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九章七國七龍排位戰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99字

霍華德見叶音竹不說話,以為他在擔心,趕忙道:「這次和你一同參賽的,是同年齡實力最強的離殺。..在她這個年齡中,她是銀龍族的佼佼者。她又和你有靈魂依附,在配合上自然更容易些。我會讓他陪你一起去尋找強大一點的魔獸,通過靈魂獻祭,讓你帶到戰場上去。這樣把握性就更大了。」

「靈魂獻祭?」叶音竹驚訝的道:「這不是魔獸才能接受的么?」

霍華德紫眸中光芒一閃,「別忘了,你已經是外籍銀龍,我曾經對你說過。成為外籍銀龍以後,你將擁有我們銀龍族一些能力。靈魂獻祭就是其中之一。當然,以你現在的實力,靈魂獻祭最多也只能承受一頭魔獸的。否則的話,很容易受到反噬。對於我們龍族來說,很少接受其他魔獸的靈魂獻祭,因為我們不屑為之。當然,為了這次的排位戰,也只能破例了。只有在參賽兩條龍年齡相加小於兩千歲的情況下,才允許帶入一頭靈魂獻祭魔獸。這種情況以前還沒出現過。畢竟,我們龍族是最強大的。這次,你卻可以鑽一下這個空子了。」

叶音竹的心跳在加快,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興奮。自己竟然也能接受靈魂獻祭么?像紫那樣。以紫十級神獸的位階,可以接受的靈魂獻祭也不超過十個。而且必須是要比自己位階低的魔獸。否則會產生反噬。而九級魔獸能夠接受的靈魂獻祭只是三個而已。是啊!霍華德的話點醒了自己,自從和紫簽訂了同等本命契約以後,自己就已經不是純粹地人類了。何況自己體內甚至流淌著紫的血液。自從上次與紫完全融合之後,力量無形中增大了許多。現在自己不僅擁有紫晶血脈,同時也是外籍銀龍,那麼,自己能夠擁有多少靈魂獻祭的魔獸呢?要知道,多一隻魔獸,就多一份實力啊!閃雷這兩個小傢伙的血契當然不算在靈魂獻祭之中。..真正和自己簽訂契約的,現在其實只有紫。離殺的靈魂依附本身就沒有什麼約束力。回頭一定要找紫問一下,自己究竟能接受幾次靈魂獻祭。魔獸多一些,總是安全的保證。如果以紫晶血脈來計算。自己也能收服十隻魔獸的話,黃金比蒙也好、冰極魔猿也罷。都是不錯的選擇。想到這裡,叶音竹眼中的興奮甚至難以掩飾。9u.net

「你不會反對我地提議吧。」霍華德向叶音竹道。

「啊?不。當然不會。作為外籍銀龍,為銀龍族出力是應該的。」由得我反對么?叶音竹心中暗諷。如果自己不聽霍華德地命令,恐怕這條老龍立刻就會翻臉。

霍華德微微一笑,眼中釋放著驕傲的神光,「你是個聰明地孩子。這次只要你們能夠維持住第一的位置。用不了多久,七國七龍排位戰就將沒有任何意義了。」

看著霍華德身上變得純紫色的鱗片,叶音竹心中已經徹底明白了。紫曾經對他說過。神聖巨龍只能有一條。即使是靈魂存在,也不可能出現另外一條神聖巨龍。說起來,倒是自己成全了霍華德。諾克希被幹掉了,靈魂被封印在自己的枯木龍吟琴之中。這才令七龍城中最強大的龍王霍華德得以加快進化。自己沒猜錯的話,現在的霍華德已經到了進化地邊緣。當他全身變紫的鱗片變成乳白色的時候,新一代的神聖巨龍就將出現。他也將是紫未來最強大的敵人。當然,叶音竹自然不會表露出自己內心中的想法。現在還遠不是和霍華德翻臉地時候,能預知他的力量。對自己和紫已經有很大的好處了。

霍華德自然不知道叶音竹心中在想什麼,沉聲道:「這次許勝不許敗,關鍵就在你身上。..當然,這次地戰鬥是有一定危險性的。自然不會白乾。在七國七龍排位戰之前,每一個國家和龍族,都將拿出一件神器,作為比賽的彩頭。那一方拿出的神器品質高,在比賽時就能挑選比賽方式。而當七國七龍排位戰結束的時候,最後的冠軍龍族與人類國家,將可以優先從這十四件神器中挑選兩件。根據排位的情況依次挑選。排位越靠後的,選的神器也就越差。這相當於是神器的交換。我們龍族這次拿出的神器品質一般,如果你和離殺能夠幫助米蘭帝國獲得冠軍的話,交換回來的神器,我可以暫時借給你使用五年的時間。有了神器的幫助,對於你今後實力提升的好處就不用我說了吧。」

借?叶音竹心中暗笑,這老龍王還真是摳門的很,不過,這兌換神器的說法到是很有意思,多一件神器防身,自己總不會嫌少的。五年么?如果五年後自己的實力足夠,這神器也不用還了吧。他發現,自己每來一次銀龍族,心中對於力量的渴望就會變得強盛一些。或許是因為銀龍王霍華德帶來的壓力吧。

「謝謝您對我的信任。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叶音竹表面恭敬的說道。

霍華德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件神器在離殺身上。好了,你們現在可以走了。七國七龍排位戰的時間,在兩個月後。在這之前,離殺將一直和你在一起,有她的幫助,你的實力提升速度也會增加一些。同時,你們也能更好的和米蘭帝國派出的五百軍隊配合。不要失敗,我很討厭失敗。」

說完最後一句話,霍華德那朦朧的雙眼突然睜開,兩道冷電一般的目光射入叶音竹眼中,一絲強橫而冰冷的殺機險些激起叶音竹體內的紫晶比蒙氣息。幸虧他反應及時,才能壓制的住。

低下頭,叶音竹強忍著不讓自己流露出憎恨的目光。他知道,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