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章黑匣子中的靈魂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65字

聽了那靈魂的連續追問,叶音竹不禁一愣,是啊!什麼是邪?什麼是正呢?心中苦苦思索,但他卻發現,自己實在拿不出一個有強烈說服力的解釋。..

「讓我來告訴你吧。世間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邪惡和正義。只有勝負之分。勝者為王,獲得了最後的勝利,那他就是正,他就可以制定以自己所作所為是正義的規則。而敗者必然被打上邪惡的烙印。譬如亡靈巫師。你知道當初亡靈巫師最初產生的時候是怎麼回事么?」

叶音竹茫然搖頭。

黑匣子中的靈魂道:「亡靈巫師最初產生並不是為了追求強大,也不是為了害人。而是為了治療。」

「治療?」叶音竹吃驚的看著黑匣子。

「是的,就是治療。當初,創造亡靈魔法的那位前輩,因為至愛之人身死,由暗魔系魔法最接近靈魂的特性開始研究,冰凍了自己的愛人,希望能夠尋找到一種令自己愛人復活的方法。他是個真正的天才,經過五十年的不屑努力,雖然他最後沒能成功的復活自己的愛人,但他卻研究出了曠古絕今的亡靈魔法,成為一代大師。可惜,從亡靈魔法出現於社會開始,因為他外在的恐懼,令無知的人們恐慌,立刻就被打上了邪惡的烙印,後來又有些真正的邪惡之輩利用亡靈魔法作惡,才令亡靈魔法有了今天的壞名聲。我說白巫魂的亡靈魔法是真正的正統魔法,從一點就可以判斷。白巫魂和黑巫魂之間的實力差距在同等級別上並不明顯,但白巫魂卻擁有著一種黑巫魂不可能修鍊成功地特殊魔法,也是白巫魂身份的象徵。..」

說到這裡。黑匣子中的靈魂聲音變得虛弱了幾分,停頓下來。

「是什麼魔法?」叶音竹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黑匣子中的靈魂發出一聲嘆息,「算了。看來我不將一切都告訴你,你是不可能放我出去了。只是這樣以來,就算是我能離開這封印。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復到原本地實力。.9u.net白巫魂作為亡靈巫師最巔峰地存在。等同於神地強者。他的終極魔法既不是毀滅也不是召喚亡靈,而是復活。即使是光明系魔法頂級存在地聖師也無法做到的復活。」

復活這兩個字在叶音竹腦海中瞬間產生出極其強烈的衝擊。赤子琴心地敏銳,令他清晰地感覺到這黑匣子中靈魂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任何欺騙地真實。從他的聲音中。叶音竹聽得出那股深深地悲哀。

黑匣子中地靈魂沒有得到叶音竹精神的相應。繼續說道:「我講個自己地故事給你聽吧。被封印在這裡恐怕又近百年地時間了。能將你引來這裡,我實在太激動了。是啊!像你這樣能夠達到天人合一境界地強者,又怎麼會輕易相信我這樣一個出自黑暗地人呢?等你聽完我地故事。依舊覺得我是在編造謊言地話,那麼你就走吧。我這永生永世的囚禁看來也只能持續下去。故事要從三百年前講起……」

黑匣子中的靈魂剛說道這裡。叶音竹突然打斷了他。「等一下,前輩。我先將你放出來你再告訴我你的故事也不遲。」

「你肯相信我?」黑匣子中地靈魂愕然道。..之前叶音竹在和他的交流中一直非常小心。他沒想到此時叶音竹卻會突然要將他放出來。狂喜地興奮令他激動地聲音都有些顫抖。

「是的。我相信你。因為我相信自己的判斷。一個人地謊話可能是編造地。但不論你地實力有多強。情緒中地波動是有規律的。你並沒有編造什麼謊言來欺騙我。所以。我相信你。前輩。只要將這個黑匣子打開你就能出來了么?」

黑匣子中地靈魂顫聲道:「等等,年輕人。你等一下。謝謝你能夠相信我。真沒想到,居然會在百年後一個初次見面的年輕人肯相信我。即使是我當年的那些同伴也比不上你對我地信任。沒錯,只要你打開黑匣子就能將我放出來。但現在不行,因為你一旦將我放出來。那個孽畜就會立刻發現。雖然你已經進入了天人合一地境界,但我能感覺到你地實力還不足。他完全可以將你毀滅,而我的靈魂被削弱了這麼多年。也不可能和他對抗。所以。我們必須想好一個萬全之策我才能出來。」

「那要怎麼辦?」能夠將這麼強大的亡靈法師封印在這裡。叶音竹毫不不懷疑黑匣子中靈魂所說的那個孽畜實力遠超自己。

黑匣子中的靈魂想了想,道:「當年,我的魂珠被那個孽畜奪走了,雖然我的靈魂可以強大到凝兒不散的地步,但沒有東西依附我根本無法在陽光下存活。你有沒有什麼可以讓我靈魂暫時依附其上的物品。最好是一件神器級別的寶物,等你放我出來之後,我會立刻依附其中,並將我們傳送到法藍城內另一個地方,有了東西依附,我不僅可以在陽光下存活,同時也可以將氣息完全隱藏起來,讓那個孽畜無法找到我。哦,對了,讓我依附的物品一定要不排斥黑暗氣息,像你現在當作橋樑和我交流的這根碧絲可不行,它的生命氣息太濃郁了。」

叶音竹道:「那之前搭在黑匣子上的那柄劍呢?可以么?」

黑匣子中的靈魂道:「剛才時間太短暫,我又只想著讓你把我放出來,沒能仔細探查,你再用它搭上來讓我感受一下。」

邊說著,叶音竹再次將諾克希之劍搭上了黑匣子。這一次他並沒有再受到精神衝擊,黑匣子內的靈魂顯然在刻意收束著自己的能量。

「神聖巨龍獨角鑄造的劍。這劍在沒有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