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二章對撼雷神之錘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00字

這是紫晶比蒙固有技能氣息鎖定,通過精神力地釋放和紫晶比蒙本身地王者氣息。..根據精神力強弱。在一定範圍內感受獸人是否存在,這個技能還是紫提升到八級以後才能夠施展地,否則當初在冰圈的時候也不會發現不了戰爭巨獸格拉西斯了。

紫的精神力很強,絕對超過大部分非精神系地九級魔獸,這自然是因為同等本命契約使他得到了叶音竹精神力提升時地好處。

氣息鎖定很快結束,紫雖然是第一次施展這個技能,但他卻清晰地把握到院牆內所有守衛地準確位置,用手朝裡面指了指,通過與叶音竹地精神聯繫將自己對裡面守衛地判斷詳細地告訴了他。

叶音竹傳音道:「紫。還是我進去吧。我地速度比你快一點,如果遇到麻煩。我就把你召喚過去。如果危險太大,你可以將我召喚出來。這樣機動比較好。」

紫思索了一下,點了下頭。「一切小心。」兩人心意相通,根本不需要拖泥帶水的爭論,他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叶音竹的整體實力絕對超過藍級強者,新練習地傲竹三十六劍更是神乎其技。有同等本命契約在。正如他所說地那樣,一個人進去比兩個人去的效果更好。

叶音竹騰身而起。像一片輕巧的竹葉一般先靜靜的落在五米高地院牆上。通過紫不斷傳來地準確氣息鎖定。判斷出守衛們地位置。悄悄地溜進了雷神部落酋長地住處。

獸人果然和人類不同。人類世界。別說是帝王。就算是貴族家中也會種植大量的植被,而在這裡。一切東西卻都是冷硬地石頭。

小心翼翼地躲在一塊巨石後面,叶音竹輕輕閃身,按照護衛變換的位置,悄悄地向裡面潛去,此時他不禁想起了蘇拉,如果有蘇拉在地話。..恐怕比自己更加合適這種找人地行dong吧。

有了紫的氣息鎖定幫助,叶音竹無驚無險的潛入內院,周圍都是高大地房屋。能夠聽到一些女聲在說著什麼,大多數石屋內的燈光竟然都是亮著的。

尋找了一圈,叶音竹不禁有些頭疼起來,這個院子雖然沒有黃金比蒙桑托斯住地地方那麼大,但面積也極為可觀了,如果是一闖闖的去找,顯然是不現實地,雖然能夠躲過護衛。但那吉蒂可是紫級八階以上的實力,萬一被他發現自己的存在可就麻煩了,而照眼前這樣找下去,就算是天亮也未必能有什麼收穫,時間不等人。黎明之前必須要離開這裡,怎麼辦?

藏身在房頂上,叶音竹緊貼在房頂的牆上。為了不容易被發現。他在和紫行dong之前就換了一身深色的衣服。而不是原本地月神法袍。紫的氣息鎖定只能鎖定獸人。卻無法發現精靈。要如何才能用最快地速度找到那個藍精靈的存在呢?

正在這時。他突然聽到自己潛伏的房屋內兩個女聲地交談中似乎提到精靈二字。趕忙伏耳上去。用心傾聽。

「酋長大人最近還是不高興。現在我都怕地很。他可千萬不要讓我侍寢啊!前幾天,都已經死了幾個姐妹了,照這樣下去。我們豈不是都要……」一個略微尖銳的聲音說道。

「噓,你小點聲。想死啊!萬一被酋長大人聽到我們就完了。別怕。聽說雷神商會那邊昨天剛送來一個藍精靈奴。據說還是個處女,就算大人要找人侍寢的話,也肯定先選那個奴了,最近這幾天。我感覺酋長大人的脾氣已經好了幾分。」

「還說呢。..那個藍精靈奴我今天看到了。真是漂亮啊!精靈地姿色果然不是我們獸人能比地。不過,看她那纖細的身材,恐怕就是酋長大人不發怒。玩過一次後她的身體也要廢了。商會那個什麼會長,還有那個埃莫森。都是陰森森地真令人討厭。不知道為什麼酋長大人一定要和他們合作。」

聽到這裡。叶音竹不禁心中大喜。終於有辦法了。

先通過紫的氣息鎖定感受了一下周圍並沒有守衛,他這才悄悄的溜下屋檐,身體貼在一個陰暗的角落出。右手龍魂戒釋放出長約半尺的利刃。悄無聲息地切入牆中,甚至不需要竹鬥氣的作用,諾克希之劍地鋒銳輕鬆的將牆面划出一個圓,叶音竹右手貼上牆面。用鬥氣吸住,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響,將那塊被切透地牆壁吸了下來,沒有任何耽擱的。一彎腰鑽進了房間。

房間內有兩個女人,兩個獸族地女人,從她們地相貌特徵來看,應該和古蒂一樣,都是獅人,獅人女的身高竟然也超過兩米,雖然相貌不錯,但她們那略嫌粗壯的身體實在令人類審美觀的叶音竹很難接受。

兩個獅人女子突然看到叶音竹憑空出現在房間中頓時嚇了一跳,其中一個人就要發生大喊。關鍵時刻。叶音竹展現出豐富的實戰經驗。「閉嘴。」低喝一聲,強勢地精神穿刺頓時如同利箭一般刺入兩名獅人女子的腦海之中。

沒有魔法元素。唯一不受到影響的恐怕就是精神系魔法了。純粹依靠精神力來發動攻擊。根本不需要外界魔法元素的幫助。

倉猝之間叶音竹知道自己能用出來地精神力也十分有限,而面前這兩個雖然是女。但獅人地身體確實強悍。自己地精神穿刺只能制她們一時而已,但他就利用這短暫的時間,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二女面前,雙手一分。兩排紫光分別從雙手上閃過,沒入兩名獅女體內。這一次,她們的身體是真的凝固了。

精神復甦,兩名獅女卻發現自己身體無法移動分毫。甚至連聲音也發不出來。眼中頓時流露出恐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