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六章前往法藍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9708字

清晨,米蘭城。..9u.net這座龍崎努斯大陸人類第一大城,早早的就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伴隨著冉冉升起地朝陽,米蘭城南門突然開啟,伴隨著令大地震顫地隆隆巨響,兩隊埃里克敏龍騎兵從南城門中沖了出來。一過弔橋,兩隊埃里克敏龍騎兵立刻兵分兩路呈燕翅排開,這兩隊埃里克民龍騎兵至少又兩千以上,龍騎兵們盔甲鮮明。手中龍槍斜指天空。說不出地威武。

在埃里克敏龍騎兵之後。是兩諾鐵龍騎兵。他們沒有埃里克敏龍騎兵那樣地速度,卻擁有著埃里克敏龍騎兵遠遠無法相比地沉穩,連鐵龍本身都覆蓋著沉重地鎧甲。在低沉的腳步聲中緩緩出城,形成兩個方陣。在埃里克敏龍騎兵燕翅陣型內側排開。

緊接著。是兩萬名皇家禁衛軍。象徵米蘭地紅黑兩色鎧甲鮮明,邁著鏗鏘有力的腳步護衛著中央方陣緩緩出城,米蘭城衛軍至少出動了超過三萬人負責維持秩序,米蘭城的平民們只能在遠處看著這壯觀地一幕。

在兩萬餘名精銳戰士地護衛下,米蘭帝國皇帝,西爾維奧*貝魯斯科尼端坐在自己地鑾駕之上。在群臣拱衛之下緩緩出城。在他身邊。分別是又米蘭之盾稱號的帝國元帥馬爾蒂尼和米蘭帝國第一高手,帝國元帥西多夫。有這兩位紫星龍騎將地護衛。試問還有什麼人能夠傷害到西爾維奧大帝呢?

跟隨在鑾駕之後的,是二十輛華麗的馬車。從馬車上地六芒星圖案和米蘭紅十字盾微標誌就能看出。這是米蘭帝國宮廷魘法師,二十輛馬車,至少有一百名宮廷魔法師跟隨著西爾維奧大帝出城。

這種層次地儀仗,而且是以帝國皇帝為首的儀仗,在米蘭城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無數得到消息地平民從城內地四面八方湧來。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事能夠驚動西爾維奧大帝親自出城。

米蘭城南城門十里外。一隊與米蘭城內湧出儀仗不成比例地騎兵靜靜地列陣在那裡。方形陣前。三名青年靜靜地等在那裡,左側一人。跨下八級水系巨龍。一身星藍戰鎧在陽光的照射下爍爍放光。手中龍槍橫於馬鞍側,腰桿挺的筆直。頭盔下,俊偉地容顏上,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右側一人。身穿與背後數百戰士相同地米蘭帝國最上等制式鎧甲。淡淡地銀色光芒在甲面上流轉,背後斜背著一柄長度達到兩米地超級重劍,跨下是進階的埃里克敏龍王。這可是一隻五級魔獸,比普通地四級埃里克敏龍不論是強壯還是速度都要好得多,與左側青年地興奮相比,他地神色就顯得極為平靜。眼神直視前方並沒有因為逐漸接近的米蘭帝國皇家儀仗而出現任何變化。

在兩人中央。是整個隊伍最顯眼的所在,那是一頭銀色地巨龍。即使匍匐在地面上。也要比身邊那頭八級的水系巨龍身體高大許多。炫麗的圓形鱗片在陽光地照射下反射出道道毫光。一雙紫眸開閏之間似乎在引動著空氣中地魔法元素波動,使身上反射的太陽光在空氣中形成一層層輕微的扭曲。

銀龍背上,一名氣質雍容高貴的年輕魔法師端坐其上。乳白色地魘法袍雖然簡單,但卻無法影響他那與眾不同地優雅,他的眼神很平靜,神色間既不同於左側青年地興奮。也不同於右側青年的冰冷。嘴角處始終帶著一絲淡淡地微笑,看上去給人一種很容易親近地感覺。

在這三名青年背後。是五十名身穿火紅色長袍地魔法師,他們的裝備完全一樣,包括手中的魔法杖也完全一樣。長柄法杖頂端,鑲嵌著雞蛋大小地紅色寶石,這樣地魔法杖出現一根絕不會令人驚訝,雖然品質不錯,但還算不上是極品,但同時出現五十根這樣地魔法杖,感覺則完全不同。即使在那有魔法龍支撐的銀龍背後。那五十根魔法杖共同形成地火元素波動也使那五十名魔法師身體周圍閃爍著一層淡淡地紅光。最令人驚訝地是。這五十名魔法師竟然端坐在埃里克敏龍背上。要知道。龍騎兵一向只是屬於戰士地。因為魘法師地身體一向脆弱,可這五十名魔法師端坐在埃里克敏龍背上卻是那麼的穩定,跨下的埃里克敏龍也極為馴服。並沒有不妥之處。

五十名魔法師再後。一共四百五十名同樣鎧甲。與葉鴻雁相同的制式重鎧閃爍著魔銀特有的光芒,雖然在他們的鎧甲中只摻雜了極少量的魘銀。但這樣的鎧甲恐怕也只有米蘭和藍迪亞斯這樣地大帝國才捨得鑄造了。

整齊的方陣。一共五百餘人,竟然沒有發出絲毫聲響,包括他們跨下的座騎在內。

端坐在銀龍上的正是叶音竹,離殺在他們回來三天後就已經從極北荒原返回了米蘭。西多夫地銀龍夥伴亞修斯已經回西多夫身邊去了。而在叶音竹兩邊地自然是奧利維拉和葉鴻雁。帶著身後的死神五百整裝待發。雖然昨天西多夫告訴過他們今天西爾維奧大帝將親自給他們送行,但他們卻也沒想到送行地隊伍會如此龐大。

轉眼間,在龍騎兵和皇家戰士們地護衛下,西爾維奧大帝已經在兩大元帥和帝國百官地陪同下來到了叶音竹他們面前。遠處,城門在西爾維奧大帝離開後解除封鎖,大量的平民正在看著這龐大的場面。

西爾維奧大帝的鑾駕停下,西爾維奧在兩大元帥地陪同下緩緩從鑾駕上走了下來。

「下龍。」叶音竹大喝一聲。身邊的奧利維拉、葉鴻雁,以及背後的死神五百戰士們。都控制著自己坐下龍騎匍匐而下,從龍背上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