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五章雷神之錘的來歷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76字

「啊——」驚呼從除了叶音竹之外的每一個人口中發出,誰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做出這樣自殺的行為,要知道,他手中的諾克希之劍可是神器啊!而且在刺出的那一刻,明顯灌足了鬥氣。..9u.net不論是十級神獸明,還是紫級八階的安雅,在猝不及防之下,在叶音竹右手距離胸口如此近的情況之中,誰也來不及阻止他這「自殺」的行為。

驚呼聲還沒有停止,所有人都看到了奇異的一幕,鋒銳無比的諾克希之劍在刺入叶音竹胸前內衣的時候,突然,一團耀眼的金色光芒,如同太陽一般炫麗奪目的光彩驟然釋放而出,澎湃無比,帶著無限霸道和爆裂氣息的嗡鳴之聲,就是從叶音竹心臟的位置爆發。

嗡——,一股巨大到無可抵禦的衝擊力澎湃而出,矮人族四位長老幾乎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這股巨大的能量帶離原地,一直衝到房間的牆壁處太停下來。就連魯特滋那樣的力量,也不禁接連後退,以手撐住背後的牆才穩定住身體。安雅也不禁後退幾步,唯一沒有移動過的,就只剩下明一個人了。而此時明手中的尖頭雷神之錘爆發出一團藍紫色的電網將他的身體籠罩其中,但這電網竟然在顫慄,一聲聲清脆的雷鳴不斷從雷神之錘上爆發而出,那似乎是充滿悲哀和不甘的聲音。在那嗡鳴響起的瞬間,叶音竹手上的龍魂戒已經脫手飛出,化為諾克希之劍悄然沒入房間盡頭的石壁之中。而他胸前那到金光也才逐漸收斂起來。

叶音竹深吸口氣,下意識地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位置,哪怕沒有一絲疼痛,自己朝自己心臟紮上一劍也確實有些怪異。

房間內鴉雀無聲,每個人的目光都凝固在叶音竹身上,這是他們幾乎無法想像的情況。..諾克希之劍的氣息和鋒銳之前他們都仔細觀察過了,要知道,那可是神聖巨龍獨角雕琢而成的神器級長劍啊!矮人長老們都想不出除了雷神之錘還有什麼比它更好的武器。而叶音竹就是使用這樣一件神器紮上了自己的胸膛,而且似乎使出了全力。

明手中的雷神之錘化為一道紫光消失在獨目之中,沉聲道:「這不是紫晶比蒙的力量。紫晶比蒙在防禦力上。還不足以與我和戰爭巨獸相比。但即使是我也不敢保證能夠在那神聖巨龍角雕琢地神器劍下全身而退。恐怕只有戰爭巨獸才能完全阻擋它的攻擊吧。難道,你身上還有一件防禦類地神器。而且在品質上甚至更高於雷神之錘么?」

叶音竹搖了搖頭,扯開自己胸前的衣襟。「不,它並不是一件防禦類地神器。雖然它已經對我認主,但是,就像你們矮人族無法使用雙柄雷神之錘的力量一樣,我也無法使用它。所以,只能任由它在我體內棲息,或許。未來我擁有足夠的力量時,才能啟動它吧。」

栩栩如生的古琴紋身出現在他心臟的位置上,七根顏色各異的琴弦,暗金色的琴身,以及其上流轉地神聖巨龍靈魂氣息,在之前的諾克希之劍那一刺的作用下此時完全流轉起來。就像活了一般從叶音竹心臟處釋放著特殊的能量波動。

魯西諾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液。「那是一張古琴么?」超神器,竟然真的是超神器。能令單柄雷神之錘產生恐懼,就已經證明了叶音竹胸前那枯木龍吟琴地品階。何況他還自用諾克希之劍刺了自己心臟一下。如果不是超神器,又憑什麼擋住諾克希之劍的鋒銳?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是的,它是一張古琴。」

魯西諾此時心中五味雜陳,「葉領主,能不能告訴我,這件超神器是哪位大師鑄造而成地?」

叶音竹微微一笑,「大師不敢當,鑄造此琴之人正是在下。..琴名枯木龍吟。」

「什麼?是你?」魯西諾不敢置信的看著叶音竹,其他三位矮人長老也完全驚呆了。

叶音竹苦笑道:「坦白說,製造這張古琴時我投入了全部的心力,它能夠成為超神器,卻並不是因為我的鑄造,而是因為它本身的材質實在太好了。當我鑄造它的時候,琴體本身使用的是品質最好的龍魂木,而且還是經過提煉以後濃縮的龍魂木精華。琴足、琴徽都是用神聖巨龍的牙雕琢而成的。而這七根琴弦,則是分別使用了上一代七龍城去逝龍王最細的龍筋。單是這些材質,已經令這張古琴不可能不成為神器。」

說到這裡,他的目光轉向明,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經沒可能再隱瞞下去了,決定展現枯木龍吟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必須要解釋清楚,否則身具有神聖巨龍氣息,單是明那一關自己就過不去。

明也同樣在看著叶音竹,雖然此時他沒有先前剛看到諾克希之劍時的衝動,但眼中柔和的目光卻又一次變得疑惑起來。

「當我鑄造成它,這張枯木龍吟就變成了神器,認我為主。而它之所以能夠成為超神器,則是因為其中被我封印了神聖巨龍諾克希的靈魂。在本身認主的情況下,雖然我無法使用它,它也只能依附在我的身上了。」

此言一出,石破天驚。就連明也不禁驚呼出聲,眾人看著叶音竹的目光,都像是在看怪物一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能夠飛行的神聖巨龍,甚至要比陸戰無敵的成年紫晶比蒙還要可怕的多。而他們絕不相信憑藉叶音竹現在的力量竟然能夠戰勝一頭神聖巨龍,並且封印它的靈魂,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這本來是我的秘密。但既然我們決定要長期合作,我也沒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