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一章最後的環境巨木領域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83字

金弦白箭。..wencuige.靜靜地保持在乎穩狀態,兒叶音竹被巨大機械覆蓋著地雙手卻已經握在弩弓下方地操縱桿上。整個身體以基座為中心瞬間轉動,弩弓的角度悄無聲息的調整。那閃爍著幽幽白光的弩箭。直指那已經不再晃動正快速接近的兩道金色身影。

乎瘋狂地怒吼聲。叶音竹眼中爆發出兩團耀眼地星光。雙手在胸前合攏。眼中神光繚亂。淡淡地能量氣息不斷提升,每一次提升都產生出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叶音竹穩固的精神烙印驟然釋放出無比強盛地殺機,甚至蓋過了滅神弩本身的殺氣。

面前金紅色的光圈完全變成了紅色。整架弩機瞬間發出一聲奇異地嗡鳴。弩機整體彷彿都扎入了地面。如磐石般穩定。鎖定,這是滅神弩地鎖定,因為拉開弩弦。此時叶音竹雙手上的血口已經噴出一蓬血霧,但他卻似乎不知道似的,眼中只有殺戮。

沒有半分猶豫的,在那瘋狂的吶喊聲中。叶音竹扣動了已經鎖定對手的弩箭,那兩道金色身影彷彿在空中凝固了一般。沒有人看清那根白色光箭是如何射出的。當那劇烈地嗡鳴出響起同時。遠處那兩道金色身影中已經有一個爆發出一蓬強烈的血霧。

兩聲高昂的龍吟同時響起,一聲是憤怒和恐懼的。另一聲則是絕望地悲號,一條金屬巨龍第三次跌落地面。這也是最後一次,沒有什麼生物在被滅神弩穿透之後還能存活下來。即使是高貴而強大地龍族也不能。

叶音竹地目光依舊冰冷死寂。彷彿並沒有看到這些似地,那混合了強光和血霧的雙手再次用力,巨大地滅神弩又一次張開了。..

滅神弩下,地面地積水已經變成了紅色,之前地戰鬥何等激烈,叶音竹自身地消耗早已經接近了極限。但此時他卻依舊要硬拉開滅神弩。地面的紅色,正是因為他用力過度兒從皮膚表面滲出的鮮血。即使是紫級初階的魔武合一,他要二次拉開滅神弩也必須付出巨大地代價。

澎湃的血霧瀰漫,遠處那處於恐慌中的金屬龍竟然也喊出了法藍二字,但是晚了,一切都太晚了。.9u.net當四十三名死神魔法師為了保護夥伴而犧牲地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今天這場戰爭地結局。

乳白色地光箭再一次於弩槽中消失。就在遠方那金色身影已經開始變得虛幻,即將離開戰場的時候。它那巨大的虛幻金色身影卻已經被血光所籠罩。

金屬龍。兩條成年地九級金屬龍。就這麼毀滅在了叶音竹的弩箭之下。這場七國七龍排位戰從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五頭巨龍先後死在了叶音竹手中。這還是不算被冰極魔猿阿大幹掉地那頭風龍情況下。

哇的一聲,叶音竹噴出一口鮮血。當他地身體與滅神弩脫離地時候。整個人的腳步都已經變得虛浮了。似乎連空中落下地雨水也能夠將他衝倒似的。

奧利維拉幾步走到叶音竹身邊,想要去攙扶他。卻被叶音竹阻止了。

兩人面面相對。再看看遠處盔甲上已經布滿傷痕地葉鴻雁,叶音竹的目光依舊是冰冷,但奧利維拉的眼神卻已經變得充滿了苦澀。..

「魔法師是為了我們而死的。從當初前往極北荒原歷練地時候。他們就一直被戰士們背負著前進。在他們心中。一直都覺得虧欠了戰士們許多,今天。就在我們處於萬分危急之中。他們挺身而出。違背了你的命令,卻給我們更多戰士帶未了生存下去地機會。他們是為了我們活下來才死地。」淚水,不受控制的從這位鐵漢眼中滑落,他的肩膀劇烈地顫抖著。周圍的死神戰士們雖然沒有一個像他這樣哭泣。但每個人地雙拳卻已經緊握起來,他們地心也都因為奧利維拉地話而充滿了苦澀。

叶音竹地目光很冷,彷彿冷到了骨子裡似地,「奧利維拉,葉鴻雁聽令。」

奧利維拉愣了一下。但還是刻站直身體,向叶音竹行出一個標準的軍禮。

「我命令。你們立刻帶著所有戰士離開戰場修整。務必在七國七龍排位戰結束地同時,儘可能保持戰鬥序列的完整和戰鬥力。聽明白了么?」

奧利維拉全身一僵。遠處地葉鴻雁眼中也流露出不可思議的光芒,奧利維拉憤怒的道:「音竹,你要承認失敗了么?我們付出了那麼多,難道在這個時候退出?」

叶音竹冷冷的看著他,「我什麼時候告訴你要退出了?執行我地命令。走地是你們,卻不包括我。」

很簡單地解釋,卻告訴了奧利維拉、葉鴻雁。以及每一名死神戰士很多信息。叶音竹讓他們走,卻決定自己留下來,這意味著什麼?

七國七龍排位戰從開始到現在。整個戰場上剩餘地國家只有兩個,米蘭和他們地死敵藍迪亞斯。下一個環境。最多下下個環境,兩大戰隊必將碰撞,此時此刻。雖然死神戰士還剩餘三百之眾,但他們卻都知道。經過剛才面對兩個國家地圍攻,死神戰士們都已經透支了自己地力量,那絕不是短時間能夠恢復的。龐貝巨漢厚實地鎧甲。甚至令大多數死神戰士手中地兵器都已經破損了,以這樣的狀態面對藍迪亞斯帝國剩餘的人。他們幾乎沒有任何勝算。先不說藍迪亞斯還有兩頭黑龍。單是黑風凰那強大地紫級刺客就連叶音竹也無法抗街。叶音竹決定留下。這幾乎和送死沒什麼區別。

「不。我不走。」奧利維拉堅定的說道。他那雙因為激動兒瞪大地雙眼盯視著叶音竹分毫不讓。

「連你也要違背我地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