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六章閃雷血契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12字

叶音竹他們的運氣不錯,在極北荒原的寒冷之中前行不久就又發現了一個小山包,雖然這類似於山陵的山包高度不過百米,但開鑿一個洞穴暫時休息還是足夠了。..

晚飯重新弄,極北荒原實在太冷,雖然身上沾染了不少灰塵,現在也無法清洗,幸好三女孩子身上都比較乾淨,安琪是實力強大,塵土還沒沾身就被她強悍的鬥氣化解了,而蘇拉和海洋身下墊著兩隻蟲蟲,身上有叶音竹擋著,沾染的塵土並不多,月冥也有常昊和馬良遮擋了大部分。

狄斯和帕金斯帶著怒火重新去獵殺野獸了,天知道附近有多少野獸會倒霉。新開闢的洞穴內,這次叶音竹坐在了最裡面,他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嘗試和兩隻金甲禁蟲溝通,一個是看看它們還有沒有同類,另一個,則是對它們進行更深的了解。金甲禁蟲畢竟是十級神獸,現在它們對自己有所依賴,並不代表將來它們成長起來之後還會如此,十級神獸可不是哪么容易驅使的。

根據紫對金甲禁蟲的了解,雖然是幼蟲,但它們也已經具有了一定智慧,即使還不會說話,也能夠通過精神進行交流,一旦進入成長期後,這種十級魔獸立刻就能幻化成人形,用不著強大到九級之後。這就是十級神獸的優勢,也是區別十級成長型神獸和九級魔獸之間的重要因素。但金甲禁蟲卻有個特點,據紫祖先留下來的記憶稱,除非完全成年,否則金甲禁蟲是絕不願意幻化成人形的,至於為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

兩隻金甲禁蟲趴在地上啃著之前帶出來的豪豬肉,一副享受的樣子,似乎早已經忘記了剛才所遇到的危險。

叶音竹摸摸它們柔軟光滑的身體,看著它們吃的滿嘴油膩的樣子,真都很難想像,之前那強橫的元素彈竟然是由這麼脆弱的身體釋放出來的。..

怎麼和它們溝通呢?叶音竹試探著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嘗試與兩隻金甲禁蟲取得一定聯繫。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金甲禁蟲本身的精神烙印完全內蘊在體內,而他發出的精神力根本無法進入金甲禁蟲那脆弱的身體,金甲禁蟲的防禦力雖弱,但對精神力的抵抗卻非常強。身體就像厚實的膠質物,把自己的精神烙印完全護在其中。

怎麼辦?叶音竹陷入了沉思之中,這兩隻金甲禁蟲的智慧還差,通過言語很難與它們溝通,又無法進行精神交流,根本無法了解到它們的情況。

兩隻金甲禁蟲的食量大的驚人,一直體型不小的豪豬在它們的分解下,一會兒就消失了,其中一隻金甲禁蟲蠕動到叶音竹身邊,拱了拱叶音竹,然後翹起上身,發出幾聲輕哼。

「嗯?」叶音竹從沉思中驚醒,看向面前的金甲禁蟲,微笑道:「小東西,幹什麼?還沒吃飽啊!」

金甲禁蟲用力的搖了搖頭,從它那肉肉的身體里,竟然伸出兩個像是觸角一般的軟肢,急促的揮舞了幾下,然後口中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搖頭尾巴晃,兩隻淡金色的小眼睛裡充滿了陶醉的表情,看上去極為可笑。

另一隻金甲禁蟲也同樣蠕動到叶音竹身前,和同伴做著同樣的動作。

聽著它們的輕哼聲,叶音竹突然明白過來,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這兩個小東西是讓自己彈琴啊!難道說,是吃飽了想要聽催眠曲了么?心中升起幾分寵溺的感覺,光芒一閃,重新取出海月清輝琴琴橫於膝上,閑著也是閑著,彈琴給它們聽也沒什麼,對自己也是不錯的修鍊。..

撥動琴弦,一首清幽的《綺夢》響起,裊裊琴音在洞穴內盤旋迴盪。

琴聲一響,兩隻金甲禁蟲頓時變得安靜下來,四隻小眼睛盯視著叶音竹,一副享受的樣子輕輕的晃動著自己柔軟而充滿彈性的肥胖身軀,彷彿是給叶音竹的琴曲伴舞似的。

海洋噗嗤一笑,道:「它們還真有意思呢,音竹,能不能讓我與你合奏一曲。」這首《綺夢》她也會,而且正是最近在練習的試圖進入情緒融入的曲子,聽到叶音竹彈奏,她也不禁有些技癢。

叶音竹微微一笑,「故所願也,不敢請爾。」

海洋手中光芒閃爍,她那張古色古香的箏出現在雙膝之上,雙手在箏弦上輕按,當叶音竹以小節結束的時候,這才十指輕動,彈奏起來。

海洋的古箏技藝無疑是出色的,雖然對樂曲的理解無法和淫逸音樂十六年的叶音竹相比,但在神音系中,絕對是佼佼者之一,在叶音竹的帶動下,她那輕如濺玉的箏音與叶音竹那低沉吟哦的古琴搭配的天衣無縫,令兩種原本並不容易合奏的樂器如同琴瑟合璧一般更加動人心弦。

叶音竹一邊彈奏,一邊向海洋道:「用心去感受樂曲中的深意,除了它,你不要再想任何東西。」說著,他左手起棲鳳梳翎勢,右手出鸞鳳和鳴勢,琴曲重音加劇,心弦與琴弦瞬間融合唯一,帶動著海洋一同進入那美妙的旋律之中。

音樂的交流,完全是一種靈魂升華的交流,當海洋的心弦與叶音竹的琴音帶動下融入到那美妙的合奏旋律中時,她發現自己感覺到了叶音竹的心,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心。叶音竹的心在琴曲中是那麼的純凈,沒有一絲瑕疵,《綺夢》的情緒,充斥在兩人相連的心弦之間,每一個最細微的音律,都令他們的心與心更加貼近,這種美妙的感覺,甚至比任何情話都更加動人,更加令人陶醉,

正是海洋已經完全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時,叶音竹突然發現,在原本兩人相連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