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六章前往法藍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01字

絕美無暇的嬌顏,修長的身姿。跨下是一隻純白色的獨角獸,和當初叶音竹曾經見過的安雅那隻相差無幾,只是體型上要小了一些而已。此女給人的感覺完全是華貴聖潔的,和身邊蒼老的大魔導師月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香鸞學姐?叶音竹心中暗暗失聲,但比以前成熟了許多的他表面上並沒有流露出來。

沒錯,和月輝同行的美女正是帝國公主,西爾維奧大帝唯一的女兒香鸞。

西爾維奧眼中滿含感情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嘆息一聲,道:帝國皇家血脈凋零,到了我的下一代,只有一子一女。七國七龍排位戰,必須要由各國皇室中人帶領。這一次,就由我唯一的女兒香鸞,代表帝國,作為戰士們的領隊。傳諭帝國全境,封香鸞公主為米蘭聖女,封奧利維拉為帝國銀星龍騎將,子爵封號。香鸞只作為帝國領隊,一切參賽戰士由奧利維拉統帥,涉及戰鬥的一切問題,奧利維拉可自行做主。

西爾維奧的命令頓時令周圍百官以及遠處的平民傳來一片讚歎之聲。誰都知道,西爾維奧大帝最疼愛的就是自己的一子一女,作為皇儲,費斯切拉顯然是不能前往法藍犯險的。西爾維奧大帝肯讓自己唯一的女兒作為此次七國七龍排位戰的領隊,不但是對這次挑戰的重視,同時也是告訴所有人,皇家也將身處這危險之中,絕不會只讓戰士們為了比賽而拼搏。同時,他對奧利維拉的封號和肯定,也告訴臣民。公主只是作為領隊,絕不會去影響戰場。這種胸襟。怎能不令人佩服?

奧利維拉快速上前幾步。單膝跪倒在地。以最崇高的騎士禮向西爾維奧躬身行禮,謝陛下封賞。我,奧利維拉?紫羅蘭,以紫羅蘭家族的榮耀,以自身地生命和靈魂起誓。此次七國七龍排位戰如不能得勝歸來,情願戰死沙場。

起來吧。我的勇士。答應我,保護好公主。和她一起平安歸來。我相信你有這樣地能力。同時。我也希望看到,紫羅蘭家族地光芒能夠在你地身上再次閃耀。

是,陛下。奧利維拉這才起身。他的身體已經因為激動而有些顫抖。今年他才二十幾歲。能夠在這樣的年紀獲得銀星龍騎將和帝國子爵的封號。已經超越了家族前人。成為了帝國年輕一代中的翹楚。

西爾維奧一揮手。與他一同出城的四千名龍騎兵分出一千埃里克敏龍騎兵和一千名馬奇諾鐵龍騎兵,跟隨著香鸞公主和大魔導師月輝。與叶音綉他們這五百人匯合在一起。

香鸞從一出現。目光就落在叶音竹身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似乎在說,你不帶我同行我也同樣有辦法。而在香鸞身後,正跟隨著坐在角馬上的海洋。

看著一臉微笑地香鸞。叶音竹實在有些無奈,帶著這位公主,對於自己此行七國七龍排位戰可以說沒有任何好處,反而多了一個要保護地人。

西爾維奧帶著自己的帝王儀仗。足足將叶音竹他們這兩千餘人送出了十里之外才返回米蘭城。叶音竹他們,也終於踏上了前往法藍進行七國七龍排位戰的征程。

相對於叶音竹。離殺顯然更喜歡海洋一些。在經過了面對西爾維奧大帝儀仗後,離殺第一時間將叶音竹從自己背上扔了下去。帶著海洋高飛而起。雖然海洋也不願意和叶音竹分開,但她作為魔法師地身體顯然無法應付地面急行地操勞。如果她那兩隻雪龍豹寶寶長大一些地話,或許還可以。

當銀龍離殺帶著海洋騰空地剎那。整個米蘭城外,已經是一片米蘭必勝的歡呼之聲。

奧利維拉負責指揮所有軍隊。葉鴻雁負責指揮死神五百,而叶音竹也只能騎著原本海洋那匹角馬。跟隨在香鸞公主和月輝大魔導師身邊。

香鸞俏臉上流露著幾分得意,看都不看叶音竹一眼,在周圍護衛們地簇擁下與月輝大魔導師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趕路的速度因為有馬奇諾鐵龍地原因並不快。

香鸞不理會自己,叶音竹索性落得清閑,體會著神源魔法袍的妙用,坐在角馬背上默默的修鍊著。

一天地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夜幕降臨,奧利維拉命令全員休息。

為了儘快趕到法藍,他們不得不露宿在野外。

吃過晚飯,叶音竹剛要開始修鍊,卻感覺到外面一陣法力波動。銀龍對魔法元素的敏感告訴了他來地是誰。

我可以進來么?蒼老的聲音響起。

當然可以。

帳篷簾撩起,月輝大魔導師從外面走了進來。

您好,月輝前輩。叶音竹主動問好。

今天月輝的神色顯得慈和了許多,白天有公主在,說話不太方便。我是來向你道歉地。月冥已經回來了,或許真的是我錯了。這次極北荒原之行後,她變得比以前快樂了許多。她和冥雪之間的事還多虧了你地幫助。那天我實在魯莽,還請見諒。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只要您不怪我就好。

月輝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道:你是一個出色的年輕人,我和你的老師弗格森院長是老朋友了。七國七龍排位戰驚險萬分,每一次地賽制都不一樣,小心保住自己,公主那裡你不用擔心,只要我還沒死,就沒有人能傷害到公主分毫。

叶音竹。正在兩人說話間,帳外突然傳來一聲呼喚。正是香鸞公主的聲音。

叶音竹愣了一下,看向月輝,月輝眼中也流露出一絲疑惑,顯然是不明白為什麼這麼晚了香鸞還會來找他。向叶音竹比了一個手勢,一層紫黑色的霧氣從他腳下蔓延,當霧氣覆蓋全身時,這位暗魔系大魔導師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叶音竹從帳篷中走出,正好看到由宮裝換回普通長裙的香鸞。他不得不承認,香鸞不論是衣著華麗還是樸素,都是那麼的美。她的高貴和絕色完全是天生的。

公主殿下,有什麼吩咐么?叶音竹向香鸞行禮。

香鸞沒好氣的道:當然是有吩咐。你跟我來。一邊說著,她轉身就向一個方向走去。

叶音竹無奈,只得跟了上去。

香鸞一直向前走,很快就出了軍營駐紮的範圍,因為有叶音竹跟隨著,也沒人過問什麼。

公主殿下,雖然這裡是米蘭境內,但您身份尊貴,我們還是不要走的太遠比較好。眼看香鸞走出軍營後依舊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叶音綉忍不住提醒她道。沸————騰——————文學會員手打

香鸞哼了一聲,一邊向前走,一邊沒好氣的道:我就要出軍營,你管得著么?你既然是米蘭帝國的臣子,就要聽從我的命令。

叶音竹眉頭一皺,腳步頓時停了下來,香鸞,你不要忘了,現在我代表的不是米蘭,而是銀龍城。這次前往法藍,將陷入七國爭鬥之中,是何等危險,你又何苦非要跟來呢?

香鸞也停住腳步,卻依舊背對著叶音竹,我就是要跟來。為什麼你和海洋就可以到處去,而我卻只能像是被關在籠子中的金絲雀,始終無法離開米蘭城。我討厭這種感覺,討厭,討厭,討厭……說道最後三個討厭的時候,她的聲音中已經多了幾分哽咽。

叶音竹暗嘆一聲,緩步上前走到了香鸞背後,學姐,你別這樣。生在帝王家既是幸運又是不幸的。得到一些,必然要有所失去。雖然你少了自由,但卻有著更加尊貴的身份。我們回去吧。不要讓大家擔心,好么?

香鸞猛的轉過身,叶音竹因為正好站在她背後頓時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這才沒有和香鸞碰上。此時,兩人面對面而立,相隔不足一尺,香鸞身上那清新的香氣頓時撲面而來,絕美的嬌顏在月色掩映之下是如此動人。

淡淡的水霧在美眸中瀰漫,令她看上去更加惹人憐惜,音竹,你知道么?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到寧願成為一個普通人。擁有一副普通女孩兒的容顏。

叶音竹愣了一下,他實在無法理解香鸞的想法。香鸞學姐,你的身份和容貌,無不被女人羨慕,為什麼你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