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人合一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56字

叶音竹是目前西爾維奧大帝最想拉攏的青年才俊。..9u.net妮娜,也就是香鸞的姑姑,曾經找她懇談過一次。問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香鸞對叶音繡的感覺。當時香鸞並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姑姑會這麼問。但當那次談話之後,妮娜卻告訴她,在她這一生之中,很難再遇到像叶音竹這樣出色的人物了。為了帝國,也為了她自己,如果她能夠令叶音竹傾心的話,那將是她也是整個米蘭帝國最大的幸福。

別人或許只知道米蘭帝國還有妮娜這麼一位長公主,但卻只有皇家直系血脈的少數幾人才真正清楚妮娜在帝國中的地位,她的任何一句話,都能夠真正影響到西爾維奧大帝的決策。有了她的鼓勵,再加上香鸞自己的仔細思考,她才會決定這次代表帝國,領隊參加七國七龍排位戰。也才會在先前向叶音竹說出那些話。唯一令香鸞感覺到有些愧疚的,就是海洋了。那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啊!香鸞很想找海洋談談,但她卻實在沒有那個勇氣。

月光照在香鸞那白皙水潤的肌膚上,散發著聖潔的光芒,輕輕的洗滌著自己身上的疲倦,思緒逐漸收回。心中暗暗驚訝,叶音竹的琴曲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么?沒有任何魔法力的注入竟然也能影響到自己的心態。看著那端坐在那裡的高大背影,香鸞銀牙緊咬,暗自下定了決心。她就算不相信自己的感覺,也絕不會懷疑親姑姑的判斷。至少,在之前的幾十年里,姑姑地判斷從沒有錯過。

一曲《綠水》悄然結束。叶音竹的心也已經完全平靜下來,此時他心中已經不再有**。平靜下來的心令他的感官大幅度提升。雙眼微閉,感受著身邊大自然的氣息,一種寫意的感覺令他全身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香鸞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模糊了,原本那高大的背影似乎消失了似的,眼前只有一片漆黑地樹林。但當她定睛看時,叶音竹卻依舊坐在這裡。這是幻覺么?

如果此時秦殤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因為叶音竹此時地狀態大為驚訝,因為那正是琴藝至境天人合一。

在身心完全放鬆下來,感受著大自然的氣息時。靜修琴藝十餘年地叶音綉,終於在這寂靜無聲之間達到了夢寐以求的境界。天人合一。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不再是單純的吸收天地靈氣和魔法元素。而是化身成為它們之中的一員。二者之間的境界差距是無比巨大的。

叶音竹此時的心很靜,靜到能夠感覺到自己地精神力在全身流淌,是地,精神力竟然也像鬥氣似的流淌著,散發著,散發到身體地每一個角落之中。神源魔法袍不斷傳來的純凈無元素與這散發全身的精神力彼此相合,形成一個特殊地循環。隱約之間。叶音竹看到了自己大腦中的一切。原本平靜的精神之海。此時此刻卻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溫和的漩渦。沒有給他帶來一絲痛苦。卻就那麼形成了。

一道淡淡的白光從叶音竹眉心處透出,在黑夜之中格外明顯。伴隨著白光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紫色的符號。那是屬於銀龍的氣息。緊接著,這一點白光逐漸放大,空氣中所有的魔法元素都像海納百川一般,朝著那一點白光歸攏而去。

旋轉,升騰,叶音竹在精神之海中看到的巨大漩渦頃刻間席捲了他的身體。..

龍崎努斯大陸的魔法修鍊,是循序漸進的。但叶音竹修鍊的僅僅是龍崎努斯大陸上的魔法么?不,他修鍊的,是當初東龍帝國,那無數年沉澱的文化精粹,四藝之首的琴。

東龍帝國的琴魔法,與此時龍崎努斯大陸通行的神音系魔法。區別不僅僅在彩虹等級的象徵上。還有一個最大的區別,那就是境界。

神音系魔法和其他系魔法並沒有什麼不同。只要你的法力達到一定程度,自然就能提升到下一個境界。兒對於神音系魔法師來說,樂曲就像精神系魔法的咒語一樣,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東龍八宗琴宗的琴魔法卻不同。

琴魔法不僅是要講求魔法力的提升,同時,更重要的是它講求一個境界。琴曲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精神。琴曲的熟練很容易,只要略有天賦,肯下苦功,通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彈奏,織染就能掌握。但是,修琴真正的難點在境界上。就算你的琴曲中蘊含的魔法力再強,用的琴再好,只要你的境界沒有達到相應的層次,那麼,你永遠也不可能成為一名強大的琴魔法師。就像叶音竹在演奏琴曲的時候,只需要進行到三分之一,就能發揮出琴曲的威力,而米蘭魔武學院中的神音系學員們卻至少要演奏到二分之一才行。這不是法力上的差距,而是境界上的。叶音綉所說的情緒融入,就是琴魔法境界的基礎.

赤子琴心的修鍊,叶音竹天生對於琴曲的感應力,令他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完成了琴魔法境界的基礎部分,而且這個基礎打造的無比牢固。那就是舍琴之外再無他物。這才是情緒融入琴曲真正的奧秘。經過一年多時間的磨礪,經過了那麼多事,就在此時此刻,沒有任何可以為之的情況下,他的境界竟然再次提升,從舍琴之外再無他物,提升到了天人合一。這樣的境界,即使是秦殤也沒能達到啊!境界的提升,已經不是刻苦修鍊就能完成的,機會、運氣、努力,一樣都不能少。就那麼自然而然的,叶音竹已經完成了境界的升華。雖然這並不會對他的琴魔法力產生直接的提升效果,但卻已經為他未來的修鍊敞開了一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