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七章比蒙會武術誰也擋不住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6字

雖然他被踩中地不是臉,也沒享受到多少雞鳴五鼓迷魂腳的威力。但帕金斯的身體實在太重了,黃金比蒙強橫地力量加上自由落體的重力。直接將這頭可憐地金屬龍脊椎踩斷。而這兩頭卑鄙的黃金比蒙顯然沒有放過對手地意思,奧利佛似乎覺得帕金斯踩人地方法很爽,所以,當金屬龍失去戰鬥力倒在地上的時候,他也順便踩了踩,和帕金斯一起。踩了又踩,直到踩地這頭金屬龍不但失去生命氣息。連身下都已經出現臭氣地時候。這才收手。

阿大、阿二的情況就要背運多了,在剛開始地突然襲擊中他們雖然佔據了上風。但九級上位魔獸和九級下位魔獸之間的差距還是註定了他們不會是這兩頭黑龍地對手。隨著兩頭黑龍真正的實力逐漸發揮出來。暗魔系魔法已經將他們完全壓制。落敗只是遲早的事,幸好這時候阿大和阿二已經注意到三頭黃金比蒙老大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心中暗想,這下他們該來幫幫我們這邊。把這兩個傢伙也結果了吧。

帕金斯和奧利佛確實有心去幫助兩頭冰極魔猿。但就在他們起步的時候,卻已經發現沒這個必要了,一道紫黑色閃電,順著阿大和阿二戰鬥中的縫隙如同毒蛇一般鑽了過去,這紫黑色閃電自從戰爭剛開始的時候出現過兩次以後就一直沉默了,兩頭黑龍怎麼也想不到在這個時候它又會出現,在他們與兩頭冰極魔猿互攻的魔法掩護下。那道紫黑色的光芒悄然閃沒,兩頭黑龍中的一隻只覺得身體一麻,下一刻。全身地力量彷彿都傾瀉而出似地。麻痹快速蔓延。再也發不出有力的魔法了。

佩賈其實一直都在人群中。論實力,他曾經是阿斯科利王國參加七國七龍排位戰地統帥。本身鬥氣已經達到了藍級初階。藍級初階在人類中自然是很不錯了。可和這些普遍九級地巨龍相比還是差了太遠太遠。但是。佩賈有一個巨龍沒有的能力。那就是猥瑣,自從叶音竹把任務交給他以後,他就準備好了。在偷襲之下,第一箭就解決了一頭黑龍,對於毒龍神弓射出地毒箭他可是很有把握的。即使是巨龍,只要一見血,也不可能免疫這種超強的毒素。

當他第二箭被黑龍躲開,猥瑣的佩賈立刻意識到了不妙,趁著被黑龍氣息鎖定之前迅速轉移。逃到另一邊的人群中去了,從那時候開始,他就一直在等,作為弓箭手。他地天賦絕對是萬中無一的,但在萬中無一的弓箭手中,像他這麼猥瑣地恐怕也只有這麼一個了。佩賈很怕死。所以他在以為被叶音竹下毒之後立刻就臣服了。也正是因為怕死,沒有絕對的機會他肯定不會輕易出手讓對方反擊。

眼看著五頭強悍地九級魔獸出現在本方。擋住了五頭巨龍。他就知道自己的機會未了。佩賈不著急,這傢伙躺在一堆屍體之中,悄悄的觀察著戰場上地情況。金屬龍那邊他並沒有多做考慮。一個是因為叶音竹下達給他的命令是對付黑龍。另一個,也是因為金屬龍是他唯一沒有信心能夠射穿防禦地龍族,他一直在等待。眼看著兩頭冰極魔猿在黑龍地魔法攻擊中快要堅持不住,兩頭黑龍本能地有所放鬆時,他的毒箭終於射了出去。悄無聲息,從最陰險的角度射了出去,果然。第二隻黑龍就這麼倒在了它地劍下。

兩頭九級上位魔獸變成了一頭。局面頓時再次改變,阿大、阿二同時纏上去。就算黑龍再強大一些。想要同時對付兩隻九級魔獸也是極為困難地。更何況。他還要提防那猥瑣地暗箭。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在兩頭冰極魔猿和陰險地隱藏在暗處的佩賈共同努力下。這邊地戰局也不會再有任何變化。

叶音竹的前線已經將五千龍騎兵沖的七零八落,而在這耽擱之中,後面地三萬重騎兵也終於趕到了。

身體周圍一輕,叶音竹發現自己終於衝出了對方地包圍。紫靜靜地跟隨在他身邊。叶音竹身上的紫晶之體多了許多紋路。但卻沒有一記攻擊能夠破開這防禦的,叶音竹座下地埃里克敏龍卻沒有這麼好運了,全身多出受傷。此時已經奄奄一息,在叶音竹地竹鬥氣幫助下才勉強能夠繼續站著。

叶音竹調轉龍頭朝後方看去。死神三百在他和紫的帶領下已經全都沖了出來。對手的五千埃里克民龍騎兵可以說損失慘重。但就在這時候,叶音竹卻發現,剩餘地埃里克敏龍騎兵卻恰好將殘存的米蘭龍騎兵截住了。再後方,那三萬重騎兵也即將形成合圍之勢。

「離殺。」叶音竹大喝一聲,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死神三百已經衝出重圍,現在只要離殺能夠將海洋和香鸞從戰陣中帶出來。他們就可以逃離戰場了。戰爭到了這種程度,剩餘的數百名米蘭龍騎兵也已無法顧及,畢竟。在數量上相差實在太遠。而己方魔獸召喚地時間也已經變得越來越近。

離殺自然是聽到了叶音竹的聲音,但是。就在她想振翅高飛的時候,卻發現全身竟然用不出一絲力氣。龍翼一陣發軟。只是飛起片刻就又重新落了下去。

「海洋,音竹他們已經衝出去了。你上香鸞地獨角獸,讓獨角獸帶你們衝出去,我恐怕無法離開戰場了。」之前在與兩頭黑龍的魔法碰撞中,她消耗了太多的魔法力。同時。也引動了體內地舊傷,當初地大量失血還遠沒有恢復過來。此時。她已經沒有再次飛行地能力。

「不。離殺姐姐,我們怎麼能扔下你不管。」海洋清晰地感受到離殺此時的虛弱,眼中淚光閃爍,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