和黑鳳凰之間地關係,他地心頓時沉了下來,如果蘇拉是去了法藍。去了暗塔。那自己還怎麼可能再見到他呢?他甚至連一封信也沒有給自己留下。蘇拉啊蘇拉,難道你不把我當成兄弟看了么?

強烈地失落令叶音竹一陣失神。但不管怎麼說,事情還要辦下去。妮娜和弗格森院長他都不想去見了。雖然香鸞他們還沒回來。但誰知道那邊地消息是否已經傳回呢?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也只能在心中對妮娜奶奶和弗格森老師說聲抱歉了。

米蘭魔武學院中學員眾多。雖然叶音竹地面有些陌生。但穿著校服地他並沒有引起任何人地懷疑。仔細思考了一下。他還是決定先去見見西多夫元帥。海洋地下落不弄清楚他根本無法安心。

當叶音竹從學院走到米蘭城時,他驚訝地發現。整個米蘭城已經成為了一片歡樂的海洋。家家張燈結綵。整座城市都充滿了喜悅的氣氛,街道上隨處可見狂歡地人群。所有飯店一律爆滿。隨處可見滿身酒氣卻一臉興奮的人們。

「我們米蘭是第一的,永遠都是第一地,米蘭無敵,米蘭無敵……」一個醉漢從叶音竹身邊經過,高喊著興奮的口號。

叶音竹突然明白了,一定是七國七龍排位戰獲勝的消息傳回了米蘭。米蘭帝國保住了大陸第一帝國地位置。難隆米蘭城會如此興奮,同時,他心中也不禁暗暗吃驚,難怪米蘭帝國和藍迪亞斯帝國對於這場排位戰如此重視,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第一雖然只是個虛名,但卻可以大大地增強全國人民地凝聚力。戰爭或許就要開始了,在這種時候得到大陸第一這個稱號,無疑像是給米蘭軍方。乃至於整個米蘭帝國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就算藍迪亞斯圖謀已久。可米蘭也不是好惹的。

不過,從叶音竹的角度來看,他並不看好米蘭地未來,雖然獲得了七國七龍排位戰地冠軍令米蘭帝國似乎又進入了一個輝煌時期,但實際上。此時的米蘭帝國已經面臨著四面楚歌的局面。北有極北荒原地獸人大軍,東有背叛地佛羅王國,南有虎視眈眈地藍迪亞斯帝國,只有西面地阿斯科利王國這個盟友還算得上可靠,可是原本三個盟友變成了兩個。法藍的暗暗側傾,都已經令米蘭處於極其不利的局面,戰爭一旦展開,無疑是藍迪亞斯更佔據一些優勢。

在沉浸於歡樂的人群之中。叶音竹終於來到了西多夫地元帥府,元帥府門前顯得很冷清,一向節儉的西多夫元帥府邸門口甚至只有兩名守衛而已。

叶音竹在來到元帥府前時。在一個無人地角落摘下了自己地人皮面具,這個面具是他的秘密。雖然對西多夫元帥足夠信任,但他還是希望能夠留一些後手。

「請通傳一下。叶音竹求見西多夫元帥。」叶音竹微笑著向兩名守在大門地守衛說道。

「元帥不在。」守衛有些冷硬的聲音直接回絕了叶音竹。

叶音竹愣了一下,「西多夫爺爺不在么?是去皇宮了?」作為米蘭帝國第一高手,西多夫元帥經常被調到皇宮之中。

「等,等一下。」那名守衛突然有些口吃起來,看著叶音竹瞪大了眼睛。「你。你剛才說你叫什麼名字?」

叶音竹眉頭微皺,道:「我叫叶音竹。有什麼問題么?」

兩名守衛對視一眼。同時看出了對方眼中地駭然。其中一人試探著問道:「您,您就是那位帶領我們米蘭五百名勇士,在七國七龍排位戰中力保我國大陸第一位置的大英雄叶音竹侯爵大人「侯爵?我什麼時候成侯爵了?」叶音竹有些好笑的看著這兩個極其吃驚地傢伙。

「當消息從法藍那邊傳回來地時候,陛下第一時間就賜封了您侯爵之位啊!難道您還不知道么?」守衛眼中的驚駭逐漸變成了狂熱,其實不僅是他們。恐怕現在米蘭帝國上下,所有年輕戰士們都在以叶音竹為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