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人合一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88字

紫很清楚,即使是紫晶比蒙,八級和九級也是一個分水嶺。..wencuige.只有達到九級以後,自己才能真正的走上紫晶比蒙的寬闊大道。格拉西斯獻祭的靈魂之火畢竟是外來的力量,想將它完全吸收轉化,再通過自己的修鍊提升到九級魔獸水準,即使有音竹的琴魔法幫助,恐怕也要三年的時間。所以,紫並沒有著急。他現在最主要的任務,還是幫叶音竹將琴城建設的更好。這不僅是叶音竹的根基,同時也是他將來爭戰極北荒原的大後方。

正在平靜的修鍊,突然,紫只覺得大腦彷彿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似的。並沒有疼痛的感覺,反而是一種傾瀉的噴薄。就像他大腦之中本來有一個氣球,而此時卻突然被扎破了似的。

沒有疼痛的感覺反而令紫有些驚慌,他趕忙調動自己的本源之力,試圖去控制這股噴薄而出的能量。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失敗了,頃刻間,那股噴薄而出,卻並不屬於他本源的能量瞬間席捲全身。眨眼間,紫的身體已經包裹在一層濃濃的紫霧之中。

人形的身體上,厚厚的紫色結晶浮出,紫的雙眼,此時已經變成了兩團耀眼的紫焰。骨骼發出一聲聲令人牙酸的劈啪聲。全身上下每一處地方都開始了急速異變。

漸漸的,紫色結晶的範圍越擴越大,將紫的身體完全包裹在內。形成了一個直徑超過三米的大繭。在這紫色的大繭之中,一團白光有節奏的閃爍著。所有屬於紫晶比蒙地氣息,此時此刻已經完全被封鎖在這個大繭之中。處於驚疑中的紫也在瞬間進入到沉睡狀態。

……

開雙眼,叶音竹第一個感受到的就是遠方的紫。..一絲淡淡的微笑浮現在嘴角處。心中暗道。紫,你也感受到了我的變化么?我想,你應該是進入了一個進化的過程吧。否則我不會覺得你的能量突然變大後和我失去了靈魂聯繫。好兄弟,希望這次進化能夠帶給你更加強大的力量吧。

全身輕飄飄的,並沒有充滿力量地感覺,但此時叶音竹卻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與周圍地一切都是如此親近。哪怕是一株纖細的小草,也彷彿在向自己訴說著什麼。夜晚地荒野雖然寂靜,但此時叶音竹卻彷彿身處於大自然的宴會之中,那種美妙的感覺令他忘記了所有一切。wencuige.

香鸞依舊在河水中,她眼看著叶音竹身上的白光從出現到收斂。他站起來了,啊!他怎麼能朝自己這邊轉身。眼看著。叶音竹已經朝著河流的方向轉了過來。香鸞俏臉羞得通紅,但她很快就發現。叶音竹轉過來並不是看向自己。而是看著遙遠的天際。

香鸞呆住了,她甚至忘記了此時自己赤身**的處境,叶音竹就那麼面對著她地方向站在河邊,但此時此刻,香鸞對他卻有了一種全新地感覺。

相貌依舊是原本的英俊,但就在剛才這短短地時間中,叶音竹的氣質卻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原本地高貴、優雅。在這一刻已經完全消失了。他在笑。那是溫和的微笑。此時此刻,能夠從他身上感受到的只有一股強大無比的親和力。他的身體甚至在發出淡淡的光。無形中,牽引著周圍的一切。香鸞並不知道,剛剛進入天人合一境界的叶音綉。還沒有完全沉浸這境界的感覺,無形中釋放的精神氣息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才能逐漸收入體內。而他這充滿天人合一的吸引力,恰好被香鸞看的一清二楚。

下意識的,香鸞向前走出一步,就像周圍的植物一樣,想要親近那與天地合一的男人。可是,她忘記了自己在水裡。..踏前一步恰好踩到了一塊圓形的大鵝卵石,腳下一滑,頓時跌入河水中,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心神正飄向琴城的叶音竹突然聽到香鸞的驚呼這才回過神來,他第一反應就是香鸞遇到了危險,再加上剛剛進入天人合一境界心神還有些恍惚的情況下,想也不想的就沖了過去。

身體貼著水面急射而出,腳尖在水面上輕點,眨眼的工夫就已經來到了香鸞上方,探手一撈,準確的抓到香鸞在跌入水中掙扎揮動的小手,用力一提已經將她整個人拉出了水面。

時空彷彿定格在這一剎那,月光顯得格外明亮。叶音竹的身體藉助鬥氣的衝力漂浮在水面上,而香鸞的身體也同時被他拉出了水面。香鸞驚呆了,而叶音竹的目光也在此時完全凝固。

金粉色的長髮濕漉漉的搭在肩膀上,獃滯的淡紫色眼眸凝固在自己臉上,傲人的雙峰上兩點粉紅色的稚嫩隨著出水兒輕微的顫抖著,如此近距離的看著她,那灼若芙蓉出綠波的美,那沒有任何遮蔽的嬌軀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一滴滴晶瑩的水珠宛如水晶般從那白玉般的肌膚上滾落,那清涼的嬌軀此時卻在叶音竹平靜的內心中燃起了一團灼熱的火焰,天人合一境界再也無法保持,彷彿從高空墜落一般,不論是鬥氣還是魔法,在這一刻都已經陷入了一片停滯之中。

噗通。鬥氣脫離了心神的控制,帶著那殘存不多的衝力,香鸞重新跌回水中,而叶音竹的身體也在獃滯之中摔了下來。

冰冷的河水瞬間淹沒了二人,溺水之人本能反應就是去抓住身邊所能抓到的東西,香鸞也是如此,當叶音竹在清涼河水的刺激下清醒過來時,卻吃驚的發現香鸞的身體已經如同八爪魚一般緊緊的纏在了自己身上。

上一次,在香鸞的宿舍中,至少還是隔著衣服的。可此時她不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