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七章合奏海洋進化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1字

聽了海洋的話,叶音竹沉默了,腦海中回憶著自己和蘇拉在一起的種種,確實,在記憶中蘇拉除了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氣息會很柔和以外,面對其他人,他的神色都很平淡,似乎沒有什麼會引起他的關心似的。..聯想到之前在大戰戰爭巨獸格拉西斯時蘇拉最後時刻的表現,在叶音竹心中,自己這位至友頓時變得更加神秘了幾分。

微微一笑,海洋道:「想神秘呢?其實這也正常,畢竟蘇拉是刺客。」

叶音竹輕輕的點了點頭,「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蘇拉也是。我並不想去探尋他神秘。只要我心中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就足夠了。」

「音竹,你累了吧。剛醒過來不久,別說太多話。你睡會兒吧。」海洋有些關切的說道。

聽到睡這個字,叶音竹下意識的目光落在海洋隱藏在裙擺之中的大腿上,想起自己醒來時感受到的彈性,腦海中頓時出現了當初給海洋治傷時那完美的嬌軀。

海洋被他看的俏臉一紅,心道,音竹的目光怎麼這麼直接。深吸口氣,她知道,這是自己接近音竹最好的機會,既然當初已經決定了,那就要儘早出手才行。香鸞曾經對她說過,像叶音竹這麼出色的男孩子,以後會喜歡他的女人一定不少,而他又心地單純,一旦被別人先得手,恐怕自己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海洋銀牙微咬,輕聲道:「這裡沒有枕頭,要不,你還是枕在我腿上睡吧,那樣會舒服一點,」說出這句話,她的俏臉險些埋入自己豐挺的酥胸之中,聲音已經變得細不可聞。..

「呃……」叶音竹心中頓時變得一片火熱,對男女之事他雖然已經不像以前那樣茫然不懂,但最多也只是一知半解,對海洋的好感毋庸置疑的,可是,自己怎麼能這樣去褻瀆一個女孩子呢。

「不,不用了。海洋,我不累,不如我教你一首曲子吧。這幾天你微了照顧我,身體消耗也不小,學會這首曲子,對你的恢復和大家的恢復都有不小的害處。我也會儘快復原。」

看著叶音竹有些不敢看這自己的目光,海洋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但她畢竟是女孩子,說出剛才那句話已經是鼓足勇氣,此時挺叶音竹聚聚,雖然多少有些失望,但更多的卻是如釋重負,她那純潔的少女之心,羞澀還是佔據著主導地位的。

「什麼曲子呢?我會么?」海洋有些好奇的問道。她從小學習古箏,她的爺爺西多夫也從未指望過她能做什麼,也就由著她了。雖然在音樂的造詣上她遠不如叶音竹對樂曲理解的深刻,但大多數古曲她還是都會的,需要叶音竹教導她的,更多是意境和音樂的情緒。

叶音竹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道:「這首曲子你可能不會,名叫培源靜心曲。樂曲的威力如果發揮出來,能夠令人精神心境變得平和,身體潛力在柔和的刺激下更容易發揮出來,改變身體的一切負面情況。就算是沒有受傷的人聽了,對身體也有莫大的好處。有固本培元之效用來輔助他人修鍊,是最好的。」

海洋有些驚訝的道:「海洋這樣的樂曲,那到要學學了。..」

叶音竹微微一笑,手中光芒一閃,大聖遺音琴已經出現在雙膝之上,他調整了一下坐姿,再輕輕撥弦,道:「我的精神力恢復還不多,先彈奏一遍完整的樂曲給你聽,然後再分段教你曲子,最後我再帶著你去尋找樂曲真正的感覺。」

海洋點了點頭,嚴重充滿了期待的光芒,對於叶音竹的琴曲,她由衷佩服,至少在她所見過的神音師中,包括妮娜在內,還沒有一個人的音樂造詣能夠超過叶音竹的。

叶音竹微微一笑,雙手輕拂琴弦,「我不知道你們古箏是否有換琴之說,至少在我們古琴來說,不同的古琴,都有不同的歷史和淵源,所以,在演奏不同樂曲的時候,使用不用的古琴,所產生的效果也不一樣。每一首琴曲,都有最適合它的古琴。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在這方面多研究研究古箏,或許會得到更好的演奏效果。」

輕輕撥弦,叶音竹雖然是空虛之身,但當他的目光落在琴上的時候,海洋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氣息與古琴已經完全融為一體,那麼優雅,又是那麼的沉靜。

叶音竹輕嘆道:「峰陽之桐,空桑之材,鳳鳴秋月,鶴舞瑤台。在古琴之中,論九德兼備者,首推大聖遺音琴,所以它也是用來演奏治療效果的琴曲最佳之選。」

海洋若有所思的道:「我以前也看過一些關於古琴的典籍,琴之九德,應該是九種美好的音色,分別是指奇、古、透、潤、靜、圓、勻、清、芳。九德兼備,這麼說,這張大聖遺音琴在各方面應該是最平衡的了。」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絲讚許的光芒,微微頷首的同時,已經開始了他的演奏,左手大、名指對按掏,以鳴鳩喚雨勢,右手食、中指涓,以幽谷流泉勢,起音。細膩含蓄的琴音飄蕩而起,指法不動聲色地控制著輕緩急重,輕柔低沉的旋律,將琴之九德栓釋的淋漓盡致。

大聖遺音琴,在叶音竹的彈奏中,那聖潔的氣息完美釋放,琴身紫如栗殼的亮色在音韻之間輕閃,完美的意境頓時令海洋沉浸其中。那柔和圓潤的旋律喚醒了她體內最原始的生機,生命力在跟隨著空氣種旋律律動的元素而逐漸綻放。

一絲溫熱的氣息在體內出現,隨著緩慢的運轉,這些天的疲倦似乎在悄然而去,海洋渾然不覺自己的身體正變得更加舒適,同樣作為神音師,她的精神力提升後,對於叶音竹琴曲的理解變得比以前更加深刻,也正是因為這樣,在傾聽著這美妙的琴曲時,她的心也變得更加投入。

當最後一縷餘韻結束,叶音竹微眯的雙眼重新睜開,雙手徐徐抬起,再柔和的放下,落在琴弦之上,將琴音的餘韻抹去。他的額頭已經微微見汗,畢竟剛剛情醒不久,精神和體力都遠未恢復。但他卻發現,雖然出汗了,但自己卻一點疲憊的感覺都沒有,體內的竹鬥氣似乎在這《培源靜心曲》的溫養之中恢復了一些,就連精神力也變得健旺了許多。

「好柔和的琴曲,這是我聽過的最舒服的樂曲了。」海洋畢竟是青級魔導士,在琴曲結束之後,她很快就恢復過來,通體舒暢的感覺此時才清晰的出現在大腦中,令她險些呻吟出聲,她發現,自己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是那樣的舒適,心中甚至湧起勃勃生機,說不出的舒爽。

「音竹,快教我吧。」海洋有些迫不及待的取出自己的古箏。

古琴和古箏,本就有許多異曲同工之妙,雖然叶音竹學的是琴,但他只要將《培源靜心曲》的韻律告訴海洋,就完全可以指導她彈奏了。

海洋並沒有讓叶音竹失望,作為叶音竹出現之前米蘭魔武學院最有天賦的神音師,這一首不短的《培源靜心曲》她只是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學會了。當然,只是學會了其中音韻而已。

又獨自彈奏完一遍,海洋雙手按弦,輕嘆道:「看來,古箏還是不如古琴,雖然曲子並沒有錯,但我卻始終找不到你那種感覺,似乎這只是一首普通的樂曲而已。」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別著急,慢慢來。其實,每一種樂器都是平等的,並沒有什麼高下之分,都有著它們的淵源和來歷。古箏並不比古琴差,只不過古琴相比更加沉穩,而古箏的侵略行則更強。如果你對音樂的理解和我一樣,那麼,當我們同樣演奏一首攻擊性的樂曲時,你的古箏甚至比我的古琴更具威力。」

海洋苦笑道:「我對樂曲的理解想要追上你,恐怕這輩子也不可能了。」

叶音竹正色道:「不要妄自菲薄,付出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大,沒有努力過,你怎麼知道自己不行。想要真正的去理解樂曲深意,首先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不斷的去努力嘗試,全身心的去投入,任何人都是有機會的。你明白么?」

看著叶音竹突然變得鄭重的神色,海洋頓時收斂氣臉上的笑容,坐直身體,微微頷首道:「受教了,謝謝你,音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