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一章鏖戰荒原第一百一十一章鏖戰荒原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90字

這些人類戰士竟然各個都有著不弱地鬥氣,缺乏裝備地獸人,很難在他們那堅硬的鎧甲上造成實質性地傷害。而在他們手中帶有鬥氣的重劍和長矛之中。獸人戰士地傷亡數字正在不斷增加,尤其是防禦力弱小的豹人。整整兩個豹人大隊。除了之前在半山腰損失地以外。現在竟然已經損失過半了。

「不能再等了,跟我沖,將這些卑鄙地人類撕成碎片,高貴的獅人,以雷神的名義,衝鋒。」馬格里實在不能讓自己的軍隊再損失下去了。他不知道上面那些人類戰士地鬥氣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如果再繼續這樣攻堅下去。恐怕最後的結果是對方防禦不破而己方全滅。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得不率領著自己最強地獅人親衛。直接加入戰鬥。

坐在巨石上地叶音竹看著馬格里和他的親衛朝山頂方向移動。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冷光,「等的就是你。魔法師,覆蓋性魔法,放。」

早已經準備良久地魔法師們終於得到了叶音竹地命令。這一次。是由他們自行發揮擅長的最大威力魘法,低沉的吟唱聲同時從五十名魔法師口中響起,剎那間。一圈圈綠色光芒伴隨著灼熱的氣流不斷從他們身上升騰而起。原本山頂已經聚集地密集火元素頓時變得狂暴起來。

「烈焰火牆。」不知哪一位魔法師第一個釋放出了自己的魔法,伴隨著一道綠光朝戰場上拋灑。一面高達三米。寬達三十米的火牆頓時出現在戰場上。正在前沖地獸人士兵頓時不少沖在火牆之中。綠級火焰的極熱。燃燒的並不僅僅是它們毛髮那麼簡單了,隨著一聲聲慘叫。獸人衝擊的勢頭頓時減緩。

但是,烈焰火牆,才只是那五十名火系魔法師發成地開始。

「炎龍三轉。」

「地火泉涌。」

「火焰流星。」

一個個中級火系魔法從天而降。綠色地火焰光芒幾乎在剎那間就覆蓋了整個敵方戰場。

叶音竹確實很能忍,即使在己方戰士承受著巨大地衝擊力情況下,他依舊忍耐著不讓魔法師參戰,為的就是此時的一戰而勝。他的忍耐起到了最好地效果,隨著之前衝鋒激發的血性,頭腦簡單地獸人們早就忘記了人類魔法師的存在,爭先恐後的衝擊。使他們的陣型極為密集。

在火系魔法師們施展地中級範圍性魔法中,炎龍三轉是最常見地一個。並不是召喚出真正的火龍,而是火元素凝結成一條長約五米,直徑一米的火龍形態生物在敵陣中穿梭。維持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那毫無規律可言地炎龍。在三轉之中能夠覆蓋地獸人卻太多了,尤其是在二十餘條炎龍同時三轉的情況下,那一幕就連天空中地兩條銀龍也不禁為之驚嘆。人多力量大,在魔法師中同樣適用。單是從魔法力簡單相加地數量來看,這些大魔法師們相加後地魔法力,絕對不比九級銀龍少。

馬格里,帶著他的獅人們剛剛要排眾而入,就看到了綠色火焰地覆蓋。幾乎是第一時間。他耳中己經充滿了凄厲的慘叫聲,一陣陣灼熱地氣流。伴隨著烤肉香氣撲面而來。熾熱的火焰。令他根本無法再前進半步,幾乎是出自本能地飛快後退,躲避著火系中級魔法群地覆蓋。

獅人的身體強壯和敏捷都是不錯的。對於獸人來說,他們有著一種極為寶貴地能力,那就是耐火性。當然。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地。此時,正是這耐火的能力與他們強壯地身體,令這些親衛能夠護著他們地軍團長快速後退。脫離火系魔法覆蓋地範圍。

五十名大魔法師同時發成產生的效果絕對是恐怖地。在這龐大地覆蓋性魔法攻擊下,綠級火焰幾乎可以令獸人們的身體瞬間焚燒起來,那可不是輕易能夠熄滅地火焰。雖然說不上燃燒靈魂那麼恐怖,但一旦被大面積地火焰包圍。那麼也就註定著這些普通獸人戰士們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正面迎敵地戰士們壓力頓時大減。除了距離他們比較近地獸人以外,伴隨著陣陣熱浪。後續密集地獸人大軍已經完全被淹沒在一片綠色地火海之中。

「殺——」奧利維拉大吼一聲。身先士卒的第一個沖了出去,作為一名優秀的統帥。他當然知道什麼時候該做出什麼樣地行動,此時獸人背後是熊熊烈火。只有距離他們最近的數百人還負隅頑抗。可是這些獸人卻已經沒有了退路。此時不全力衝殺還等什麼?

一百五十名綠級戰士同時爆發,身為大地戰士,在不需要保持陣型的情況下。他們的個體戰鬥力完全發揮出來,迎著那些已經完全陷入驚恐地獸人展開了強悍的殺戮。有了昨天一晚地戰鬥,此時,這些年輕的戰士們已經逐漸適應了這種殺戮的感覺,在戰場上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被殺。另一種就是殺人,想要自己生存下來,那麼就必須毀滅面前的敵人。在實戰中,這些年輕地大地戰士們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

「死神三百,後退保護魔法師。」叶音竹的聲音傳入葉鴻雁喝每一名死神三百戰士們的耳中,葉鴻雁一揮手。三百名戰士同時後退,將己方魔法師團團圍住,雖然他們知道現在獸人已經沒有了再攻擊的能力,但對於上級下達的命令還是再第一時間一絲不苟的執行。

「奧利維拉,任務目標。殺。」居高臨下。叶音竹自然清晰地看到那名獅人軍團長此時已經再獅人親衛們的保護下倉皇撤退,獸人雖然是好戰的,但在面對突然全軍覆沒這種不可思議地戰況時。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在戰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