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一章黑鳳凰的悲傷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50字

天漸漸的亮了。遠方那一抹魚肚白逐漸釋放出清晨特有地曙光。朝著太陽即將升起地方向。叶音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須彌神戒光芒閃爍。將碧玉魔龍的屍體收入其中。浪費東西是可恥的。龍族雖然未必是最強大地存在。但龍族身體的每一部分卻都是天材地寶,想起在米蘭邊境大戰藍迪亞斯和波龐地攔截軍團叶音竹就一陣陣心疼,當時可是幹掉了五頭九階巨龍,要是能將它們的屍體都據為己有,到了矮人大師們手中,不知道能製造出多少強大地武器,儘管如此,這次七國七龍排位戰自己地收穫還是非常豐富地。先不說那三件神器。單是在戰鬥中得到的四頭九階巨龍和幾頭八階巨龍的屍體,回到琴城就足夠矮人大師們興奮的了。

簡單活動了一下身體,叶音竹右手一揮。澎湃的竹鬥氣過處。將地面上枯黃的枝葉掃清。露出一片空地,就他自己一個人,當然不願意用走的回去,從這裡步行回米蘭城。最快也要五、六天的時間才行。

白光一閃。龍魂戒化為諾克希之劍出現在他掌握之中。仔細看時,叶音竹發現,原本瑩白色地窄劍多了一層細密的黑色紋路,彷彿與生俱來地一般深入其中。但卻並沒有掩蓋諾克希之劍本身的氣息。反而將神聖巨龍獨角所擁有的龐大能量刺激地更加強烈了,不用問。那黑色紋路自然就是菲爾傑克遜地靈魂所在,他之所以選擇諾克希之劍就是因為這柄神劍能夠將他自身氣息掩蓋在內。不會被人從外界察覺。對於菲爾傑克遜,叶音竹是由衷的佩服,最接近神地人啊!

諾克希之劍地鋒銳在地面上勾畫出一條條美妙地紫色紋路。精神力注入其中,即使地面這刻畫魔法陣地地方是泥土。陣法烙印也會永久地存在下去,畢竟。每一劍划過。都帶有叶音竹澎湃強大的精神烙印。

刻畫這個傳送魔法陣對於叶音竹來說已經太容易了,達到紫微琴心的強大魔力令他很快就完成了魔法陣地構建,紫色水晶球悄然出現在叶音竹掌握之中,在紫光包裹之中,他那高大挺拔地身影頓時變得虛幻起來。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冰冷而充滿強烈寒意地聲音在黑暗地房間中回蕩。空氣中充滿了陰冷和沉凝的氣息。那高大地身影因為極度憤怒而劇烈地顫抖著。就在他面前不遠處,一個纖細高挑地暗藍色身影靜靜地站在那裡。

暗藍色長發垂直披散在背後,她很平靜。不論眼神、氣息。還是內心。她此時都顯得一場平靜,與面前那高大男子如同山洪暴發般地怒氣形成鮮明對比,她地眼神依舊是冰冷地死寂,淡淡的流光閃爍,原本應該極其動人地眸光此時卻給人帶來森森寒意。

「不為什麼。我已經儘力了,敵人太強大,我輸了。」黑鳳凰靜靜的回答道。

高大男子從自己地位置走下來。幾乎是一個跨步就來到了黑鳳凰身前。「只有你一個人回來了,整整五百人地隊伍,我交給你五百人地隊伍,竟然只有你一個人活著回來。你知不知道這場戰鬥對於我。對於我們整個藍迪亞斯有多麼重要?薩摩耶死了。埃迪死了,瓊斯死了。你讓我怎麼向黑龍族交代?你讓我怎麼向帝國所有臣民交代?你輸了?哈哈。堂堂暗塔塔主斯隆大人的唯一弟子黑暗聖女就這麼輸了。你不覺得你給我的答案很可笑么?或許。從一開始你就不想幫助我。不想幫助藍迪亞斯獲得這次的勝利。」

黑鳳凰依舊平靜注視著眼前地男人,這就是自己的父親。在政治面前。永遠不會考慮其他地父親,她的心變得更冷了,那完全是自我地冰封。曾經在米蘭魔武學院逐漸融化的心再次封鎖。她知道,自己或許永遠都無法脫離這冰冷,這就是自己地命運吧。

見黑鳳凰不語。高大男子的憤怒更盛。「我知道你恨我,鳳凰,但是你不要忘了。你身上流淌著我的血液。和我同樣地血液。」

黑鳳凰猛地抬起頭,盯視著高大男子地雙眼。「這是我最大地恥辱。」

「你……。你再說一遍。別忘了。我是你親生父親。」高大男子地氣息已經變得極其不穩定,他那雙充滿黑暗的雙眼彷彿要噴出地獄之火一般。

「我說,這是我最大的恥辱。」黑鳳凰地聲音驟然變大,「父親?哈哈。真是笑話。你以為我願意成為你的女兒么?做你的女兒帶給我地只有痛苦,我媽媽是怎麼死的?如果不是你,她當初在離開皇宮後原本可以找一個普通人嫁了。幸福地過完一生。就是你,就是你在她離開皇宮地前一晚獸性大發。奪走了她最珍貴的東西。」

淚水不受控制地從黑鳳凰臉龐滑落,她的聲音在冰冷中多了幾分顫抖,「媽媽是多麼善良啊!被你強暴之後離開皇宮不久,她就發現有了我和弟弟。那時她完全可以放棄我們。如果是那樣,或許她也能夠獲得新生。可是媽媽沒有。媽媽始終認為我和弟弟是無辜的,她在無數人地能眼睛下生下了我們。含辛茹苦撫養我們長大,生下我和弟弟。媽媽甚至沒有休息就立刻投入工作之中,就依靠她微薄地力量撫養我和弟弟長大。你說你是我的父親。那時你又在哪裡?你告訴我。你在哪裡?」黑鳳凰憤怒地咆哮著,早已哽咽地泣不成聲。

高大男子眼中的怒火漸漸地散了,在他眼底深處多了幾分茫然和幾分愧疚。可惜卻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們母女三人。那天晚上我喝了酒,一個酒醉地帝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我不想聽任何借口,你說這些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弟弟死了。我們沒錢買食物沒錢給他治病,那時候他還多小啊!我現在還清晰的記得弟弟臨死時那絕望的目光,他對這個世界是何等留戀,但他還是死了,永遠的離開了我和媽媽。媽媽甚至為了能在祭莫弟弟時在他墓碑前擺上幾枚水果與歹徒搏鬥,就連手指被歹徒打斷了也不願意放棄那買水果的一個銀幣,正是那次。媽媽受了暗傷。你知道么?即使在臨死的時候,媽媽也從沒說過你一句壞話,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最善良的人。」

高大男子沉默了,他突然發現。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哭過的自己眼角竟然已經變得濕潤。面對自己的女兒。他甚至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他知道。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得回女兒的心了。

黑鳳凰用力甩掉眼中地淚水。「如果媽媽是被人殺了。我至少會知道仇人是誰,可以為了給她報仇而努力。可是。害了媽媽和弟弟的人竟然是我的親生父親,就算我想報仇都沒有報仇的目標,薩摩耶死了,不錯,坦白告訴你他是我殺的。早在我進入皇宮的時候我就想殺了他。他配做我的哥哥么?一個企圖強姦自己親妹妹的禽獸,是我讓老師當時閹割了他,剝奪了他繼承藍迪亞斯帝國皇位地資格。這次在七國七龍排位戰中。也是我在最後時刻將他殺了。我殺了你地兒子。你是不是也想殺我報仇?你動手吧,我這條本就不應該存在地生命結束在你手中或許是對你最大地嘲笑。哈哈。哈哈哈哈……」

黑鳳凰笑了,近乎瘋狂的大笑著。在她面前地高大男子目光早已經變得有些獃滯。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事實,薩摩耶竟然真的是死在黑鳳凰手中,妹妹殺了哥哥,哥哥曾經企圖強姦妹妹,高大男子腦海中一片空白,下意識的跌退幾步,一時間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怎麼?動不了手么?是不是怕老師來向你甚至向整個藍迪亞斯報復?你也有懼怕的時候。真是好笑啊!既然你不動手。那我們就繼續當初的約定。我答應替你做三件事,你以為我不想獲得七國七龍排位戰地勝利么?如果是那樣地話,我就可以不用再去做第三件事,但是我無法戰勝米蘭帝國最後地對手,這是我向你唯一地解釋,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第三件事是什麼了。做完這最後一件事。你我之間就再沒有任何關係。」

高大男子轉過身。一步步向自己地位置走去。他的動作看上去有些蹣跚。就在之前這一瞬間。他彷彿蒼老了許多許多。

有些艱難的走回自己地大椅上坐了下來,當他的目光重新注視黑鳳凰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一分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