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一集戰爭巨獸第七十一章神龍血誓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96字

光華漸漸收斂,海洋的嬌軀在旋轉中緩緩飄落地面,那一道道繞在她身體周圍的乳白色光帶漸漸融入到她的身體之中,很自然的右手輕拂,臉上的白紗頓時被一層乳白色光芒所代替,再也不需要擔心白紗的掉落了。..

一層層魔法元素波動變得越來越強烈,她閉著雙眼,眉心處噴薄而出的黃色精神力開始出現了炫麗的變化。由剛剛提升到的正黃色幾乎在瞬間就突破到了深黃色,緊接著,深黃色繼續發生變化,經過淺綠、綠、深綠,竟然一律突破,連過五階,一直變換到正青色才停了下來。

瞬間暴漲六階精神力,看的常昊和馬良目瞪口呆,眼中儘是羨慕卻沒有一絲妒嫉。這就是九級魔獸帶來的好處么?如此巨大的提升,完全將海洋從一個高級魔法師中階升到了魔導士中階的水準。九級上位魔獸的幫助果然非同凡響。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真正令海洋精神力瞬間突破六階的並不是兩隻雪龍豹的功勞,而是它們母親留下的那顆晶核,通過靈魂之火的燃燒,那偉大的母親雖然沒有一絲灰燼留下,卻將自己全部的能量都保存了下來,為了她的孩子保存了下來。晶核進入海洋體內,直接改造了海洋的體質,在之前乳白色光帶的環繞之中,已經將她體內雜質完全排除,而晶核中的大部分能量都已經與那一對小雪龍豹聯繫在一起,它們將通過與海洋之間如同母體一般的聯繫來吸收這些它們真正母親留下來的能量快速成長。就像蘇拉得到的那塊銀龍逆鱗一樣。

而與兩隻雪龍豹同時簽訂契約,海洋也得到了那雪龍豹母親留下大繭中的天賦魔法,雪色光帶。這是一個防禦類魔法,根據自身實力的不同而提升效果。由於這是一個天賦魔法,所以它是瞬發的。以海洋剛剛突破的實力,能夠瞬發青級雪色光帶,無疑是對她這樣神音師最好的保護。..

叶音竹看著全身籠罩在一圈乳白色光環中的海洋,目光尋找了一下,有些驚訝的問道:「它們呢?」

海洋微微一笑,柔聲道:「它們睡了,這對小寶貝還剛剛出生,它們需要休息。長時間的休息才行。」

叶音竹好奇的道:「那它們在什麼地方休息?」

出奇的,海洋這次沒有回答叶音竹的問題,臉上的雪色光帶擋住了她那緋紅的羞澀,「以後再告訴你。」

叶音竹一向沒有強人所難的習慣,微微一笑,道:「恭喜你了,海洋。」

海洋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是我應該謝謝你才對。我真的很喜歡它們,能夠看著這一對小生命慢慢長大,一定是我今後最大的快樂之一,我會代替它們的母親好好照顧它們,不讓他們受一絲一毫的委屈。」

叶音竹欣慰的點了點頭,手上光芒一閃,一白一青,兩顆閃耀著特殊紋路光澤的魔晶石出現在他掌心之中。轉向常昊和馬良道:「這是金紋劍齒虎王和颶風蟒王的晶核。你們選擇哪知幼獸,就吃下晶核吧,這樣不但能夠一定程度的提升自身實力,也可以更好的與幼獸簽訂契約。」

看著雪龍豹簽約後產生的強大效果,馬良和常昊心中多少有點失落,此時叶音竹拿出兩顆九級魔獸的晶核,頓時嚇了他們一跳。

九級魔獸的晶核價值,絕對不在一隻九級魔獸之下,因為晶核是魔獸力量來源的中心,是製作高級魔法道具最好的材料,尤其是法師使用的魔法杖,如果能鑲嵌一顆同系的魔晶石,效果必然會大幅度增加。..九級魔獸的晶核根本不是用價值能夠衡量的。雖然他們也知道叶音竹對外物一向不太看中,但也沒想到他竟然肯將如此貴重的東西拿出來。

「音竹,我們不能要。」馬良堅決的說道。「你給我們的已經很多了。能得到九級下位魔獸,是我以前根本連想都不敢想的。如果你再把九級魔獸的晶核給我們,這樣的恩情,恐怕我們一輩子都無法還清。」

常昊的態度和馬良一樣,「沒錯,音竹,你已經對我們太好了。我們真的不能要。」

叶音竹沒想到兩人的態度會如此堅決,好笑的道:「你們這是幹什麼。所謂物盡其用。再好的東西,如果沒有人發揮它的價值,也只是件死物而已。這兩顆晶核對我來說又沒什麼用。而你們即將與那兩個小傢伙簽約,在你們身上,這兩顆晶核的價值才能真正體現出來。有了晶核,你們的魔獸夥伴就能在最短時間內成長起來。我們是朋友啊!別忘記你們的使命,你們可不只是米蘭魔武學院的學員。」

當著海洋和蘇拉,叶音竹沒有說出東龍八宗四個字,但他的意思常昊和馬良自然是明白的。兩人對視一眼,都陷入了沉思。嘴唇嗡動之間,似乎在用傳音交流著什麼。

半晌之後,他們眼中的執著光芒逐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欣然的微笑,似乎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似的,同時上前,從叶音竹手上取走了金紋劍齒虎王和颶風蟒王的晶核。

「音竹。」馬良一邊看著手中那魔力波動劇烈的晶核一邊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和常昊都不再是你的朋友。」

叶音竹愣了一下,轉而微笑道:「是啊!我們不止是朋友,還是兄弟。」

馬良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們是兄弟。同時,我們也是你的下屬。我相信蘇拉和海洋不會將我們的事情說出去。在此,我馬良。」

「我常昊。」常昊跟上說道。

緊接著,兩人異口同聲道:「以神龍的名義起誓,終一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