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章血光之災血色衛隊下求月票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996字

「誰也別想走,誰也走不了。」叶音竹彷彿並不知道金屬龍的情況。抬起的雙手收回。而在這時。他雙膝之上各自多了一張古琴。

不同古琴,不同的氣息。卻同樣肅殺,兩隻只有四指的手。同時撫上了兩張古琴,兩首不同的旋律竟然在同一時間響起,左手。飛瀑連珠琴之《高山流水》。右手。枯木龍吟琴之《龍翔操》,兩曲不同的旋律。帶起兩道巨大的神音光環,一道籠罩向整個戰場。另一道則直飛空中,一圈圈強烈紫光澎湃而出。激發的那冰冷高貴琴帝黑髮飄揚。

一絲絲血色裂痕出現在雙手八指之上。超越能力同時使用兩張神器級古琴,對於他的負荷是如此巨大,但那又如何?就算是付出更高的代價此時也沒有人能阻止他繼續演奏下去。

淡淡的光芒不斷提升著,每一次提升。戰場上都變得更加冰冷。面積水已經多了一層血色。龐貝巨漢的身影正在被完全湮滅,狂化怒吼中充滿了悲哀和不甘。

葉鴻雁出現了。在那兩首琴曲同時響起時候。他第一時間沖了出來。在他身後,還跟著二十名手持重劍的死神戰士。他們身上,都連接著那層紫黑色光芒,此時此刻。帶著無與倫比爆裂和滔天殺意,調轉方向。直奔那血色戰隊衝去。

血色衛隊隊長希拉里是幸運的,從一開始。他就在本隊的最後方。當他眼看著那碧綠色火焰吞噬了大量屬下時候,他整個人就已經變得有些獃滯了。他怎麼也沒想到人的戰意居然能夠提升到如此程度,但他畢竟活了下來,此時此刻,聽著那令他全身發軟的琴曲,看著那全身浴血。在紫黑色光芒包裹中衝過來二十一人,他心中再沒有了半分戰意,所能想到和空中那頭風龍一樣,那就是逃。逃離這裡,離開這些魔鬼,他們不是人,他們真的是魔鬼啊!在兩大戰隊合圍並且是偷襲情況下,竟然在一瞬間扭轉了戰局。就連兩條金屬龍也不是一合之敵。

逃走吧。再沒有人什麼力量能夠阻擋這些魔鬼了。希拉里近乎歇斯底里高喊出法藍二字,和他一樣,他身邊那僅存血色衛隊成員們。毫無例外喊出了那可以逃離這裡,逃脫戰場的兩個字。此時此刻。不論他們能否活著離開這裡。這些被嚇破膽精銳戰士永遠也不可能進軍武道巔峰了。他們信心已經破碎。再沒有什麼可以堅持執著。

葉鴻雁和死神戰士們的速度很快,當那法藍二字高喊聲此起彼伏響起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衝進了對方陣營。血色衛隊,就在那五秒延遲傳送的時間內,真的變成了一片鮮血海洋。

轟——,天空中暴雨變成了血雨,大滴大滴的血珠從空中飄落。風龍身影不見了,它連喊出法藍二字資格都沒有,當《龍翔操》面對兩條水龍時候。叶音竹都可以讓對方失去飛行能力墜入火山。此時只是針對它一個。那麼。他又憑什麼掙脫這首琴曲那龍爆的效果呢?比起他那還能留下全屍的同伴更加不幸。肉碎。血散。在狂風暴雨的沖刷之下。甚至沒能在這個世界上再留存一絲痕迹,就連他的靈魂也在狂怒《龍翔操》之中徹底破碎,失去了輪迴的機會。更不用說是返回龍族墓了。

血紅色的身影消失了。那最後血色衛隊能夠逃離戰場。只有包括領隊希拉里在內的不到十個人,面上血流成河,那濃郁的血腥氣息不但不能讓死神戰士們作嘔,反而更激發出了他們心中的瘋狂。

「死——神——不——滅一一。」奧利維拉仰天怒吼。他的重劍終於斬開了最後一名龐貝巨漢堅韌身體,而他那柄藍色巨劍也在這一刻斷裂在了對方身體之中。

雨繼續下著,空中雷聲轟鳴,這磅礴大雨正在洗滌著死神戰士們身上的鮮血,但是,它所能洗滌。也只是戰士們身上。

只要還活著死神戰士都站著,他們腰桿也同樣挺得筆直。甚至連一個用兵器支撐自己身體都沒有,紫黑色的鬥氣光芒消失了,在奧利維拉最後一劍劈死那名龐貝巨漢的時候就已經消失了,為了這最後的勝利。為了將所有敵人撕成碎片,死神戰士們憑藉著那同樣充滿殺機和死氣靈魂聯合在一起透支了自己的力量。他們成功了。佛羅王國、波魘王國兩大戰隊,除了最後退出的不到十個人以外,超過八百名強大戰士在他們面前竟然無一活口。甚至連一具完整屍體都沒有留下。殘肢斷臂隨處可見。

但是。死神戰隊也無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因為盟友背叛。此時能夠站著、活著人,只有三百。死神五百,重新變回了死神三百。除了犧牲自己爆發四十三名魔法師以外,一百餘名死神戰士永遠倒在了這片大草原之上,即使是活著的人,也沒有一個鎧甲還是完整。冰極魔猿阿大倒在上。他身上蒙著一層不會在雨水中融化冰霜。如果不是胸前還略有起伏。誰也不知道他還活著。能夠取得如此輝煌戰績,在絕對劣勢中將敵人毀滅。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武器上沾染離殺毒血。雖然在雨水的沖刷下。毒藥效果降低了許多。但這連龍都能毒倒劇毒,還是給龐貝戰士帶未了很強的殺傷。

叶音竹緩緩從面上站起身,他目光看向遠方。此時。兩道金色身影正有些搖晃著從遠方飛來,金屬龍防禦力確實是驚人的,就連閃雷那進化後已經接近半個禁咒魔法彈都無法給他們造成實質性傷害,他們也是波龐和佛羅兩個王國中最後也是最強戰鬥力。

「我去。」奧利維拉重新抬起了自己手中重劍。雖然那只是短劍。但他眼中的血光卻是如此強盛,從他開始,每一名死神戰士不論傷勢有多麼嚴重,都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兵器,整齊動作在暴雨中帶起一片水花。混合著鮮血水花。

「誰也不許動。」叶音竹抱著兩張古琴。緩緩從面上站了起來。他眼中的血色雖然消失。但那深邃冰冷卻更加明顯了。

「這是我的責任。」一邊說著,邁開沉重卻堅定的步伐,叶音竹一步步迎著那兩道金色身影飛來的方向向前走去。死神戰士們無聲讓開一條通路,目送著自己統帥緩緩走出陣型。

一團閃亮的暗金色光芒驟然出現在他面前。毫不猶豫的,他踩上了那堅實的基座,剎那間,澎湃的金光瞬間暴漲。強烈暗金色光芒驟然綻放,直徑五米之內,整個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暗金色光球。釋放光芒的是滅神弩主體那足有一立方米的巨大暗金色寶石,隨著一聲聲低沉悅耳金屬摩擦聲。那金色寶石本身彷彿融化了一半。順著弩身上奇異紋路兒流上叶音竹身體。金光閃爍之中。已經將叶音竹融入其中,伴隨著由低沉轉變成嘹亮的鏗鏘聲,從腳下開始,轉瞬間覆蓋叶音竹全身,滅神弩化為一件奇異的鎧甲。護住了叶音竹身體每一個部位。兒這高兩米巨大弩機已經完全與他的身體結合。整個人都隱藏在弩機之中。身高達到整整三米。腳下。弩機籠罩的粗壯雙腿。向上。是極其誇張護腹和胸鎧,兩臂鎧甲更為奇特。那是一道道刀刃形狀的倒鉤。原本那塊金色巨大晶石。現在已經完全融化在這套奇異鎧甲之中。形成了其中圓融的調和。

霸道鋒銳瞬間與冰冷的殺機融為一體。鏗鏗,叶音竹在山包最頂端位置停了下來,雙腿的位置快速併攏,融合成一個寬闊的基座,巨大的三米巨弩從背後摘下。胸鎧分開,伴隨著悅耳金屬節奏聲與暗金色巨弩融合在一起,下方基座前端隆起。與巨弩連合,形成一個特殊軸。覆蓋著厚實暗金色鎧甲雙手抬起,虛空之中,一團金色晶體在雙拳之中亮起,虛空之間。一道金色光線橫跨弓身兩端。伴隨著雙手逐漸後拉。空氣中清晰可見龐大元素波動出現在叶音竹身體周圍,伴隨著那炫麗彩光。虛無暗金色弩弦緩緩拉開。一根長約三米,粗如手臂巨大白色光箭在弩機的卡槽上緩緩成形,那是所有元素融合產生的光箭。

「開——」叶音竹大喝一聲。冰冷聲音彷彿銀瓶乍破一半響徹半空,之前沖入空中的暗金色光芒在一瞬間完全收斂。在他身邊那粘稠的元素波動也在金色弩弦拉開的瞬間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