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八章我是考官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1字

在刻意引動心靈守護的幫助下,下身的變化雖然平復了,但他心中被香鸞引起的那團火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熄滅的。..wencuige.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叶音竹腦海中出現更多的,到是今天下午在宿舍洗手間內看到的蘇拉背影。不論他怎樣想讓自己冷靜,那白皙而誘惑的背影卻始終揮之不去。

第二天一早。當叶音竹離開宿舍的時候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了。昨天打發走一堆人,不代表今天就沒人來挑戰了。要知道,米蘭魔武學院可是擁有上萬學員的。

在心情不快之下,叶音竹飛快的打翻幾個前來挑戰的學員,震懾住其他人,也不管那些學員們的憤怒目光,堂而皇之的來到了神音系小禮堂。也就是當初他進行入學考試的地方。只是一年過後,身份卻做了個調換,今日的他,已經成為了主考官。

在進入小禮堂後,叶音竹找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將煙羅十一人放了出來。

好奇的看著四周,煙羅問道:「主人,這是哪裡啊?」

「這就是米蘭魔武學院了。別叫我主人。」叶音竹無奈的道。

「哦,琴帝大人,我們以後就在這裡上學么?」

「煙羅大姐,算我求你,直接叫我名字吧。沒錯,這裡就是你們以後上學的地方。現在你們跟我進去接受考試,從現在開始,你們再也不用生活在生命儲存寶石中了。不過你們要記住,隨時用頭髮掩蓋住你們的耳朵。不要被別人知道你們是精靈族。等待會考試結束後,我會幫你們安排宿舍居住的。以後要好好學習你們選擇地樂器,既然喜歡,就要堅持到底。明白么?」

「明白了,琴,哦,不,叶音竹。..」煙羅可憐兮兮的答應著,作為敏感的藍精靈,她當然看得出今天的叶音竹情緒有些不對。

換了任何人是叶音竹。恐怕現在的情緒也不會好。被激發到頂點的**無法釋放,絕對是對男人最大的懲罰。也虧香鸞想得出來。昨天一晚上,叶音竹硬是沒能進入靜修狀態。此時精神還有些恍惚呢。

當叶音竹帶著煙羅十一人進入小禮堂的時候,不禁被嚇了一跳。wencuige.當初他來考試的時候,這小禮堂空空蕩蕩的,而此時,不但所有座位都坐

滿了,甚至連後面都佔滿了人。回想起昨天妮娜說地數字,叶音竹知道。這些應該都是來考試的人。

「請讓讓,讓我到前面去。」叶音竹向站在過道中地新生說道。

「你是誰啊!憑什麼給你讓路?」一個黃頭髮,明顯有些流氓氣息的新生斜著眼睛瞪視叶音竹。不過,他地目光只在叶音竹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下一刻,已經目瞪口呆的看著叶音竹的身後。

「美女。絕色,還是十一個。都是藍發。上天啊!我的願望要實現了么?」有些誇張的聲音從黃髮新生口中爆發。他所說的這句話,立刻成為了全場共同的話題。

美女。不論在什麼地方,都最容易成為焦點。像煙羅她們這樣地絕色藍精靈更是毫不例外。一時間,小禮堂內上千道目光瞬間集中,其中不乏**裸的色光。

煙羅她們的臉色很冷淡,對於這樣的目光她們早就不奇怪了。如果換做以前,她們或許會因為被這麼多人注視而感到害怕,但現在卻不會,因為在她們身前,站著她們完全信任的琴帝大人。..她們從沒有懷疑過叶音竹會保護她們。那是絕對的信任。在音樂地滋潤下,這些天她們的內心都得到了充分的滋潤,已經不再是剛被救出來時地那些膽怯精靈了。

「果然來對了,神音系果然是美女如雲啊!太爽了,我們這一屆居然有這麼多藍發美女。」

「她們明顯是一起的。難道都是姐妹不成?」

「不是,你看,她們雖然頭髮顏色一樣,但相貌卻有差距,最前面那個最美了。不行,說什麼我今天也要考上,考官怎麼還不來啊!我都迫不及待了。」

……

如潮議論令整個小禮堂都變得紛亂異常,哪有一點去年叶音竹參加考試時那種素雅清凈的氣氛。

皺了皺眉,叶音竹喝道:「安靜。」

「安靜個屁。你是什麼東西?跑這裡大呼小叫的。」黃毛再次發話了。一時間,跟他一起發出嘲諷之音的大有人在,尤其是那些看到叶音竹和煙羅她們一起進來的新生,更是響起一片起鬨的聲音。

叶音竹的目光變得很平靜,清澈的眼眸沒有一絲情緒波動,這是他與眾不同的憤怒表現,可惜,在場的新生卻沒有人能了解。「我不是東西。」

「嘩——」叶音竹的回答頓時引起一陣哄堂大笑。但是,當他們聽到叶音竹的後半句話時,卻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是考官。」叶音竹如是說。

「呃……」愕然之聲,驚嘆之聲,此起彼伏,所有人看著叶音竹的目光瞬間出現了變化。尤其是叶音竹面前的黃毛,嘴張大的彷彿能塞入一個最大號的饅頭。

所有的紛亂都在這一刻停頓,而每個人的目光也都在此時凝固。

叶音竹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我是今天新生考試的考官,我的名字叫叶音竹。是神音系助教,也是神音系二年級學員。稍後通過考試的人,可以叫我一聲學長。」

叶音竹。這三個字如同平地驚雷一般,震撼著每個人的心。

所有報考的新生們,或許不知道神音系的系主任是誰,但卻決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叶音竹是誰的。就算之前不知道,在昨天香鸞宣布了自己的男朋友之後,也都會知道了。

叶音竹,他就是那個帶領號稱雞肋魔法師神音系拿到去年新生大賽冠軍,憑藉著一首奇異琴曲,擊退由比蒙巨獸軍團帶領的獸人劫掠軍團,並且以一年級學員身份成為米蘭魔武學院神音系助教,帝國英雄,籠罩著無數光環,並且得到米蘭魔武學院第一美女香鸞傾慕的叶音竹?神音系自成立以來的第一天才?

之前騷亂中表現並不明顯的女性新生們,此時的目光都變得驚訝了,叶音竹英俊的面龐,優雅的氣質,在月神守護的襯托下,顯得如此不凡。

不過,新生們的吃驚還沒有結束,因為叶音竹又說話了。

「現在,請剛才發出過議論和鬨笑的新生離開禮堂。你們的考試已經結束了。」叶音竹的聲音依舊很平靜,但語氣中卻充滿了不容置疑。

黃毛吞咽了一口唾液,「學長。剛才是我錯了,能不能給我個機會。」

叶音竹淡淡的道:「在你還沒有成為米蘭魔武學院學員的時候,請不要用學長二字來稱呼我,謝謝。」

「你……」碰了個硬硬的釘子,黃毛的脾氣又上來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父親就是帝國檢察長官。你得罪了我,你就死定了。實話告訴你,我來神音系,和你當初的目的一樣,就是來泡妞的。你敢阻攔我入學?」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屑,「如果你真是檢察長官的兒子,那我為你的父親而感到恥辱。不知他是不是沒時間教育你,才養成了你這樣的習氣。我不想再重複第三遍。之前發出鬨笑和議論的新生,立刻離開禮堂。不要考驗我的記憶。」

「你……」黃毛大怒,抬手就像叶音竹扇了過來,確實,他是來神音系泡妞的。這一點從他手上釋放出的赤級鬥氣就能輕易的看出。可惜,他遇到的是叶音竹。或許在他扇出這一巴掌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叶音竹曾經創造過的輝煌成績。

叶音竹沒有動手,和這樣的人動手對他來說只能是侮辱自己。所以,他動的是腳。

當黃毛的手剛剛揮到一半的時候,他突然驚訝的發現,自己已經遠離地面,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了出去,而且飛行的目的地非常準確,小禮堂的大門。

叶音竹連看都沒去看自己的成果,直接朝禮堂台上走去。此時,再沒有人敢阻擋他前進的道路,新生們紛紛讓開,看著他走上台。他們已經充分理解了什麼是考官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只是此時除了被叶音竹用腳扔出去的黃毛以外,沒有一個新生離開。

叶音竹上台前叮囑了一下煙羅,讓她們在台下參加考試。此時,整個小禮堂的台上只有他一個人,全場的焦點也一直跟隨著他的身影移動到了現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