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八章我是考官下求月票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10字

「葉老師,我不服。..9u.net」一名身材高大的新生猛的站了起來。「就因為我們議論和鬨笑,您就認為我們不成通過神音師的考試么?我不服。您這是報復。雖然我能理解您的憤怒,但請您不要剝奪我們學習的機會。」

他的話立刻得到了所有剛才發出過議論和鬨笑的新生支持,一時間責難之聲響起一片。有的新生甚至在說,叶音竹一個助教的身份,沒資格這麼做。

叶音竹站在台上中央,他並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聽著新生們的話,他的臉色依舊很平靜,這些責難甚至無法令他那清澈的眼神產生一絲波動。半晌,在主角始終不開口的情況下,禮堂內再次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叶音竹的回答。

叶音竹看著那名站起的新生,「你說完了?」

「說完了。讓我走也行,但請葉老師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高大新生有些得意,怎麼說也算出了風頭,偷眼向煙羅那十一名藍發美女看去,可他卻失望的發現,煙羅她們的目光從來都沒有從叶音竹身上離開過。

叶音竹用平靜淡定的聲音徐徐說道:「你們有誰知道神音師的座右銘是什麼嗎?」

突然的疑問引起了新生們的好奇,他們確實不知道,別說那些從沒有接觸過神音師的男生,就算是學過神音師的女生們也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琴……,葉老師,我知道。」煙羅突然開口。總算她沒把琴帝二字叫出來。

叶音竹的目光轉向煙羅。..「你說。」

煙羅看著叶音竹,之前的冰冷頓時化為溫和,美眸中波光流轉,用平穩而堅定地聲音道:「神音師的座右銘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叶音竹臉上終於流露出一絲笑容,頓時令下面不少女學員的目光充滿異樣,「不錯。你說的很對。或許有人會問,神音師談得到什麼治國、平天下。但我可以告訴你們。神音師在這方面和任何其他職業都沒有不同。.9u.net任何職業,都是有用的人才,對於國家來說。都可以產生貢獻。而剛才議論鬨笑者呢?我知道,在你們之中。有不少人和剛才那位檢察長官之子的目的是一樣的。但我要告訴你們,心不正者。未曾修身者,不適合神音師這個職業。」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看著那些原本只是為了更好的接近美女而來的男學員們,此時,這些新生中不少已經眼露愧色,不敢正視叶音竹。

叶音竹繼續道:「我是一名神音師。我選擇地樂器是琴。每一種樂器,都有相通的原理。我就從琴上來說。琴,原以治身,涵養性情,抑其**,去其奢侈。若要撫琴。必擇靜室高齋,或在層樓上頭,或在林石裡面。或是山巔上,或是水崖上。再遇著那天地清和地時候,風清月朗,焚香靜坐,心不外想,氣血和平,才能與神合靈,與道合妙。所以古人說:知音難遇。若無知音,寧可獨對著那清風明月,蒼松怪石,野猿老鶴,撫弄一番,以寄興趣,方為不負了這琴。還有一層,又要指法好、取音好。若必要撫琴,先須衣冠整齊,或鶴氅,或深衣,要如古人的儀錶,那才能稱聖人之器。然後盥了手,焚上香,方才將身就在榻邊,把琴放在桌上,坐在第五徽地地方兒,對著自己的當心,兩手方從容抬起,這才身心俱正。還要知道輕重疾徐,卷舒自若,體態尊重方好。」

說完這一段,大部分男學員的目光都變得獃滯了,琴的意境,又豈是他們所能了解的?

「想要以神音師為職業,首先要能心靜。..要能耐得住寂寞?連驚艷這一關都過不去,你們自覺還有留下的必要麼?現在,該離開的人可以離開了。如果你們真地喜歡神音師這個職業。之後的一年內,我希望你們能夠改變自己,用心的去感受音樂的奧妙。一年後,還是這裡,如你們能做到肅其氣,澄其心,緩其度,遠其神,從萬籟俱寂中泠然音生,那麼,你們可以再來。但現在,你們不適合神音師這個職業。」

寂靜,整個小禮堂內,完全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鼓起掌,緊接著,掌聲逐漸蔓延開來,這些鼓掌的大多是女學員,也都是之前並沒有參與過起鬨的人。叶音竹從琴德上簡單地幾句解釋,已經完全令他們信服。

議論過、鬨笑過的新生們灰溜溜的離開了,叶音竹讓他們明白了,神音師並不是一個適合於玩地職業,神音系更不是讓他們來泡妞的地方。任何職業都是神聖的,當他們中能夠明白這個道理的人再來米蘭魔武學院時,無一不被錄取。

小禮堂變得空曠了許多,之前的一千多人,剩餘者不足四百之數,但叶音竹並不在意。神音師,本就是一個非常難以修鍊的職業,如果沒有恆心、天賦、毅力和專註,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與其浪費光陰,到不如選擇其他職業去發展,那樣會更有前途。叶音竹讓那些新生離開,並不是因為被激怒,更多的,還是從神音師這個職業本身考慮,也是為了神音系考慮。所以他問心無愧。

叶音竹走到早已準備好的琴桌處坐下,走到這裡,他才看到在台上右側的幔布後,妮娜和海洋正站在那裡看著他。妮娜含笑點頭,顯然是贊同叶音竹的做法,而海洋看著他的目光卻只有溫柔。

「剩餘的同學不要緊張。你們能夠留下,就證明你們至少擁有初步成為神音師的基礎。接下來的考試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