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五章月冥回歸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79字

正說話間,兩道虛影閃過,冰窟內已經多了兩道虛無的身影,這裡是冥輝夫妻的居住之所,女兒重新回到身邊,他們可不像以前那麼不小心了,在冰窟內早已經以幽冥雪魄的方式進行封印,一旦有生人氣息出現,他們都會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趕回來。...9u.net叶音竹雖然剛剛傳送而來,但冥輝夫妻本就在不遠處,所以立刻就回到冰窟之中。

「兩位前輩好。」叶音竹客氣的道。

「不敢,見過琴帝大人。」冥輝夫妻有些惶恐的向叶音竹行禮。上次叶音竹和紫進入冰圈之中的事他們可是清楚的很。雖然他們還不知道叶音綉等人已經降服了戰爭巨獸格拉西斯,但能夠進入冰圈並且全身而退已經足以證明他們超強的實力。尤其是當初冰圈內曾經出現過無比龐大的能量波動,超神器枯木龍吟琴幻化出的七禁咒混合氣息幾乎令冰森內所有魔獸都為之恐慌,幸好當初持續的時間並不是很長。

叶音竹轉身面向冥輝,背著月冥向兩位幽冥雪魄使了個眼色,他並不想讓月冥過多的知道關於自己的事。

冥輝夫妻何等精明,冥輝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轉移話題道:「您是來接月冥姑娘回去的吧。這段時間月冥姑娘在我們這裡修鍊提升速度極快,我和雪兒她媽已經想的很清楚了。只有更快的成長起來,才能讓她自己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我們現在成了這冰森之中的八大魔獸之一,隨時都有可能接受來自魔獸的挑戰,最怕地就是無法顧及女兒。所以,我們決定讓雪兒恢復和月冥小姐之間地契約關係。只不過讓雪兒依舊留在這裡。月冥小姐需要她地時候。..再將她召喚到身邊。這樣。既成全了她們地姐妹之情今後可以彼此幫助。同時,也可以讓雪兒留在冰窟之中陪伴我們。」

這確實是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叶音竹眼含深意地看了冥輝一眼,他知道,冥輝夫妻之所以如此決定。還和當初自己離開之前告訴他月冥乃是米蘭帝國魔法師公會會長月輝孫女的事。月輝在米蘭帝國之中地位顯赫,又是黑暗系大魔導師。有了這層關係。wencuige.不論對於他們夫妻還是對於冥雪的未來都會多了一層保證。

「那真是太好了,真要恭喜你們。月冥地爺爺還等著她回去,我不能留太久。我們現在就走。」

冥輝點頭答應,月冥懷中的冥雪卻更加不舍了。月冥正在低聲安慰著她。

叶音竹突然想起了什麼,「冥輝前輩。我想問問您,在冰森或者是整個極北荒原之中。有沒有什麼一種以速度和耐力見長地高級魔獸。同時還要數量眾多有一定地攻擊力。」

冥輝愣了一下。如果說以速度和耐力見長,這樣的魔獸有不少。但數量眾多卻麻煩了。高級魔獸。至少要七級以上。屬於智慧型魔獸的範疇。在這個範疇內單一族群還少有數量眾多一說。能夠三、五成群已經很不容易了。因為智慧型魔獸都是很高傲地。即使是同族他們也不願意聚集在一起,而且。高級魔獸之間的戰爭每有發生。只有實力最強者才能生存下來。單一族群還能達到數量眾多的可能性並不大。因為一旦出現一個由智慧型魔獸組成地團結族群。立刻就會受到其他高級魔獸的聯合圍攻,這是魔獸界地法則。..誰也不願意出現一股強大地勢力將魔獸界統一。

冥輝夫妻陷入思考片刻後,冥輝搖了搖頭,道:「琴帝大人。在我們魔獸界恐怕並沒有這樣一族高級魔獸。中級魔獸中倒是有不少。」

叶音竹眉頭微皺,「中級魔獸我也知道,但那並不是我地目標。真的就沒有了么?你們再仔細想想。」

冥月眼中突然一亮。「好像有一種魔獸能夠符合琴帝大人地要求。而且就在我們冰森之中。」

冥輝驚訝地看著妻子,突然恍然道:「你是說在東北方向地龍狼?」

叶音竹疑惑地道:「龍狼?也是一種魔獸么?怎麼我以前從沒有聽說過。」

冥輝道:「或許也只有龍狼能夠符合您地要求了。只不過。龍狼這種魔獸是一種被遺棄的魔獸種族。它們雖然是一個族群。但卻很難離開這冰森範圍之內。」

聽了冥輝地話叶音竹不禁大感興趣。「冥輝前輩,您仔細說說,這龍狼究竟是怎麼回事。」沸=======騰======文====學會員手打

冥輝道:「龍狼是一種兼有龍與狼兩種特性地特殊魔獸。沒有人知道這個種族是從何而來的,但從他們誕生的那一天開始,就被魔獸世界所遺棄,沒有任何魔獸願意與它們有所交集。因為,他們身上龍族地血脈就註定了他們的悲哀。龍族從不承認自己也是魔獸中的一種,他們的強勢和高傲註定了鄙視所有其他魔獸種族,在大陸上,有不少亞龍種族,也就是你們人類所說的馴龍。這些馴龍都或多或少的繼承了一部份龍族的力量。只不過馴龍卻很少又能夠達到高級魔獸級別的。龍狼就是這最少級別中的一種。一般的馴龍,名稱都是以龍為後綴,它們無不希望藉助龍的高貴來提升自己的地位,而龍狼卻恰恰相反,達到了高級魔獸的它們,擁有了智慧後,從不承認自己是龍族中的一員,而認為自己是狼。正是因為如此,他們被龍族看作是背叛者,曾經大舉發動對它們進行毀滅性的圍剿。但龍狼的數量雖然不多,可彼此之間卻極為團結,在龍族的圍追堵截之中,終於逃到了這片冰森之中。冰森,也是龍族唯一不敢放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