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四章魔法袍神源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58字

有了這件神源,叶音竹今後修鍊就不需要去考慮外界魔法元素的影響,而且還可以通過吸收其中的氣息更快的提升自身實力。..

妮娜輕輕搖了搖手,「不要問了,這些都是我和他之間的事。不論我們兩個之間如何,你都是我們的孫子。你也不用讓他來見我。如果他真的願意來找我的話,他自然會來的。否則勉強又有什麼意義。」

「奶奶,您和秦爺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叶音竹忍不住問道。

妮娜嘆息一聲,「如果我們之間僅僅是誤會那麼簡單的話,你以為以我們的聰明會無法冰釋么?孩子,去吧,還有那些戰士等著你。我會請弗格森院長暫時封鎖咱們神音系宿舍一定範圍。不過,你們只能在學院中逗留一天。你要記住,不可在任何人面前脫下神源,你穿著它,外人就無法感受到神源的奧秘,只會把它當成一件最普通的魔法袍,可一旦讓人發現內層的情況,覬覦者必定會給你帶來巨大的麻煩。」

正如妮娜所說的那樣,叶音竹和死神戰士們只在學院內逗留了一天,當眾人的身體都恢復了一些,海洋也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他們就在弗格森院長的安排下悄悄離開了米蘭魔武學院。

西多夫沒有來,而是在死神三百的軍營等待著他們的到來。當叶音綉將須彌神戒中的兩千餘只獅人耳朵呈現在他面前的時候,西多夫並沒有說出任何讚揚的話。而是直接下達了一個似乎不近人情的命令。..命所有戰士,包括奧利維拉和葉鴻雁在內,在清理身體治療傷勢之後。立刻在營地之中緊閉,而這個緊閉地時間是十天。

「聽說,你是通過傳送法陣帶他們回來的。」看著臉色蒼白的叶音綉,西多夫淡淡的說道。此時在這座能看到軍營的山包上只有他和叶音綉兩個人。

叶音竹點了點頭,「在那種情況下,想要保住所有人,我只能那麼做。」

西多夫道:「你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你們完成了任務,我卻讓他們全部緊閉?」

「您自然又您的道理,在練兵上。我又怎麼比的上您呢?」

西多夫冷聲道:「音竹,你要記住。作為一名統帥,如果想要完美的駕馭自己的屬下。首先你就要做到,永遠不要讓屬下知道你內心真實的想法。我讓他們緊閉,一是為了讓他們休息,恢復自身實力。其二,是讓他們更好地消化在這次任務中得到的和失去地東西。讓他們明白什麼才是生存真正的意義。經過這一次,雖然無法令那二百人真正成為像死神三百那樣地戰士,但以他們更好一些的天賦。至少能夠與死神三百配合。音竹。你發現沒有,在我挑選出的那二百人中。除了奧利維拉主動請纓以外,從米蘭魔武學院出身的人很少。」

叶音竹愣了一下,「西多夫爺爺。您的意思是……」

西多夫道:「我挑選出的這二百人,大多是出身於軍人世家,本身在米蘭帝國沒有任何根基,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孤兒。..軍人後代,還要是孤兒,又有著不錯地天賦。這二百人地挑選並不比培養死神三百容易。為了讓他們能夠更好的發揮自己地天賦,所以我才沒有過早對他們進行死神三百那樣的訓練。你沒讓我失望,這次的任務,與其說是對他們地考驗,到不如說是我對你的考驗,死神三百變五百,才是我真正想看到的。記住我的話,七國七龍戰,對於我們東龍八宗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勝負無所謂,但你每多帶一個人活著回來,你未來能夠掌握的力量就會增強一分。我老了,我看好你成為我的繼承人,在東龍八宗年青一代之中,你是目前看來最適合的人選。不論不久之後發生什麼事,你記住,帶著海洋和死神五百回琴城去,保護好海洋和你自己。你們是我們東龍八宗最後的希望。十天後我會再來。」

紫光閃過,西多夫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叶音竹站在原地,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西多夫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死神五百他給了自己可以理解為是為了東龍八宗的未來和保護海洋,但從他話語中的意思來看,似乎不久的未來要發生什麼事似的。究竟會發生什麼呢?為什麼從西多夫眼中自己看到的是一往無前的堅定?

突然,叶音竹的眼神變成了駭然,聯想到昨天妮娜對他說的話,他似乎明白了一些。法藍即將封閉,大陸八國之間的戰爭隨時又可能發生,亂世即將展現,馬良曾經說過,東龍八宗最希望的就是出現亂世。那將是崛起的機會。難道東龍八宗也已經得到了消息,想要利用法藍封閉,龍崎努斯大陸大亂的機會趁勢而起么?

想到這裡,叶音竹心中頓時一片冰涼,對於未來只有茫然。從小修鍊赤子琴心,對於東龍八宗的情況只是從父親口中有些最簡單的了解而已。東龍八宗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具體情況如何更是一無所知。如果趁亂行動,會發生什麼事現在還很難預料。或許大陸八國對於東龍八宗沒什麼概念,可法藍封閉之後,真的就是完全的封閉么?爺爺是東龍八宗竹宗宗主,一旦東龍八宗發生什麼,自己一家將責無旁貸。秦爺爺更是魔法四宗最強一宗之首,這混亂的局面實在難以想像。對於東龍八宗的目的和未來,他並沒有多想過,但叶音竹卻絕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出現什麼問題。想到這裡,他不禁大為頭疼起來。一時間,真想趕回碧空海去,向自己的爺爺問個清楚。

站在山頭上,叶音竹呆立良久,心中複雜的思緒卻怎麼也無法理清。正在他思索著的時候,精神之海突然波動了一下,那是成為外籍銀龍以後賦予他敏銳的元素感覺。一絲厭惡的情緒出現在靈魂深處,下意識的一個轉身,體內剩餘不多的竹鬥氣已經凝聚到右手處隨時準備應變。

那是一名魔法師,皮膚乾癟褶皺沒有一絲光澤,滿頭白髮帶著一層死灰色,但深陷的眼窩中卻有著一雙深沉內斂的眼眸,雖然眼珠是灰色的,但隱約中流露的深邃卻令人膽寒。瘦長的身上罩著一件黑色魔法袍,與他那一頭白髮形成鮮明對比。從哪個角度看,他那搖搖欲墜的身體都像是能被風隨便吹倒似的,但從這名魔法師身上,叶音竹卻感到了一種壓迫式的恐懼,那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你是誰?」叶音竹不動聲色的問道。但他已經做好了召喚紫的準備,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顯然是不可能和眼前這名深不可測的魔法師對抗。

「你是叶音竹吧。找到你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久沒有看到過像你這樣出色的年輕人了,能夠感覺到我的存在,不愧是外籍銀龍。」蒼老的魔法師聲音有些沙啞,從他那滿布褶皺的臉上很難看出現在的表情。一邊說著,他已經走到了距離叶音竹不足二十米的位置,他走的很慢,但卻沒有一絲聲息。

叶音竹淡然道:「我們似乎不認識吧。」

老魔法師道:「是的,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的名字叫月輝。」

月輝?聽到這個名字,叶音竹眼神頓時波動了一下。心中想到了一串頭銜,月輝家族族長,米蘭帝國魔法師公會會長,魔法實力凌駕於自己的老師弗格森和紫羅蘭家族族長馬爾蒂尼之弟馬特拉奇之上的紫級六階大魔導師,魔法界的頂級大師。同時,他也是月冥的爺爺。

知道了月輝的身份,叶音竹反而放鬆了一些,「原來是您。您好,尊敬的大魔導師。」

月輝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我不好。很不好。一個失去孫女消息數月的爺爺怎麼會好呢?我經過無數的調查,才查到與我孫女同時消失的人中有你。而你回來了,我的孫女卻依舊沒有消息。在我想找你的時候,你卻又消失了。你是否應該告訴我些什麼呢?和你們一起消失的還有四個人,但在你們這幾個人中,我只聽到我那孫女提起過你的名字。」

月輝是為了月冥才找上自己,叶音竹心中猶豫了一下後,道:「是的,月冥是和我一起離開的。她沒有告訴您要去什麼地方,應該是怕您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