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六章雞肋的戰爭巨獸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01字

安琪輕輕的搖了搖頭,「不,不是的。..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會死皮賴臉的留下來。但是我不能。蘇拉,等叶音竹醒過來以後你告訴他,我和他之間所有的一切一筆勾銷,但是,我還是會去找我妹妹,這一路上發生的事將永遠爛在我心中,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蘇拉有些激動的道:「你為什麼不珍惜呢?難道你認為,紫不值得你愛么?有些事,旁觀者比當局者更加清楚。我與紫認識的時間並不比你長多少。我也不像音竹那樣了解他。他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那麼酷酷的,不苟言笑的。但是,有一點他和音竹是一樣的,在感情方面,著兩個傢伙一個比一個麻木,都是最大的傻瓜。可我卻看得出,紫是喜歡你的。因為這一路上,他的眼神只有在看你和音竹的時候回發生一些變化。他看音竹的目光,是那種兄弟之間的信任和親切,而看你的目光,卻是淡淡的溫柔。或許你從來都沒有注意到,但我們每個人卻都看在眼中。你想想,如果他不是也喜歡你的話,以他的性格,能讓你一直掛在身邊,在危險出現的時候,總是擋在你身前么?」

安琪愣住了,她那美麗的墨綠色眼眸中,釋放著迷離的光彩,靜靜的站在那裡,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發現,自己的聲音早已哽咽。

四百多年了,她已經擁有了四百多年的生命,但卻從沒有一個人令她新動過,不論是俊美的精靈還是強大的人類,都從未令她的情緒出現過任何波動。而紫不一樣,從第一眼看到他那寬闊的肩膀時,完全沒有提防的精神分裂中安琪就深深的留戀上了那安全的感覺。每一天,這種感覺都會增強幾分,即使紫很冷,很少說話,但是,只要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原本冰冷的心就會變得異常安穩,彷彿所有的一切都有這個男人替自己扛下了,什麼都不需要去多想。..

記憶恢復了,但那依戀的感覺卻更加強烈,甚至多出了患得患失,恢復到了正常精靈女王的心態後,他才知道,自己心中竟然也會有愛,也會哀傷一個人。

「蘇拉,不要說了,讓她走吧。」紫淡淡的說道。

蘇拉看看紫,再看看低頭不語的安琪,嘆息一聲,「是阿!我又何必勸你們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最後一句話他沒有說出,幽怨的眼神卻悄悄的落在了叶音竹身上。

用力的搖了搖頭,安琪苦澀的一笑,「我的靈魂早已經不屬於自己。我早已不是一個應該活下來的精靈。我不能讓自己的污濁沾染了你們。紫,我走了,我永遠都會記得這些天在你身邊的一切,這將是我一聲中最美好的回憶。嗨,你知道么,你是我一生中,第一個愛上的男人。」淚水,不知不覺間已經布滿了她那動人的嬌顏。

紫猛地回過身,迎上的卻是兩片帶著淚水鹹味的冰冷唇瓣,輕輕的,只是那輕輕的一吻,卻令紫穩定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安琪的雙臂緊緊的環繞著紫粗壯的脖子,彷彿要將自己的身體完全融入到紫體內似的。

「我走了,我永遠也不會和你的好兄弟為敵。紫,忘了我……」飄身而切,安琪那曼妙的身影帶著一串晶瑩的水滴化為一縷煙雲閃入冰林。

「安琪。..」紫大喝一聲,但那虛無的身影卻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卻依舊離去。

紫獃獃的站在那裡,身體彷彿凝固了,雖然已經沒有來自戰爭巨獸的威壓,但他卻感覺到自己心中壓抑的難受。蘇拉並沒有說錯,在感情問題上,他和叶音竹都可以算得上是傻瓜了。如果說愛有味道的話,此時他體會出的就是苦澀與留戀。忘記真的那麼容易么?那冰冷唇瓣留下的烙印早已無形中鑲嵌在他靈魂之中。

「紫,你還不去追?」蘇拉有些焦急的說道。

搖了搖頭,紫嘆息一聲,「或許,我們真的不合適吧。我能感覺到她身上背負了很多東西,我又何嘗不是?除非到哪一天我們都變得輕鬆了,或許……」他沒有再說下去,因為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實在太過飄渺。

盤膝坐在地上,紫強行讓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直接進入了修鍊狀態。

一行眾人,絕大部分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創傷,表面看去,似乎是兩位黃金比蒙的傷最重,但只有紫知道,受到窗雙最深的,其實是叶音竹。為了救自己,他可是付出了一半的生命代價啊!還有那最後的彈奏,連紫也不知道叶音竹透支了多少。

冰圈範圍內確實溫暖,至少在這裡搭建了帳篷後完全可以休息,三隻冰極魔猿擔任起守護工作絕對是一絲不苟。狄斯和帕金斯先後清醒過來,但他們受到的傷勢太重,短時間內是恢復不了了,只能等回去以後漫漫修養。馬良也醒過來了,他顯得有些落寞,銀龍六器,現在只剩下少半瓶銀龍血,對他來說絕對是損失慘重,幸好得到了一隻九級下位魔獸,否則的話,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叶音竹的昏迷時間是最長的,十天,整整十天,當除了紫以外的每個人都充滿擔憂的時候,他終於從沉睡中清醒過來。

帳篷內是溫暖的,因為燃燒者冰極魔猿從在冰海中抓回來海豹的脂肪,叶音竹一醒過來,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在鼻端飄蕩。身體略微動了一下,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枕在一個柔軟而充滿彈性的**上。

叶音竹沒有動,不是不想,實在是沒有意一絲力氣,體內似乎失去了什麼,但又似乎得到了什麼,可以他現在的情況,實在感覺不清楚。

眼睛朝周圍看去,他發現自己在帳篷里,那熟悉的淡淡的香氣已經告訴他自己枕著的是誰。

「海洋。」叶音竹輕喚一聲,他自己卻被嚇了一跳,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極為嘶啞。

「啊!音竹你醒了。」海洋被突然出現的聲音驚醒。此時,叶音竹枕著的正是她的大腿,這十天以來,她足足瘦了一圈,每天都陪在叶音竹身邊照顧者他,不斷的焦急等待,令她五內如焚,剛剛因為疲倦,才睡了過去。

叶音竹終於醒了,所有的疲倦似乎在這一刻一掃而光,海洋小心摸摸叶音竹的額頭,「音竹,你怎麼樣?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么?」

叶音竹勉強一笑,道:「我沒事,只是脫力而已,恢復一段時間就好了。扶我坐起來吧。」

在海洋小心的攙扶下,叶音竹坐了起來,上身靠在海洋懷中,背後傳來兩團溫暖的感覺令他心中一盪,現在的他可不是那個會問女孩子為什麼胸肌發達的傻小子了。

「海洋,辛苦你了。大家都還好么?」

海洋微微一笑,一手摟著叶音竹,另一隻手輕輕的提他輸理著頭髮。「還好,至少都還活著。只是狄斯和帕金斯的傷勢比較重,蘇拉那大透支後,一直堅持守著你,前幾天也終於堅持不住病倒了,現在正在修鍊自我調整呢。馬良損失了音龍五器,情緒有些低落,他和常昊都感覺到自己實力上的不足,這幾天除了來看你以外,大多數時間都在帳篷中修鍊。」

「那紫和安琪呢?」叶音竹忍不住問道。

海洋猶豫了一下,才將那天安琪恢復記憶後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叶音竹輕嘆一聲,「看來,紫是真的喜歡她。如果可以的話,那以後我一定要幫紫達成這個心愿。不過一切都還好,大家都活著就什麼都有希望。」

「音竹,你剛醒過來,要少說話。」帳篷簾掀起,紫高大的身材一彎腰鑽了近來。他和叶音竹有同等本命契約之間的靈魂聯繫,叶音竹這邊剛一醒,他立刻就感覺到了,立刻趕了過來。

帳篷本身很小,加入了紫頓時顯得擁擠了,海洋趕忙向後挪挪身體,並且將叶音竹與自己靠的更緊了,拉了拉被子,給音竹蓋好。他們現在的樣子實在有些曖昧。那可是同床共枕啊!即便是在帳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