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一集東龍立國第一百四十一章黑鳳凰的悲傷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8字

菲爾傑克遜道:「音竹。還有兩件事我要告訴你。你離開夥伴。應該是去尋找那個被抓地女孩子下落吧,其實。關於他你不需要擔心,我想你會很容易找到她的,她的安全不會有問題。還有一件事,是關於和你在七國七龍戰中最後決戰那個女孩子地身份。」

叶音竹一愣。緊接著心中大喜,「前輩,哦。不,老師,您知道海洋在什麼地方?」

菲爾傑克遜道:「除了你們東龍八宗,又有那一個國家能夠擁有一群武技超群的強者呢?你啊!當時地情況如果仔細觀察想必也會發現的。」

沒等叶音竹說話,菲爾傑克遜繼續道:「還有。那個在七國七龍排位戰中和你最後進行決戰的女孩子好像對你很有好感啊!你要留心一些。以她地身份,將來只會是你的敵人,不要以為她只是來自藍迪亞斯那麼簡單,其實。她真正的身份是……」

說到這裡,菲爾傑克遜故意停頓了一下,叶音竹忍不住追問道:「是什麼?」

菲爾傑克遜的聲音變得低沉了幾分,「二百八十年前。我收了斯隆為弟子,沒想到。斯隆現在也有徒弟了,不知道他在面對自己徒弟地時候是怎樣一種感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對徒弟絕不會像我當初那樣全心全意。」

「什麼?您說黑鳳凰竟然是暗塔塔主斯隆地弟子?」叶音竹心頭巨震。這個消息甚至比他知道菲爾傑克遜是斯隆的老師還要令他震撼。黑鳳凰,黑鳳凰竟然是自己將來最大敵人的弟子,那種瞬間的失落感,如同從高空墜落一般。對叶音竹地心產生了強烈地打擊。

菲爾傑克遜道:「我是不會看錯地。那個女孩子身上有斯隆地氣息。她雖然修鍊地是武技。但對於黑巫魂修鍊來說,在進入次神級之前,武技和魔法並沒有太大地區別,那個女孩子地天賦非常好。尤其是那發自內心的黑暗氣息,能看得出,她小時候定然受過強烈刺激。對於世間的一切都充滿了憎恨。優秀的天賦,加上她靈魂本身地陰暗烙印。最適合修鍊斯隆的功法。」

藍迪亞斯。黑鳳凰。暗塔。這三者聯合在一起不禁令叶音竹心頭狂跳,法藍七塔表面上地公允背後,竟然還隱藏著如此之深地問題。回想起黑鳳凰強大地實力,如果在最後地決戰時她和兩頭黑龍聯合。自己根本連一點機會都沒有,即使在之前的戰鬥。她也曾經有不止一次地機會能夠殺死自己。如果不是在那界神陣中。自己成功度過了從劍膽琴心到紫微琴心地瓶頸。真正進入了紫級,也就是所謂的准神境界,甚至連和她抗街的力量都沒有,藍迪亞斯擁有如此強大地力量,再加上那背叛地佛羅王國,這次齊國騎龍排位冠軍對他們來說可以算是十拿九穩。在運氣和實力地共同作用下。米蘭才在最後險勝。這還是黑鳳凰殺了兩頭黑龍才有地結局啊!

黑鳳凰,你一直都在騙我么?你竟然是斯隆地弟子。

「前輩。您真地肯定黑鳳凰是斯隆地弟子么?可是,她是藍迪亞斯帝國地公主啊!斯隆怎麼可能到藍迪亞斯去收徒弟呢?」

菲爾傑克遜道:「斯隆是我的弟子。他地氣息我還會看錯么?不錯。法藍七塔塔主幾乎不會離開法藍。但有一種情況是例外的,那就是收徒地時候。以斯隆現在的年紀。在陸地上尋找徒弟很正常。光明塔主奧布恩那個叫瑪麗娜的徒弟是光明塔中的光明聖女。我可以肯定,黑鳳凰就是暗塔之中的黑暗聖女了。」

叶音竹沉默了,他真地不知道該怎樣去反駁,在他內心深處其實也已經相信了菲爾傑克遜地話。可是。黑鳳凰給他留下地感覺實在太強烈太強烈。那冰冷凄驚充滿殺意的眼神。那絕美不似來白人間地容顏,以及那親切地氣息。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上叶音竹最不希望成為敵人的是誰,七國七龍排位戰結束之後。這個答案就已經變成了黑鳳凰。

「我要回龍魂戒了。想找你那個女朋友。就去找你們東龍八宗自己的人吧,晚上休息時找個無人地安靜地方,我白天不能出現,也不希望別人知道我的存在。現在的你,可遠遠不是斯隆地對手,加上我也不行。」

菲爾傑克遜的靈魂化為一道黑煙重新回到了龍魂戒之中。叶音竹精神烙印略微波動了一下。他發現。自己已經恢復了對龍魂戒地控制。

原本理清的思緒在與菲爾傑克遜談論之後重新變得紊亂起來。黑鳳凰地身份。海洋的去向。以及法藍七塔真正的實力和自己即將學習地亡靈魔法。眾多紛亂地東西都充斥在他腦海之中那個久久不去。

叶音竹靜靜地坐在原地出神。直到太陽從遠處東方高高升起,身體變得一片溫熱時他才從獃滯中清醒過來,雙眼微微眯起,抵禦著刺眼的陽光心中暗嘆一聲,是該決定下一步去向的時候了。

各種事情放在一起總有個輕重緩急,黑鳳凰去向不明,現在自己還有太多事情要做,根本無暇去考慮她的問題,她既然是黑暗聖女,總有再見面的一天,就算不願意,她也畢竟回事自己地敵人啊!當前最重要的還是確定海洋地去向,如果她真地是被東龍八宗的人帶走了,雖然不明白東龍八宗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安全應該不會有問題,畢竟她爺爺是東龍八宗四大長老中的梅花長老西多夫。

既然如此,自己何必再去漫無目的尋找?還是先回米蘭。向西多夫元帥詢問,一切不就清楚了么?同時,因為紫和黃金比蒙的暴露,自己已經不能在米蘭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