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二章身穿滅神弩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9365字

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暗,空中厚厚的雲朵使大地散發著陰沉的壓抑。..但空氣卻非常涼爽。這是極北荒原特有的涼爽。空氣中的味道帶著淡淡的獸人族腥氣。

「音竹,你和鴻雁走吧。只要你們還在,將來就能重新組成一個新的死神五百。請兩位銀龍幫助,你們和海洋一起走。「奧利維拉毅然說道。

「那你呢?「叶音竹平靜的看著奧利維拉。

奧利維拉很自然的一笑,「我當然要留下,紫羅蘭家族的光輝怎麼能因為我而有所污染。我將帶領戰士們進行最後的衝鋒,不是還差五百獅人耳朵么。我相信,在我死之前,一定能夠將任務完成。不論最後結局如何,這一次,能和你們兩個一起進入極北荒原,一起戰鬥這半個多月的時間,似乎我這一生最美好的戰鬥歷程。音竹,在你的神音光環籠罩下戰鬥,真的很爽。坦白說,在年青一代中,以前我從來沒佩服過什麼人,但現在,我卻很佩服你,也佩服鴻雁。就算我的靈魂消散,在我心中,你們也是我最好的兄弟。「

共同經歷生死,共同面對強大的獸人族,已經將這三個年輕人的心完全聯繫在一起。即使是葉鴻雁,嘴上雖然不說,但他看著叶音竹和奧利維拉時候的目光也與最初時產生了極大的變化。不論是奧利維拉的勇力還是叶音竹的神音琴曲,有怎麼不令他欽佩呢?

「死神三百,就算投入死神的懷抱又能如何?「這就是葉鴻雁的回答。彷彿他的生命就是屬於戰鬥地,屬於死神的。回歸死神的懷抱,就是他一生終結最好的歸宿。

奧利維拉知道。自己不可能勸服的了葉鴻雁。只得無奈的搖搖頭,目光轉向叶音竹。

叶音竹笑了,快樂而優雅的笑了,「這段時間,這場真正的戰爭,是屬於我們整體的。難道,你們就不能讓我也參與這場戰爭最後的完美么?被包圍又如何?既然我是統帥,既然我帶著大家來到這裡,就一定要帶著你們每一個人回到米蘭城,重新呼吸米蘭地空氣。「

奧利維拉和葉鴻雁的目光都變得有些驚訝。他們都不明白,為什麼在眼前這樣地情況下。從叶音竹眼中他們還能看到信心存在。那是生存下去的信心。

暗金色地光芒一閃,一個高大的暗金色金屬物體憑空出現在叶音竹面前。

那是一架弩車。高度約有兩米左右,上面有一個基座,通體呈現出暗金色的光芒,弩車上方,是一張寬約三米的大弓。沒有弩箭,但在弩車下方,有著非常複雜的構造。而這些構造都被包裹在一塊巨大的暗金色寶石之中。這塊寶石的體積足有一立方米。

伴隨著弩車地暗金色光澤,同時出現地。還有一層奇異的暗金色光霧,在沒有弩箭地情況下,整架弩車依舊釋放著無比鋒銳的氣息。淡淡的能量波動不斷釋放著,每一次釋放都會產生出一層強橫地力量氣息。彷彿在撕裂和穿刺著周圍的一切。

奧利維拉和葉鴻雁的瞳孔同時收縮,就連周圍還在修鍊中的死神五百戰士們也在那鋒銳的氣息中清醒過來,這張高大的暗金色巨弩頓時成為全場焦點,尤其是其上那張寬達三米,比整個弩機高度還要寬闊的弩弓。那一層層暗金色的光暈不斷刺激著眾人的感官。

「這,這是神器……「奧利維拉畢竟出生於紫羅蘭家族,也可以說是見多識廣了。但眼前這件武器他卻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但從其上釋放出的能量氣息以及複雜的構造,他知道,只有神器才有可能產生這樣的效果。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是的,這是一件神器,它的名字叫做滅神弩。「他沒有說的是,這不僅是神器,更是矮人族一代大師羅納爾多最後的作品,羅納爾多的生命都因為這架滅神弩而葬送。這可以說是羅納爾多大師在臨死前傾盡全力的傑作,也是他一生之中最巔峰的作品。

叶音竹走到滅神弩旁,看著上面那強烈的暗金色光芒,輕輕的撫摸著其上那些古樸簡潔的花紋。右腳踏前踩在滅神弩下方一個突出的踏板上,同時身體前傾,向滅神弩靠去。

剎那間,澎湃的金光瞬間暴漲,強烈的暗金色光芒驟然綻放,直徑五米之內,整個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暗金色光球,在那強悍而鋒銳的能量氣息下,周圍眾人無一例外的向後跌退。緊接著,他們都看到了奇異的一幕。

釋放光芒的是滅神弩主體那足有一立方米的巨大暗金色寶石,隨著一聲聲低沉悅耳的金屬摩擦聲,那金色寶石本身彷彿融化了一半,順著弩身上奇異紋路兒流上叶音竹的身體,金光閃爍之中,已經將叶音竹融入其中,在這一立方米的寶石內的複雜結構此時才顯現出它們的本體,伴隨著由低沉轉變成嘹亮的鏗鏘聲,從腳下開始,轉瞬間覆蓋叶音竹全身。

從腳下開始算起,滅神弩竟然像一件奇異的鎧甲,護住了叶音竹身體的每一個補位。..兒這高兩米的巨大弩機已經完全與他的身體結合,相當於叶音竹的本體放大,此時,被滅神弩籠罩的他,整個人都隱藏在弩機之中,身高達到整整三米。腳下,弩機籠罩的粗壯雙腿,向上,是極其誇張的護腹和胸鎧。兩臂的鎧甲更為奇特,那是一道道刀刃形狀的倒鉤。原本那塊金色的巨大晶石,現在已經完全融化在這套奇異的鎧甲之中,形成了其中圓融的調和。

炫麗的暗金色光芒四散釋放,而那張與叶音竹現在身體等高巨大弩機已經背在了叶音竹背後。

看看眼前的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