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七國七龍戰始序曲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51字

光明塔主抬起右手輕輕一揮。剎那間。空氣竟然完全變成了金黃色。將每個人目光阻截。強烈金光帶著一絲奇異感覺覆蓋著二十八名使者身體。在被金色光芒覆蓋阻擋視線一瞬間。叶音竹突然感覺到似乎有一道深切的目光在看著自己。但當他朝那目光處看去時候,周圍己經變成了一片金色海洋。

淡淡光芒閃爍,下一刻。叶音竹己經和他的夥伴們來到了另一個方,或者說是回到了熟悉的方,正是法藍聖城外。他們當初進入飛馬門前,不遠處。死神五百和米蘭帝國那兩千龍騎兵駐紮營中一片平靜。

香鸞此時的心情有些複雜。被黑風凰的全面壓制令她內心中不斷產生出極不舒服感覺。脫離了星光台那種壓抑氣氛,此時她才略微覺得好些,有些求助似看向身邊暗魔系大魔導師月輝,「我們下面該怎麼辦?」

月輝的目光轉到叶音竹和離殺身上。眼中流露著期望光芒,「下面就要看我們戰士的了,神器已經全部出現,排在前四位神器和那件由法藍拿出作為獎賞神器兩位都看到了。在出發之前陛下曾經說過。如果這次你們能夠代表米蘭和銀龍城獲得最後的勝利,那麼。不僅法藍拿出的獎品將會屬於你們,同時,帝國拿出兩件神器也將取出一件送給你們。音竹。離殺公主,帝國和銀龍城未來就拜託你們了。」一邊說著。月輝甚至有些恭敬彎腰向兩人行禮。

香鸞在一旁這才反應過來。七國七龍排位戰如此重要,她也不敢輕慢。趕忙跟隨著月輝一同行禮。當她目光從離殺身上越過落在叶音竹身上時。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絲熱切光芒。

離殺只是冷淡點了點頭。「音竹。你趕快讓你們人準備吧,一個小時時間並不長。」話音一落。她的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米蘭帝國隊伍的營帳之中。叶音竹知道。離殺是利用這最後的時間進行修鍊,使自身保持在最佳狀態。她表面上雖然平靜,但眼底深處凝重卻瞞不過自己。

見離殺走了。香鸞突然道:「月輝爺爺,您先到營帳那邊去吧,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叶音竹說。」

月輝先是曙了一下,深深的看了香鸞一眼,道:「公主殿下,請您快一些。音竹還要安排稍後的戰術,離殺公主說得對,一個小時的時間並不長。」說完這句話,他身體也包裹在一團黑霧之中消失不見。

看著香鸞,音竹有些茫然。因為他也不知道香鸞想和自己說什麼。

香鸞上前幾步,一直走到距離叶音竹面前一尺的方才停了下來。在如此近距離下,她的呼吸幾乎直接落在叶音竹脖子上,淡淡香氣此時帶給叶音竹的卻是幾分緊張。那天河水中親密接觸不可避免的出現在他腦海之中。

「音竹。我知道這幾天對你態度不好,七國七龍排位戰馬上開始了,請你原諒我之前無理。」香鸞很鄭重向叶音竹說道,再一次向他行禮。

「香鸞學姐。你這是幹什麼?」叶音竹嚇了一跳,趕忙抉住香鸞肩膀。

他這一抉可不要緊,香鸞竟然直接投入到他懷抱之中,雙手環住叶音竹腰。俏臉靠在他胸口處。「音竹,我知道你是屬於海洋。那天我真的錯了。你知道么。當我聽到海洋和離殺在岸上說話。我甚至有想死感覺。我覺得自己真很卑鄙。為了自由竟然險些傷害到我和海洋姐妹之情。你放心吧。以後我絕不會帶給你任何困擾,只是將你當成好朋友看待,我們之間發生過的事,還有我對你說過那些話。都請你忘了好么?」

叶音竹獃獃感受著香鸞激動的情緒。「學姐,你這是……」

香鸞鬆開抱住叶音竹雙臂。凄然一笑,道:「沒什麼,我只是想再次感覺一下那不屬於我溫暖,音竹,不論如何一定要活著回來,哪怕這次七國七龍排位戰輸了,為了海洋,你也一定要活著回來。去吧,回到你戰士中去。他們在等著你。」

「哦。」叶音竹答應一聲,帶著有些奇異心緒剛要轉身朝營方向而去。卻又聽到了香鸞聲音。

「音竹。」

「什麼?」叶音竹回過身。

香鸞咬了咬下唇。俏臉飛起兩抹如同朝霞般炫麗緋紅。「我這一生,在感情上恐怕永遠也無法得到幸福了。我是米蘭帝國的公主。如果你這次能夠幫助米蘭獲得最後勝利,我。我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你作為獎勵。」

刺激。極其強烈刺激一瞬間充斥在叶音竹腦海之中,香鸞這樣絕頂美女。對於任何正常男人的殺傷力都是難以想像,叶音竹也是一個正常男人。聽到她這樣許諾全身頓時發熱。但他畢竟達到了天人合一那樣境界。短暫的失神之後,他的神色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學姐,你不用這樣。現在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你千萬不要妄自菲薄。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找到一個最好的歸宿。放心吧。我既然未了就一定會全力以赴,如果我真的帶著勇士們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就請學姐再為我跳一曲霓裳吧。好么?」

說完這句話,叶音竹臉上流露出一個充滿陽光笑容。朝著香鸞點了點頭。眼中神光流轉。邁著自信的步伐,幾步跨出。已經朝著死神五百營而去。

香鸞痴痴的看著叶音竹離去身影,「傻瓜,你以為我香鸞是什麼人?我說過的話絕不會改變。」

當叶音竹回到營時。死神五百已經整裝待發。這幾天等待,死神五百戰士們隨時都處於備戰之中。從月輝大魔導師那裡得到消息後,他們在第一時間集中於營中央。等待著叶音竹到來。

「音竹。」奧利維拉迎了上來。兩人目光相對,雖然奧利維拉沒有再說什麼。但叶音竹也知道,死神五百的戰士們已經準備好了。

「死神五百。聽我號令,原休息。」對於死神五百,已經不需要任何動員的話。即將開始的七國七龍排位戰是生死之戰。想要活著離開戰場。怎麼能不全力以赴?死神五百不需要再增加壓力。他們需要是更加飽滿精神狀態。

隨著葉鴻雁來到叶音竹身邊。還多了一個人。乳白色魔法袍。黑色長髮,白光遮蓋容顏。正是海洋。

「音竹。你回未了。」海洋略微有些激動的說道。

叶音竹主動拉起她的手,「戰鬥馬上就要開始了。海洋,你做好準備了么?」

海洋點了點頭,叶音竹溫暖有力的大手帶給她最安全感覺,不論即將上刀山還是下火海。她都不會畏懼。

叶音竹目光轉向奧利維拉和葉鴻雁,「比賽規則現在還不知道,但這次戰鬥必定艱苦卓絕,我們既然帶著大家來到這裡。就要儘可能的帶著每一個人平安的離開這裡,極北荒原之行已經讓我們擁有了足夠默契。現在我們需要的不是戰術,而是必勝決心,即將開始這場戰鬥中。我們不需要任何活口。」

奧利維拉心中一凜,如果不是和叶音竹有過那次極北荒原之行,他真很難想像這種充滿血腥氣味兒話竟然是從叶音竹口中說出,而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神還依舊是那麼清澈。

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飛馬聖騎士傑拉德準時出現在米蘭帝國營之前,這一次來的只有他一個人。

香鸞和月輝站在旁邊。從現在開始他們已經不再是主角。目送著叶音竹一行人跟隨著飛馬聖騎士傑拉德而去。叶音竹在經過香鸞身邊時候向她和月輝堅定的點了點頭,死神五百戰士。因為海洋原因多出一人留了下來,其餘的都靜靜的跟隨在叶音竹、離殺、奧利維拉和葉鴻雁身後,雖然他們無法像法藍騎士那樣在前行過程中不發出絲毫聲音,但整齊步伐和肅然氣息還是令傑拉德聖騎士有些側目。

出乎叶音竹意料之外的傑拉德聖騎士並沒有再帶領他們進入那占面積巨大的法藍聖城,而是繞城而行。來到了法藍聖城的西側,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其他六國六龍城代表也已經被帶到了此處。

目光所及,叶音竹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在黑風凰帶領下藍迪亞斯戰隊,看到黑風凰靜靜的站在五百名藍迪亞斯戰士最前方。他不禁微微一驚。難道這位藍迪亞斯帝國公主不僅是使團代表,同時也要帶領她的戰士們參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