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章血光之災血色衛隊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36字

四十三名大魔法師啊!同時燃燒起的四十三團最堅定靈魂,那是何等的火焰,碧綠席捲,那最美的綠色火焰之花如同橫梗在極北荒原邊界處的雷神之錘要塞一般,死死擋住了血色衛隊去路。

對於死神五百戰士們來說,這是死神的憤怒之火。是來白天堂之火,但對於佛羅血色衛隊來說。這確實毀滅之火,吞噬之火。

頃刻間。上百名血色衛隊精銳重甲步兵被那炫麗碧綠火焰完全吞噬,頃刻間。那三十名血法師的靈魂灰飛煙滅,烈火燎原。這才是真正烈火燎原,但這燎原的確實死神之火。真正的死神之火。

四十三名魔法師,四十三名真正的勇士,用他們的生命為代價,給這時間留下了最美麗也是最後炫麗色彩。他們用自己的行動給其他死神戰士們帶未了生的機會。那足以媲美禁咒。甚至更勝於禁咒強大魔法。只是一瞬間就將血色衛隊冰消瓦解。在那碧綠吞噬之中。能夠剩下的血色衛隊成員已經不足百人。

碧綠火焰就要熄滅了,暴雨重新侵佔著曾經被它們籠罩的空間。四十三道身影,連帶他們所有的一切,就要伴隨著這最後尾焰而消失。

就在這時,一縷激昂的琴音瞬間響起。帶著悲鳴,帶著不甘。帶著深深的懊悔。一圈光彩奪目紫色光環從天而降。將那最後碧綠籠罩在內,風雨再不能侵襲。而那一抹碧綠也如飛翔靈魂般,伴隨著那紫色護衛朝疾馳而來的琴帝飛去。

叶音竹懷抱中換了一張古琴。不再是剛才的九霄環佩,此琴琴面渾厚略呈半橢圓狀。項、腰作圓棱。通身漆黑色,發大小蛇腹斷間細牛毛斷紋,金微,琴底發波浪形細紋斷,圓形龍池。琴面為桐木斫,色黃質松,紋直而密,小弦外側自岳山至少微有拼合痕。納音微隆起。紫檀岳尾,製作細潤精緻,額下由軫池向外微坡。護軫系原作。岳、尾均有後換痕迹。裝舊青玉軫足一副。足雕葵瓣紋,軫作六棱尖底,正是琴宗五大名琴中大聖遺音琴。

叶音竹仰天吶喊,「巨壑迎秋,寒江印月,萬籟悠悠。孤桐颯裂。」

剎那間,神音光環音韻大盛,紫光籠罩中碧綠火焰。彷彿被一隻大手牽引著似瓢然落下。伴隨著一層淡淡的光暈閃爍。竟然直接融入到了那大聖遺音琴之中。

叶音竹的目光竟然有些痴了,「嶧陽之桐。空桑之材,風鳴秋月。鶴舞瑤台。在古琴之中。惟有九德兼備大聖遺音能夠配得上勇士們靈魂最終烙印。」

為了最後的勝利,為了給戰士夥伴們贏機會。那英勇四十三名魔法師徹底燃燒了自己靈魂和身體,如果不是最後時刻叶音竹保住了他們那殘存的靈魂烙印。他們就將真正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連輪迴機會都沒有。而此時。至少他們的靈魂烙印還在,在大聖遺音琴的保護中,叶音竹相信。終有一天,自己會將他們靈魂修復完整重入輪迴之中。

大聖遺音琴上多了一層綠蒙蒙的光彩。無形之中。這張古琴的氣息竟然發生了天翻覆變化。原本平和古琴中多了幾分慘烈和執著。

瞬闖出現的碧綠火焰不僅令剩餘血色衛隊完全驚呆了,就連空中的兩條風龍和從大坑中爬出的兩條金屬龍也有些發愣,他們萬萬沒想到來白米蘭帝國的死神戰士們竟然有著如此執著戰意,那瘋狂的程度,甚至還在巴勒莫敢死隊之上。

唯一沒有受到影響的倒是龐貝巨漢了。處於狂化中他們此時眼中只有殺戮。

死神魔法師們死了,死神戰隊也在瞬間爆發出了驚人變化。在這一刻,死神五百戰鬥力才完全展現。每一名死神戰士心中都閃爍著死神魔法師們臨死前欣慰的笑容。他們是為了給自己爭取生存下去的機會才選擇了犧牲啊!

當情緒進入瘋狂之時。所有的技巧都已經變得不再重要。

奧利維拉和葉鴻雁幾乎同時仰天怒吼。「死神。斬。」再不吝惜半分自身的鬥氣,瘋狂戰意瀰漫在每一名死神戰士身上,原本籠罩著綠色鬥氣在這一刻竟然夾雜著一絲絲黑氣,那完全是死亡氣息,真正的死亡氣息,龐大靈魂之力和他們的鬥氣在這一刻完全凝聚在一起。不論是重劍戰士還是長矛戰士。都在第一時間舉起了自己武器。

龐貝巨漢重錘重重的砸到了幾名死神戰士。但在這一刻。空中的綠色鬥氣已經匯聚成了一條寬闊河流。閃爍著紫黑色光芒的河流。此時此刻,剩餘三百餘名死神戰士彷彿已經變成了一個人。再無分彼此。所有力量都在這一刻凝聚,一滴滴血淚從他們的眼角處留下。紫黑色洪流化為無堅不摧瘋狂戰意,摧枯拉朽般朝著敵人爆發了。

就算龐貝巨漢鎧甲此時再厚重一倍。也無法和這些渲染了紫黑色光芒武器相比,死神五百。真正化為了死神的鐮刀,揮動。殺戮。一道又一道靈魂,毫不停頓被他們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去死吧。」一聲瘋狂的怒吼從戰陣最前方傳來。全身浴血的阿大在倒下前的一刻。一根長度超過五米的巨大冰錐騰空而矗己。化為一道幻影直入半空之中。

冰極魔猿怒吼還未結束。空中的慘叫已經響起。一隻風系巨龍的身體竟然被那冰錐硬生生穿透。大蓬大蓬鮮血伴隨著暴雨播撒而下,巨龍身體頓時化為了自由落。

風龍可沒有金屬龍那麼強悍的物理防禦能力。再加上那巨大冰錐重創。伴隨著草原中的一聲巨響。誰都知道,那頭風龍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血色衛隊已經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再次衝鋒向死神五百剩餘戰士發動攻擊。那是怎樣的一種精神啊!眼看著在那紫色洪流之中龐貝巨漢被一一淹沒,這些來自佛羅背叛者膽寒了。他們中有的人甚至已經在緩慢後退,就連半空中碩果僅存那頭風龍眼中也釋放著駭然光芒。

叶音竹的目光突然變得平靜了,只不過。如果仔細看的話,他眼眸中白眼珠已經完全變成了血色。

低著頭,看著手中大聖遺音琴,「勇士們。你們生命不會白白付出。我不會讓傷害你們的敵人活著離開,不論是他們還是他們國家。都要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一邊說著。叶音竹小心翼翼的將大聖遺音琴收入到自己須彌神戒之中。然後他就那麼在原坐了下來。在暴雨形成泥濘中坐了下來。不再有阻擋空中暴雨的力量。他的身體頃刻間被雨水浸透了。緩緩抬起頭,他此時所面對方向正是血色衛隊和那頭殘存的風龍,和波壓王國相比。這些背叛者更加可惡,如果不是他們,怎麼會突然失去如此之多戰友,魔法師們也不會死。

兩頭金屬龍此時已經重新飛了起來,但他們都沒有去管已經近乎崩潰龐貝戰隊,那紫黑色洪流就連他們也會感到幾分畏懼。而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叶音竹才是整個米蘭戰隊的領袖,真正的靈魂。所以。這兩頭金屬龍在騰空而起的瞬間。就選定了他為攻擊目標。

空中風龍看到了那雙血色眼眸。靈魂氣息暴動令這頭風龍的身體開始顫慄了。雙翼拍動,此時它竟然沒有一絲戰意留存心中所想就是趕快脫離戰場,永遠離開這裡,離開那些有著血紅眼眸魔鬼。

「誰也走不了,誰也別想走,你們都要死,都要為你們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一邊說著。盤膝坐在上叶音竹雙臂同時抬起,如同托天一般直指半空。

金與銀,兩色不同的紋路同時從他雙臂上亮了起來,雨滿了,在他雙手所對著天空中。竟然連烏雲也為之驅散。露出了兩縷陽光直射在他的身上。閃爍著金銀兩色的光球分別出現在他雙手之上。眼看著背後金屬龍即將攻至,那兩個體積並不大卻違背了彩虹等級規則光球瓢然而起。沒有帶出任何魔法氣息,彷彿長了眼睛似的直奔兩頭金屬龍飛去。

轟鳴,劇烈的轟鳴幾乎在第一時間晌起,就在空中風龍張開雙翼,想要在暴雨中逃竄之時。它親眼看著那兩頭身形無比巨大金屬龍竟像是兩顆炮彈一般疾飛而起。在空中化為兩個細小的黑點,大蓬大蓬鮮血從他們龍口中噴吐而出。在空中帶起兩道血紅色拋物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