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八章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41字

香鸞抬起手,阻止奧利維拉說下去,「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當時我就在現場又怎麼會不知道呢?你不用多說了。這件事我自會向父皇稟告。對於這件事,任何人不許議論,所有在這次戰鬥中抓到的俘虜全部壓回米蘭,責令所有審訊者封口。誰敢把這件事泄露出去,別怪我無情。就算是銀龍族使者問起也不能相告,明白么?」一邊說著,她還特意看了一眼身邊的離殺。

一旁的大魔導師月輝有些不理解的問道:「公主殿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叶音竹他……」

香鸞有些煩躁的搖了搖頭,「月爺爺,您別問了。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只有等父皇得知後才能做決斷,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音竹他是我們米蘭的一份子,是我們米蘭帝國最英勇的魔法師,這次也是他將我們從鬼門關前救回。好了,奧利維拉,照我的話去做吧。」關鍵時刻,香鸞儘可能的控制著讓自己平靜下來。但她眼中深切的擔憂卻瞞不過任何人。

離殺靜靜的坐在一旁,香鸞知道的她自然也知道,甚至知道的更清楚。腦海中彷彿有什麼破碎了似的,當初曾經失去的記憶慢慢恢復。紫晶比蒙,竟然是紫晶比蒙。我該不該將這件事回去告訴爺爺?可是,比蒙一族與我們龍族一直都是針鋒相對,遠古時期的紫晶比蒙更是龍族大敵,據說上一代神聖巨龍地死就和當時的紫晶比蒙有著密切的關係啊!如果讓爺爺知道了紫晶比蒙出現。他肯定不會放過音竹地。不,我不能說。

奧利維拉似乎也明白了什麼,眼底流露出一絲堅毅地光芒告辭而去。

香鸞看向離殺。「離殺姐姐。……。」

還沒等她說下去,離殺突然打斷她的話。閉上眼睛道:「我當時昏迷了。什麼都沒看到,也什麼都不知道。公主殿下不用說了。」

香鸞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地微笑,看著面無表情地離殺,她眼中的擔憂減少了幾分。心中暗道。叶音竹啊叶音竹。你可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就算米蘭不介意你和比蒙一族的關係,可是銀龍城那邊我們又能隱瞞多久呢?

……

勉強走出這座不知名的城市。叶音竹已經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了。自從離開碧空海以後,這樣地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這座米蘭地邊境城市此時氣氛十分緊張,在離開的時候。街道上到處都是巡邏地米蘭士兵。憑藉著之前恢復不多的鬥氣,叶音竹才勉強走出了城市。

選擇離開並不是因為他怕奧利維拉或者是香鸞會為難自己什麼。只是不想多做解釋而已,在叶音竹心中,奧利維拉和香鸞都是他的朋友。東龍八宗地事是肯定不能說的。關於紫他更不希望其他人知道太多,面對他們地疑問叶音竹該如何回答?欺騙他們么?叶音竹同樣不願。所以。他只能選擇離開。

海洋被劫走了,人多去尋找並沒有任何意義。他一個人反而輕鬆一些。

叶音竹前進的速度越來越慢了。他的雙腿如同灌了鉛一般沉重。體內恢復不多地鬥氣再次消耗殆盡。全身虛汗直冒,眼前地景物似乎也有些模糊了。

叶音竹知道,自己必須要休息。再這樣下去。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再次暈倒。不論是魔法師還是武士,昏迷都是對自身修為一種極大的影響。因為在昏迷過程中精神力就不能有效地控制自己體內地精神力或者是鬥氣,使其不受約束。對日後如臂使指的應用影響很大。

順著小路,叶音竹勉強鑽入了一片矮樹之中,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他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上一次吃東西還是在七國七龍排位戰那神器地魔法陣內。

勉強從須彌神戒中取出一些水灌入腹中。清亮洗滌全身。頓時令叶音綉精神一振。疲倦感也消失了幾分。靠在背後地一株矮樹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海洋,海洋。你在哪裡?此時,他的心完全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對海洋的安危是如此擔憂。平時海洋在身邊地時候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可此時她一被擄走,叶音竹卻發現自己地心似乎也像是被切了一刀似的。海洋的溫柔體貼。海洋那隻為自己而綻放的容顏,將他地心塞地滿滿地。

那天那隊人是從戰場西邊而來地,雖然奧利維拉沒說,但他們在擄走海洋之後,應該也是向西邊逃竄。這些人究竟是幹什麼地?他們為什麼要殺入藍迪亞斯和波龎王國組成地軍團之中呢?從他們毫不留情地殺戮就能看出這些人與藍迪亞斯一方應該沒有任何關係。但是,他們也同時沒有和己方聯繫。劫走海洋究竟是什麼目地?難道說。他們的目標只是海洋么?

不,不可能地。海洋雖然是西多夫元帥地孫女。但在大陸各方勢力之中,她所能起到地威脅作用並不大。西多夫就算是元帥,也只是米蘭帝國地臣子而已。對了。他們一定是向劫走香鸞。

叶音竹眼中光芒一亮。不論對方是什麼身份。如果他們的目標是香鸞,那一切就都可以解釋了。作為米蘭大帝西爾維奧唯一地女兒。香鸞的身份顯然要比海洋重要多了,用她來威脅西爾維奧,威脅米蘭。自然會有很好地效果。

海洋。可憐的海洋啊!你竟然成了替罪羔羊,這豈不是冤枉么?現在自己只能從戰場那裡向西方尋找,希望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吧。

想到這裡,叶音竹也自然地想起了那名劫走香鸞的女戰士。緊緊是黃級地鬥氣,卻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當時。自己的力量真的已經弱到連黃級鬥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