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六章閃雷血契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4字

轟的一聲爆響,那顆元素彈的威力已經被完全化解。..

下方的金甲禁蟲再次怒吼,又是一顆元素彈騰空而起,但是,它的攻擊對於神聖巨龍諾克希來說,顯然是沒有什麼效果的,半個禁咒的威力,又怎麼能夠威脅到龍族的巔峰存在呢?

諾克希在抵擋住兩顆元素彈之後,並沒有急於攻擊,而是如同貓戲老鼠一般戲虐的看著下方兩隻金甲禁蟲。

正在這時,之前那隻始終沒有行動過的金甲禁蟲突然也抬起了自己的上身,似乎用去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猛的噴出一顆元素彈。先前那隻已經噴出兩顆元素彈的金甲禁蟲毫不猶豫的發出自己最後一次攻擊,兩顆元素彈在半空之中彼此交融,同時朝著諾克希的方向飛去。

龍目中不屑的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低沉的吟唱聲不斷從諾克希口中響起,一道巨大的圓形七彩光柱從天而降,在那一剎那,竟然將諾克希身上所有魔法光芒完全抽空,

騰空而起的兩顆元素彈,在彼此交融之中一顆變成了銀色,而另一顆則變成了金色,金銀雙輝升騰中融合後,變成了更大的一顆元素彈,但這一次,它卻並沒有吸收任何空氣中的魔法元素,在震顫中,產生強烈的共鳴。

在噴出這兩顆元素彈之後,前面的金甲禁蟲身體頓時縮小到之前的一半,完全萎頓下來,而它身邊那隻肚子大大的金甲禁蟲的身體則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一顆淡金色的蛋從它身邊排出。金蛋剛剛排出,兩隻金甲禁蟲對視一眼,在它們那金色的眼眸中,充滿了相同的決然之色。..萬分留戀的回望了那枚金蛋一眼,排出金蛋的金甲禁蟲小心的用身體將它拱入一旁一個之前藏在它身下的石穴之內,再迅速的將一塊大石頭甩到洞穴上。

此時,由於空中那強烈的能量光芒阻隔,神聖巨龍諾克希並沒有看到這一幕,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兩隻金甲禁蟲背後竟然都生長出了一對薄如蟬翼的金色翅膀,拍打著翅膀它們飛了起來,兩個緣故滾的身體交纏在一起,毫不分離的朝著空中那炫麗的光芒衝去。

沒有了恐懼,只有毅然赴死的決心,不能繼續生存,就在最炫麗的光芒中消逝。

轟——,金銀兩色元素彈爆炸了,七彩光柱爆發了,就在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叶音竹的心弦劇烈的波動起來,他感覺到了那兩隻金甲禁蟲臨死之前對孩子的不舍,感覺到了他們彼此依戀的身後情感,也感受到了他們為了掩蓋孩子已經出生赴死時的決心。

雖然明明已經猜到了結果,但是,當周圍化為一片黑暗的時候,叶音竹還是不禁在心中為他們祈禱著,而內心深處原本因為最後反擊封印了諾克希的靈魂,使他靈魂無法安息的那一絲愧疚,也在此時蕩然無存。

黑暗是如此的悠遠,此時似乎只有自己那沒有停留的手指和琴弦的和鳴。突然,眼前光芒再變,周圍又亮了起來。

依舊是先前那個地方,但此時看上去已經面目全非,白雪皚皚覆蓋大地,除了此時叶音竹視角所在的位置以外,原本看到的那一片荒原上所有突出的部分都已被抹平。..如果不是那在白雪覆蓋下輕輕顫動著的石塊提醒了叶音竹,恐怕他也無法將眼前的景象和之前相聯繫。

砰的一聲,石塊翻起,露出了那顆淡金色的蛋,根本無法想像這是多少年之後了,但是,那淡金色的蛋上,卻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一層金色光芒浮現其上,金色的蛋殼彷彿透明了一般,能夠隱約看到其中有兩道不斷蠕動的身影。它們的靈動,給這荒蕪冰冷的大地上增添了幾分生機,寒冰白雪之間,兩條新的小生命就要誕生了。

隨著輕微的破碎聲響起,一個小頭緩緩從蛋殼中鑽了出來,身上帶著一層淡金色的黏液,甚至連眼睛還沒有睜開,口中發出嬰兒般的啼哭聲,分外響亮。緊接著,是另一個小頭,它們的樣子幾乎是一模一樣的,當它也從蛋殼中探出來的時候,剎那間,風雨變幻。

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然在瞬間被濃厚的烏雲所覆蓋,但是,就在這一刻,眼前的雪域卻完全安靜下來,原本在空中飄蕩的雪花不見了,凜冽的寒風也停止了吹拂,彷彿已經到了世界的盡頭一般,此時此刻,那顆金色的蛋以及蛋殼下鑽出的那兩個小生命,我去成為了眼前一切的核心。

淡金色的小眼睛緩緩睜開,因為距離拉近,叶音竹終於發現了這兩個小東西的一些不同之處,雖然同樣是乳白色晶瑩通透的身體,但左邊的一個眼睛是外金內銀,而右邊的則是外銀內金,雖然只是瞳仁和眼白顏色的調換,卻令這對同卵雙胞胎終有區別。

昏暗的天空突然亮了起來,一道金色閃電凌空而下,像長了眼睛似的正中左邊的那隻小傢伙,與此同時,幾乎是不分先後的,半空中的烏雲在滾滾炸雷聲中完全變成了銀色,一道圓球形狀的銀色炸雷轟然落在另外一個小傢伙的身上,那瞬間爆發的金銀雷電,就像它們父母去逝時留下的最後光輝。

耀眼的光芒瞬間爆發,令叶音竹眼前變得一片空白,當他的視力恢復時,眼前的一切已經恢復了正常,只不過那兩個小傢伙的身體卻出現在了地面上,蛋殼不見了,原本他們藏身的洞穴也不見了,一金一銀,兩道紋路分別出現在他們背後,及那件隱沒於體內。

琴聲依舊,精神力漸漸回魂,人依舊在洞穴,只是叶音竹卻發現,兩隻小金甲禁蟲的身體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都貼在了自己身上,眼中的依賴似乎更重了,還包含著幾分深切的感激,輕輕的摩挲著自己的腰部,悲傷的情緒逐漸散去,它們似乎也從叶音竹的精神烙印之中感受到了許多東西。

琴箏的動聽音律同時結束,叶音竹發現兩隻黃金比蒙都已經回到了洞穴中,蘇拉的烤肉也做的差不多了。收回海月清輝,一手一個,將兩隻金甲禁蟲抱入懷中,看看左邊那隻金外銀內眼眸的小傢伙,微笑道:「你們是在雷電中而生,以後就叫你閃吧,好么?」

小傢伙很配合的點了點頭,興奮的在叶音竹懷中拱了拱,叶音竹看向那隻銀外金內的小傢伙道:「你叫雷。」

歡嘯一聲,正在叶音竹抱著它們準備起身去吃晚飯的時候,突然,兩隻金甲禁蟲同時張開嘴,分別咬上了他的左右手臂。

手臂劇烈的一痛,閃、雷的牙齒非常鋒利,直接深入肉中,叶音竹悶哼一聲,他的鮮血幾乎以清晰可見的速度灌入它們那近乎透明的身體。

「音竹。」幾聲驚呼同時響起,蘇拉和紫第一時間躥到了他身邊,蘇拉那天使的嘆息甚至已經直接探向他懷抱中的兩隻金甲禁蟲。

叶音竹身體一晃,瞬間在原地留下一個淺淺的虛影,後退到兩米之外,「沒事,它們不會傷害我的。」雖然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他卻深信,剛剛經過精神交流的兩隻金甲禁蟲絕不會傷害自己,從它們的情緒已經能夠深切的感覺到經過琴音為橋樑的交流後,它們已經把自己當成了親人看待。

閃背後出現一道金線,它的身體瞬間膨脹了一圈,原本因為釋放出元素彈而顯得委靡的精神頓時振奮起來,雷的情況和它的差不多,只不過背後出現的是一道銀線。

金光與銀光瞬間遍布到它們身體的每一個位置,光芒一閃,竟然順著它們要開的傷口,瞬間融入到叶音竹手臂內消失不見。清晰可見的兩道金銀光芒順著叶音竹的手臂蔓延而上,從左右直入大腦,兩道強烈的精神烙印與他的精神力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叶音竹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精神似乎已經與手臂融合了,更令他意外的是,自己的精神烙印竟然在那以剎那一分為三,其中兩道相對弱小的,分別融入到自己的左右臂之中,與大腦的主精神烙印形成一個奇異的三角對峙。

一團黃色的光芒從眉心處噴薄而出,環繞在叶音竹身體周圍,顏色漸漸變深,發自靈魂嘆息一般的聲音在他體內撥動著。

當強光閃過,一切都恢復正常的時候,叶音竹手臂上的傷痕已經消失不見,只是手臂上卻分別多了一道金銀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