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百一十一章鏖戰荒原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64字

奧利維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冷笑,作為米蘭魔武學院百年來最出色的重劍戰士系學員,他的實戰經驗在同齡人中絕對是最豐富的,眼看著馬格里沉重的戰刀劈了過來,不閃不避,身體瞬間加速,拉近了自己與馬格里之間的距離,雙手握住重劍,全力上挑,劍尖所指的位置,正是馬格裏手中戰刀接近刀柄處,那也是馬格里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藍級鬥氣,直到重劍與戰刀接觸的瞬間才爆發出來,鐺的一聲轟鳴,馬格里高大身體的前沖之勢嘎然而止,反而被震退一步,而奧利維拉在身體上畢竟比獅人強度差了一些,馬格里又是全速衝擊,雖然他在鬥氣上佔據了一定上風,但也同樣後退一步,兩人在鬥氣的對抗上,明顯是藍級初階的奧利維拉佔據了一定的上風。大地戰士們快速的將獅人親衛隊包圍,獅人戰士憑藉的就是他們強悍的身體與力量,可惜,這些相當於黃級高階戰士的獅人今天遇到的卻是綠級的大地戰士,兒數量還是一百五對一百,交戰剛一開始,獅人親衛隊就被壓制在絕對的劣勢。平均三個大地戰士對付兩個獅人,這場戰鬥已經呈現出一邊倒的局面。

正在這時,爽朗清澈,猶如飛瀑流泉般的琴音在叮咚之中響起。彷彿是飛流而下的瀑布,但那充斥著巍峨之氣的樂曲,又如高山般凝重。一圈圈暗黃色的光暈從天而降,籠罩在交戰的雙方身上。

山頂上,那優雅的身影正在撫弄著膝上橙色古琴,飛瀑連珠琴的靈魂氣息就在這一曲《飛瀑連珠》中綻放而出。憑藉著精確的精神力控制,雖然距離不近,但叶音竹卻操控著自己的琴魔法從天而降,直接覆蓋在了那塊不大的戰鬥範圍之中。這是一種擴大式地面積型神音光環,將音樂更大範圍的作用在特定位置上。是琴魔法的效果並不四散,更集中的發揮作用。這是這些天在每天大量操縱神音光環卻無法籠罩所有戰士後,叶音竹冥思苦想後對琴魔法使用的一種新方法,此時,正好用眼前這些獅人來做個試驗。

當巨大的神音光環籠罩這二百多人戰場的同時,《高山流水》在叶音竹那相當於藍級魔法師的天才琴帝全力演奏下,立刻就產生了作用。

同樣在戰鬥,但對於人類戰士和獸人戰士來說卻完全是冰火兩重天的感覺。

獅人親衛隊在柔和地琴音籠罩下,在那柔美的音律中。只覺得全身舒展而舒適,心中的戰意瞬間下降,不論是手上的攻擊還是力量都在無形中快速削弱。而和他們正相反地是,人類戰士卻如同打了興奮劑一樣。綠級鬥氣瞬間升騰,那些達到綠級高階的戰士,甚至達到了青級初階的水準。原本就強勢地一方瞬間變成了壓倒性的優勢。

獅人親衛第一時間崩潰。隨著一名名獅人親衛逐漸倒下,這場戰爭已經沒有了任何懸念。藍級神音,琴宗頂級琴曲《高山流水》的增幅與削弱,在第一時間達到了最完美的效果。也正是因為這一曲《高山流水》使這場五百對五千的戰鬥變成了零損失。

藍色鬥氣在琴曲中暴漲,高達三米的馬格里被奧利維拉一劍震飛,三道藍色劍芒在空中勾勒出死亡的交叉波紋,人類和獸人戰士相比,除了魔法師帶來的優勢以外。最大地優勢就在裝備上。在鬥氣本身的優勢加上星藍戰鎧與那水藍色的重劍的增幅下,奧利維拉的實力本就已經超越了擁有身體優勢的馬格里。在高山流水的輔助下,馬格里甚至連給奧利維拉帶來麻煩的機會都已經消失。奧利維拉一向都不是那種進攻狂暴瘋狂的戰士,他擁有著統帥的冷靜,這種冷靜也同時存在於戰鬥之中。

轟然巨響之中,馬格裏手中地武器在米字型三道劍斬之中完全破碎,而下一刻,這位雷神部落地軍團長已經看到了死神地召喚。

保護在金黃色毛髮獅人的綠級鬥氣瞬間破碎,藍光勾勒著完美地弧線,那圓弧的突出。選擇的是獅人防禦最低的咽喉。

不成比例的兩道身影一錯而過。伴隨著點點破碎的綠色星光。奧利維拉已經出現在馬格里背後,手中重劍在右臂高舉。也宣布著這場戰鬥的最終勝利。

馬格里眼中充滿了不甘,凶睛中光芒逐漸消失,那高大的身體,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轟然倒地,頭顱與身體已經分成了兩個部分。

除了死神三百以外,米蘭戰士和魔法師們都高舉起手中的武器和法杖,勝利的歡呼在琴曲的渲染中在山頂響徹。勝利,這是米蘭戰士們在這次任務中第一次正面的勝利,而且是面對十倍敵人的勝利啊!也正是這場勝利,正式確立了叶音竹在米蘭戰士們心中的地位。叶音竹的指揮或許還是生澀的,但他在戰鬥中不論是之前音刃補位還是最後的神音增幅,都在戰鬥中取得了決定性的作用。

奧利維拉抬頭向山頂的叶音竹看去,叶音竹雙手落於弦上,抹去《高山流水》的餘音。目光相對,奧利維拉劍交左手,右手抬起在頭頂,伸出了大拇指。在神音旋律的作用下那酣暢淋漓的攻擊令他體會到了更高階的戰鬥力。雖然這只是第一次,但奧利維拉卻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神音光環籠罩下的戰鬥。

狐人肯特在三柄重劍的壓制下被帶到了叶音竹面前,此時這位混編軍團智囊的臉色已經變成了死灰色。那可是五千對五百啊!可從戰鬥真正開始到結束,卻只經歷了如此短的時間。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五百人是如此強悍。其實,獸人們的判斷並沒有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