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五章金甲禁蟲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7字

此時紫正在想著其它的事,考先他想到的,就是白己被紅靈騙了紅靈之所以返回來,並不事中了白己欲擒故縱之計,而是因為偷了極北荒原最大勢力的氪金,為了生存,不得不依附於白己等人。..而他想到的另外一個問題則更為重要。氪金,如此巨大的氪金,絕對是無價之寶,究竟是什麼人會送給雷神部落呢?

氪金叶音竹收下了,是赤精紅靈的哀求下收下了。而他們此行的十人也變成了十一人。

擊潰狼騎兵雖然並不困難,但紫和叶音竹商量之後,立刻決定改道。狼騎兵的消息傳回去,很可能會引來雷神部落的大軍,雖然這裡距離雷神之錘要塞已經有一段不短的距離,但小心一點總走好的。極北荒原很冷,一點也沒有春季的感覺,越向北走,這種感覺就變得越明顯。補給對眾人來說並不是問題。極北荒原的各種野獸數量極多,因為寒冷環境的影響,這些野獸大多脂厚肉嫩,而積雪未化之地也足以提供給他們充足的淡水。

這一路上,他們盡量繞開極北荒原中的各個獸人部落,專門選擇偏僻的荒山野嶺行進。這時,馬良的作用就完全顯示出來,不論在什麼樣的地形,他都能夠憑藉白己的召喚術召喚出最合適的坐騎,使眾人前進的速度始終不受影響。

衣幕降臨,已好是進入極北荒原後的第五天了,眾人翻過一座不高的山峰後,在山腳下暫時紮營住了下來。

住的地方簡單的很,在有山的情況下,事先準備好的帳篷根本就用不到。..帕金斯和杜斯一人一拳,在山壁上開個大洞,就足夠令眾人遮擋寒風了。這兩兄弟對紫的尊敬完全走發自血脈的。不用紫吩咐,在準備好住的他方後立刻就出去尋找野獸。這五天以來一直都是如此。所有的食物幾乎是他們包辦了。

又走一天的趕路,眾人都已經有些疲倦了,尤其是魔法師們,進入臨時開啟的洞穴後,立刻投入到冥想之中。叶音竹和紫坐在一起,安琪偉舊靠在紫身邊。經過這些天的趕路,她精神烙印中那兩團精神力偉舊非常平和,一點也沒有發生衝突的意思。每天都纏在紫身邊,甚至連晚上睡覺時也不願意遠離紫。雖然偶爾紫會流露出一些不耐煩之色,但叶音竹卻清晰的感覺到,紫在看著安琪的時候,目光已經變得越來越溫柔了。「紫,還要多久我們才能進入極北荒原深處,」叶音竹問道。

紫想了想,道:「按照距離來看,我們至少還要十五天,才能完全穿過各個獸人部落聚集的範圍,進入極北荒原的冰森範圍。冰森是整個大陸最北端的地方,那裡常年積雪,不論春夏秋冬,始終溫度極低。以冰森為中心,佔據差不多極北荒原三分之一面積的地方,都是我們這次搜索的目標。我聽帕金斯說,雷神部落的人曾經在冰森附近見到過山嶺巨人的足跡,但後來傾部落之力前去尋找卻依舊沒有發現什麼,反而被冰森中的魔獸們攻擊的潰不成軍。能夠在那種酷寒之地生存的魔獸,等級至少也在七級以上。」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我聽說過這個他方,據說冰森是整個大陸幾大禁地中最危臉的一處。無所不在的強大魔獸,隨時都在準備著吞噬生命。..「

「冥雪的家就在冰森。當初爺爺就是在那裡把她帶回來送給我的。」月冥的產音突然想起,她從冥想中睜開雙眼。五天的跋涉,對於她這樣的少女來說實在辛苦了一些,即使有召喚坐騎,跋涉的辛苦也令她神色憔悴了許多。在幾位魔法師中,最辛苦的就要屬她了。魔法師里只有她和海洋是女孩子,而海洋每天前進的時候,不但穿著厚實的裘皮,還可以堂而皇之的窩在叶音竹杯中,趕起路來就比她輕鬆的多。月冥一句很高傲,性格也很倔強,所以即使辛苦,她也從沒說過一句。

「月冥,你怎鄉樣,身體沒問題目吧」叶音竹回身問道。

月冥搖了搖頭,走到兩人身邊坐下,「爺爺說過,冰森里非常危險,全大陸最強大的冰屬性、風屬性魔獸,幾乎都在那裡。即使是九級魔獸幽冥雪魄,在那個地方都不是最強大的存在。當初他前往冰森的時候,是為了尋找一些特殊的沸魔騰法文材學料,順便抓了冥雪回來。以爺爺紫級五階的實力,都數次險死還生。我們大家的力量,不知道能否和那些九級魔獸抗衡。」

叶音竹微笑道:「放心吧,等我們一進入冰森範圍之內,第一件事就先幫你尋找冥雪父母的下落。我想,冥雪對自己的家一定非常熟悉.那時我們反而要讓她來帶路呢。

眼中流露出一絲不舍,月冥點了點頭,道:「希望如此吧。這些給你們,或許會有些幫助。是爺爺座的暗冰符。」十餘個黑色的玉符出現在她手中。玉符很小巧,通體呈現灰色,由於叶音竹身為外籍銀龍的原因,本身對各種魔法元素的極為敏感,立刻就發現這玉符之中,存在著冰與暗魔兩系魔法元素。這些元素按照一些特殊的順序排列著,不知是幹什麼用的。

月冥將暗冰符放入叶音竹手中,解釋道:「佩戴它者,可以使自己身體周圍產生出一層類似於冰的氣息,再通過暗元素的作用,將我們的氣息進行雙重隔絕。這樣就不容易被魔獸發現了。冰、風兩系魔獸對於生物的氣息都很敏感,如果我們貿然進入,可能會引來大量魔獸的攻擊。」

紫從叶音竹手中拿過兩枚暗冰符,眼中流露出幾分讚賞的神色,「謝謝。」一邊說者,他自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