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鳳凰屠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54字

「不為什麼,因為我想殺你,所以殺你。..wencuige.」黑鳳凰的聲音依舊冷淡,只是在冷淡之中,她的目光深處流露出一絲不忍。

埃迪苦澀的看著她,嘴唇嗡動,鮮血順著嘴角流淌而下,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一向強大的生命力正在飛速流逝著。

「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到了這時候,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剛剛發生的一切。

黑鳳凰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埃迪此時的意志雖然已經變得逐漸模糊,但他卻清晰的感覺到黑鳳凰握住短刃的手在顫抖。

「能不能告訴我這些都是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突然攻擊我和瓊斯,難道我們做錯了什麼嗎?黑鳳凰,告訴我。我不怪你殺我。但我希望能夠死個明白。」埃迪的聲音已經變得越來越虛弱了,他的身體也開始變得冰冷起來。

黑鳳凰深深的看著他的眼睛,略微猶豫了一下後,嘴唇微微嗡動,似乎在用傳音向埃迪說著些什麼。

聽了黑鳳凰的話,埃迪的龍目之中突然光芒大放,目光越過黑鳳凰看向她背後同樣因為吃驚而站在那裡的叶音竹,艱澀的說道:「是他,原來是他。原來你們……」聲音嘎然而止,帶著不甘和失落,還有深深的怨恨,黑龍的靈魂已經飄散。

黑影一閃,黑鳳凰的身體已經飄然脫離,伴隨著一股血箭從埃迪心臟位置噴洒而出,黑龍的身體從樹上滑落,重重的摔在地上,和那已經失去生命氣息的瓊斯一樣。化為了黑龍那巨大地本體。..

從開始到結束。短短一分鐘地時間,兩頭九級上位魔獸魔獸,兩頭強大的黑龍,就這麼死了。

「黑鳳凰。你瘋了嘛?」薩摩耶幾乎有些歇斯底里的怒吼著。眼看就要獲得的勝利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他不明白。他也不想明白,心中對黑鳳凰地恨意瞬間提升到了巔峰。

「你可以永遠的閉嘴了。」身影一閃。黑鳳凰那彷彿是循著死神軌跡一般地身體悄然出現在薩摩耶面前,下一刻。9u.net在薩摩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那剛剛沾染了兩條黑龍鮮血地短刃,竟然毫不猶豫的刺入了自己兄長地心臟之中直至末柄。

「你……」薩摩耶駭然看著黑鳳凰,目光從她地嬌顏上一直移動到自己胸前的短刃。他眼中的神色甚至比黑龍埃迪死時還要複雜的多,可惜他沒有黑龍族的體魄,一句話都沒有說出。整個人就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

叶音竹呆了,葉鴻雁更是獃滯。三條生命,就在這短暫地時間中消逝。即使他們都是己方的敵人,但二人卻還是很難理解眼前發生地一切。尤其是,薩摩耶是黑鳳凰的親哥哥啊!為什麼。為什麼她要將他們全都殺掉。

「死了,都死了。哈哈哈哈……」黑鳳凰笑了,仰天長笑。在她的氣息中,除了原本的冰冷之外。還多出了眾多複雜地負面情緒,紫黑色的光芒從她身上噴薄而出。此時竟然變成了純黑色。她那絕色嬌顏變得一片慘白。雖然在大笑之中,叶音竹卻清晰的看到兩行血淚順著黑鳳凰眼角處流淌而下。她地身體在顫抖,劇烈的顫抖,但她身上那令人恐怖地氣息卻是叶音竹前所未見的。那種冰冷地死寂,彷彿是來自地獄。即使是整個死神三百地死氣相加,似乎也無法和她身上釋放的能量波動相比。..

就在之前戰鬥開始地剎那,叶音竹耳中響起一個冰冷而清晰的聲音,那是黑鳳凰的聲音。黑鳳凰只對他說了八個字。你左我右。殲滅黑龍。

就是這簡單的八個字,結束了兩頭黑龍的生命。當時的叶音竹,根本沒有多做思考。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內心深處直接選擇了相信黑鳳凰。儘管他已經做好了隨時召喚紫的準備,但卻還是按照黑鳳凰所說地那樣直接向自己左側的黑龍埃迪發動了攻擊。

事實證明,黑鳳凰並沒有欺騙自己,在瞬間之中,整場戰鬥已經結束,兩頭黑龍以及她的兄長竟然全都死在了她自己地手中。她可是藍迪亞斯與黑龍城這次參加七國七龍排位戰的統帥啊!為什麼她要這麼做?叶音綉不明白,就算她和蘇拉是朋友。是師姐弟,也不應該如此暴虐的幫助自己,連同伴和親哥哥都親手斬殺啊!

笑聲收歇,黑鳳凰的臉色已經重新變成了一片冰冷,眼角處的血淚不知不覺的消失了,站在那裡,她就像一塊冰,一塊來自地獄地冰。靜靜的看著叶音竹,冰冷的聲音竟然從四面八方同時響起,「在這裡等我。」

身形一閃,黑鳳凰的身體已經化為一道黑影消失不見。叶音竹回過身,目光想要追尋她的身影而去,卻只是捕捉到了一個虛幻的背影而已。

「音竹,你認識她?」葉鴻雁有些艱難的說道。

叶音竹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在來到法藍之前,我從來沒見過她。現在連我也不知道自己和她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似乎很熟悉,卻又似乎極為陌生。她很強,甚至比我還要強大。可她為什麼連自己的仰慕者和親哥哥都殺了?難道,真的像她哥哥所說的那樣,她已經瘋了么?」

正在兩人說話的工夫,慘叫聲突然此起彼伏響起。叶音竹和葉鴻雁面面相覷,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異口同聲的說道:「藍迪亞斯士兵。」

沒錯,這慘叫響起的地方,正是藍迪亞斯剩餘士兵所在的地方。一道凄然絕艷的身影,帶著無與倫比的死亡氣息正在這些精銳戰士之間穿梭。沒有任何例外,不論她從哪一名戰士身邊掠過,這個人的咽喉處都會多出一道黑色痕迹。

毫無例外的死亡,毫無例外的殺戮。如此精銳的戰士,哪怕是在現在這樣狀態不好的情況下也應該實力不弱的藍迪亞斯精銳戰士,在那絕艷的身影穿梭中竟然如同紙糊般脆弱。

黑鳳凰並沒有讓叶音竹二人等待太長時間,當她重新出現在叶音竹二人面前時,雖然她身上並沒有沾染一絲鮮血,但整個人身上卻充滿了濃郁的血腥味兒。她那暗藍色的眼眸之中多了一抹深紅底色,冰冷而嗜血的光芒若隱若現。

站在樹枝上,黑鳳凰冷冷的看著叶音竹,「現在清凈了,也該是由我們解決一切的時候。讓你的人離開,否則,我不介意多殺一個人。你應該知道,在我的攻擊下,你是不可能保護的了他的。這七國七龍排位戰,就讓我們公平的決一勝負,一對一,你和我。」

叶音竹深吸口氣,他那驚駭的心情已經逐漸平靜下來,不論黑鳳凰出於什麼目的這樣做,現在她都是他的對手。想要獲得最後的勝利,想要活著離開這裡,他都必須要戰勝面前這嗜殺的少女。

「鴻雁音綉沉聲說道。

葉鴻雁眉頭微皺,眼中寒光閃爍,走到叶音竹身邊,「我們一起來,也必須要一起走。難道我會貪生怕死么?」

「走,不然不用她出手,我會先擊暈你。鴻雁,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她連自己人都殺了,或許為的就是要和我公平決鬥,給我們這個機會吧。難道我們兩個大男人要聯手對付一個女人么?」

「音竹——」葉鴻雁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

叶音竹眼中光芒大放,厲聲道:「立刻離開這裡。」

葉鴻雁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他知道,不論是叶音竹還是那冰冷的藍迪亞斯公主,都不會讓自己再留下來。「我在外面等你,一定要活著。哪怕輸了。法——藍——。」

葉鴻雁的身影逐漸在虛幻中消失,淡淡的光芒閃爍,這一次,巨木領域之中是真的安靜了。有些死寂的安靜。就連那些之前不斷攻擊的魔獸們,此時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兩株參天古樹上,分別站著叶音竹和黑鳳凰,在周圍的巨木、綠葉襯托下,他們就這麼彼此相對久久不語。

「為什麼要幫我?」叶音竹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為什麼?」黑鳳凰冷笑一聲,「你也問我為什麼?你們都問我為什麼?在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叶音竹苦笑道:「難道你就不怕你的所作所為被法藍傳回藍迪亞斯么?我想,在這領域中的事就算他們從外面看不見,也應該有所感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