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九章雪龍豹之卵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09字

音竹的手沒有停下,因為戰鬥還沒有結束,《高山流如飛瀑流泉一般傾瀉而出,曲意中的巍峨就像他此時的身體一樣,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與他無關似的。..因為他信任自己的夥伴,信任自己的兄弟。

紫沒有讓叶音竹失望,從來都沒有。所以,在叶音竹剛剛受到冰冷威脅的時候,那紫色的魁偉身影就已經擋在了他面前。

面對冰極魔猿,紫的身體似乎小了很多,但是他那巍峨的氣勢卻要凌駕於冰極魔猿之上。

紫光,幾乎在瞬間膨脹,沒有怒吼,因為眼前的敵人根本不配上位者的紫憤怒。近乎恐怖速度膨脹的身體眨眼間就超過了二十米的高度,十三米紫晶巨劍,帶著扇面般的炫麗紫光橫空而下,如此巨劍,除了它那炫麗光彩之外,卻沒有帶出一絲聲音。

冰錐停頓了,因為它失去了前進的動力,一道紫色的光線出現在冰錐中心位置,從尖端一直延伸到尾部。砰的一聲巨響,重新化為冰元素消散於空中。

一道血線,從冰極魔猿額頭正中一直蔓延到腹部,他的身體完全獃滯了,因為他根本就不敢動,也動不了,面對紫晶比蒙,別說是他這剛剛進階的九級下位魔獸,就算是黃金比蒙和幽冥雪魄那樣的上位者都要臣服啊!

紫晶巨劍並沒有刨開冰極魔猿的身體,巨大的劍身被紫握在手中,就像一根輕飄飄的稻草一般,彷彿沒有任何重量,劍尖點在冰極魔猿的胸膛上,現出本體的紫,聲音低沉而威嚴。

「臣服,還是死亡。」

冰雪掩映,紫晶巨劍散發著只屬於紫晶比蒙的帝王光輝,強大的威壓令冰極魔猿眼中的紅光逐漸消退,狂暴的怒火如同被潑了一盆冷水般瞬間熄滅。..他也想反抗,也想拚命一搏。但是,生存了上百年,歷盡千辛萬苦才晉陞到現在的級別,他捨不得死,更何況在紫晶比蒙的威壓面前,他甚至連想選擇死亡的心情都無法出現。

眼中儘是恐慌,冰極魔猿在顫慄中張開嘴,一團深藍色的火焰從他口中飄蕩而出。那可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冰極魔猿作為九級魔獸才會擁有的靈魂之火。

魔獸本身是不能夠與其他魔獸簽訂契約的,但卻可以通過其他方式收取手下,但這卻只是屬於智慧型魔獸的能力,而獻祭靈魂之火,則是魔獸之間最殘酷的降服手段。一旦靈魂之火獻祭給對方,那麼,終其一生,都要受到控制,甚至連背叛的想法都不會出現。只能作為對方最忠誠的手下。很少有魔獸會選擇獻祭,即使是死也不願意讓自己的靈魂被剝奪。但是,面對紫晶比蒙的威壓,冰極魔猿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獻出自己最珍貴的東西。

紫張口一吸,冰極魔猿的靈魂之火已經被他吸入口中。紫光閃過,隨著紫晶巨劍的消失,紫的身體也重新幻化成人形。雖然他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但站在那裡卻依舊是那麼巍峨。

「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有三兄弟,你甚至沒有向我獻祭的資格。」紫晶比蒙的高傲,是不會收取垃圾手下的。像黃金比蒙這樣的上位九級魔獸,因為本屬同族,又對紫絕對忠心,他都沒有收取靈魂獻祭。

琴聲收歇,叶音竹收回了飛瀑連珠琴,站到紫身邊,向他遞出一個詢問的眼神。他知道紫的實力還不足以現出本體,雖然有《高山流水》的增幅作用,但還不足以支持紫剛才那一劍的消耗。上一次紫化身本體後的情況他還清楚的記得。

「紫哥哥。..」安琪突然叫了一聲,看向紫的目光中充滿了關切,雙手緊緊的握著紫的大手輕輕的晃動著。

紫此時確實很虛弱,雖然因為音竹的提升和他自己的修鍊,實力已經比上次現出本體時提升了不少。又有《高山流水》曲的輔助,但化身本體,還是抽空了他所有能量。否則也不需要這麼快就回複本體了。此時雖然他站的很穩,但能量卻透支的厲害。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極為精純的元素之力從安琪握住他的手上傳來,如同瓊漿玉液一般滋潤著他近乎乾涸的身體。

安琪的能量比他想像中還要強大的多,如同長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絕,而且她刻意的過濾掉自己能量中的黑暗氣息,只是將自然能量傳入自己體內。

在安琪的幫助下,紫有些蒼白的臉色頓時緩和下來,抬起另一隻手摸了摸安琪的頭,臉上露出一絲

「紫哥哥。」輕喚一聲,安琪靠在紫懷中,一副欣慰的樣子,似乎已經感覺到了紫的恢復。

紫轉向眼前的冰極魔猿,淡淡的道:「你那兩個兄弟還死不了,叫他們過來獻祭。」

「是,尊敬的紫帝。」獻祭了靈魂之火,冰極魔猿頓時變得溫順起來,連身上被紫晶巨劍劃開的傷口都來不及處理,就趕忙跑去找自己那兩個被狄斯轟飛的兄弟了。

承受了兩隻冰極魔猿攻擊的狄斯此時才從對手的攻擊中恢復過來,張嘴噴出一口藍色氣流,長出口氣,「媽的,凍死老子了。」

「紫帝,雪兄似乎不行了。」冥輝的呼喚聲響起,驚醒了叶音竹和紫。兩人發現,幹掉了颶風蟒王的雪龍豹此時正伏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每一口喘息,嘴裡都會帶出一片血沫,冰藍色的大眼睛中,光芒已經完全黯淡下來,變成了一片灰白色。

看到雪龍豹的情況,紫知道自己猜對了,之前他的爆發,只是迴光返照而已。畢竟,在眾人來援之前,他是獨自面對五隻九級魔獸的圍攻啊!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非常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