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一章火山的眼淚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4字

叶音竹有些得意的道:「那當然了,蘇拉做的飯最好吃了。..」

「音竹,你就別替我吹噓了。我怎麼能和阿姨相比呢。」蘇拉端著最後兩盤菜走了出來,「叔叔,時間匆忙,我只準備了這些,您別見怪。」

葉重深深的看了蘇拉一眼,流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道:「已經非常好了。謝謝你蘇拉。」

豐盛的晚餐開始了,葉重越吃越驚訝,蘇拉的廚藝確實非常精湛,叶音竹對他的誇獎絲毫沒有誇大。只是在吃飯的時候,葉重始終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看的蘇拉心中有些忐忑,臉上散發出幾分紅暈。

相聚的時間總是短暫的,當夜幕降臨之時,叶音竹一直將父親送到了學院門口。

「回去吧。家裡你不需要擔心什麼,自己在學院好好修鍊。」葉重叮囑著兒子。

「爸,您一路上也小心。替我問候媽媽和兩位爺爺。哦,對了,您告訴秦爺爺,說我得到了海月清輝琴和盡瀑連珠琴。秦爺爺會明白的。」

葉重點了點頭,道:「音竹,多注意你身邊的人吧,爸爸媽媽都開明的很,等你明年回來的時候,如果方便,帶個女朋友回來也不錯。現在的好女孩越來越少了,先佔上一個總是好的,我走了。」帶著一聲長笑,葉重騰空而起,眨眼間消息在茫茫夜空之中。

帶個女朋友回去?叶音竹看著父親離開的方向不禁有些好笑。難道說,爸爸知道了自己和海洋的事?不會啊!爸爸還沒見過她呢。帶著幾分疑惑和對父親的不舍,他這才回宿舍去了。

光陰如箭,在鬥氣修鍊和對傲劍法的揣摩之中,一晚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一早,當太陽剛從窗外撒入房間時,香鸞和海洋就已經來到了叶音竹和蘇拉的宿舍。

「哇,有早點吃啊!我正好餓著呢。」香鸞一點都不客氣,一進門就直撲桌前,拿起一個包好的雞蛋咬了一口,再拿起旁邊的醬菜送入口中,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叶音竹伸了個懶腰,道:「你們來的真早。可憐我的早餐啊!」

香鸞白了他一眼,示威似的三口兩口將雞蛋吃了下去,再拿起旁邊的牛奶喝了一口,一副本小姐吃你早點是你的榮幸的樣子,看的叶音竹無可奈何。

蘇拉從廚房中走出來,笑道:「吃吧,多吃點,沒事的。我怕你們沒吃早點,特別多準備了一些。還有我們今天要帶的食物,我昨天晚上就都準備好了。」

香鸞笑道:「蘇拉,你還真是個上的了廳堂,入的廚房的好男人呢。誰要是嫁給你可有福了。你也不用準備什麼東西,那邊是有名的旅遊勝地,什麼都買的到。」

海洋微笑道:「蘇拉你真細心,難怪當初音竹搬過來的時候,一定要讓你一起來呢。」

蘇拉看了叶音竹一眼,叶音竹正有些得意的看著自己,沒好氣的道:「他啊!是找了個管家。」

叶音竹叫屈道:「我可不懶,主要是你太勤快了。既然你都已經幹了,我還能做什麼。」

香鸞撲哧一笑,道:「你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欺負人家蘇拉老實。」

叶音竹無奈的道:「我才最老實好不好。..趕快吃早點吧。然後好早點出發。」

四人吃過蘇拉準備的早點後,趁著清晨時分,離開了米蘭魔武學校,二百里的距離還是不近的,尤其是對香鸞和海洋這樣的魔法師來說。所以他們特意先到米蘭城去雇了一輛車,這才朝著目的地而去。按照時間來計算,大概下午的時候就能到達他們此行的目的地了。

打開馬車的窗戶,看著道路兩旁在春的溫暖中萬物復甦的情景,四人不禁都有種心礦神怡的感覺,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說不出的暢快。

「看來出來玩玩還真不錯,上次離開米蘭,還是我們去科尼亞城的時候呢。只不過那時候是去參戰,和現在的心情完全不一樣。」香鸞靠著海洋的肩膀上,舒服的說道。

蘇拉道:「現在的氣候真好,冷熱適宜,出來走走確實很合適。」

叶音竹好笑的道:「我們這不叫出來走走吧,是出門坐車。要是用走的,估計感覺會更好。」

香鸞哼了一聲,道:「走可以啊!那你一個人背我和海洋,我們就不坐車了。」

叶音竹抗聲道:「不是還有蘇拉么,為什麼要讓我一個人背。」

香鸞道:「人家蘇拉那麼瘦,你還好意思啊!你平時剝削人家還不夠多麼?就欺負你了,就讓你背,怎麼著吧。」

「厄……」看著香鸞那故意挑逗的神情,叶音竹不禁心中一盪,自己還真不能拿她怎麼著。

「怕了你了,就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一路上他們並沒有遇到什麼問題,中午的時候四人就體會到蘇拉帶上食物是多麼正確了。大道上到哪裡去找買東西的地方?正是蘇拉帶的食物才令他們不至於餓著肚子到溫泉。

下了馬車,活動著因為在車上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身體,四人都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叶音竹抬頭望向那藍色的天宇,閉起了眼睛,感受著閉著眼睛「看太陽」的奇妙。橙色的光芒極有穿透力,從眼球長驅直入的照到心中,心也立刻被溫暖密密麻麻的籠住,這樣的好天氣出來走走感覺真是舒服。

他們下車的地方,是官道,從這裡有一條幽深的小徑同往深處,因為道路並不平坦,都是青綠色市塊鋪成的,所以只能步行而入。小徑的盡頭是山,一片已經變成了青綠色的碧山,彷彿有生命似的清新空氣是從那充滿生機的山中傳來。遠遠的,似呼已經可以看到山巒之間騰起的那一片片水霧煙雲,裊裊騰空,說不出的動人。

「走啦。」香鸞興奮的像個孩子,摔先朝著小徑的方向走去,「這裡叫聖天泉,冬天的時候來的人最多。屬於帝國控制,因為進入的門票價格昂貴,遊客不會太多。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聖天泉這裡才不容易被人敗壞環境。」

順著青市小徑向內走去,感覺著周圍完全變綠,別有一翻舒適,叶音竹和蘇拉都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此時蘇拉的情緒似呼變的高了很多,不時指指點點,詢問香鸞這聖天泉的情況。

「聖天泉分為聖泉和天泉,天泉一般是普通遊客玩的地方,而聖泉則只招待貴客說起來,這裡還是米蘭皇家的附屬,想要到聖泉去,必須持有米蘭皇家大街任意一家的貴賓卡才行。我們就直接去聖泉吧,那裡的溫泉不但溫度合適,而且也更為純凈。」

叶音竹愣道:「可是,我和蘇拉都沒有什麼貴賓卡啊!」

香鸞手上那枚鳳形的空間戒指光芒一閃,「音竹,你還真是傻的可愛,難道我連多幾張貴賓卡還沒有么?」四張蘭色的卡片出現在她的那白嫩的小手中,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晶瑩光彩。那竟然似乎是用藍寶石雕琢而成的似的,其中明顯有魔法元素波動。

叶音竹有些尷尬的道:「讓你破費,那多不好意思。」

看著他的樣子,一直跟在香鸞身邊的海洋不禁低笑一聲,「沒事的。香鸞姐這些貴賓卡是組高級的那種,不用花錢也能的到最好的招待。你忘記了她的身份么?」

「哎,真是女生外相,我本來還想訛詐他點什麼呢。你卻說出來了。」一邊說著,她還裝出一副不滿的樣子。

海洋俏臉一紅,雖然閣著那襲白紗,叶音竹也能感覺到她的羞澀。還好蘇拉適時解圍,「好吧,那我們就去聖泉。」

順著小徑一直向前走去,大約步行二十分鐘左右,他們就進入了山中。彷彿是進入了一道屏障似的,剛一進入聖泉這片山的範圍內,周圍的溫度明顯提升了許多。一股溫泉特有的硫磺氣撲面而來,雖然沒有植物清香聞起來那麼舒暢,但也別有一翻風味。

侍者也正在這裡出現,大約有三十名侍者,負責接待前來的客人。叶音竹驚訝的發現,這寫使者都是精華內斂,身體強壯骨骼粗大,明顯就是修鍊武技的高手。在香鸞出示了貴賓卡後,立刻有一名侍者恭敬的帶著他們向裡面走去。

香鸞看出了叶音竹的疑惑,低聲道:「這裡畢竟是屬於皇室的,為了防備有人搗亂,自然要有些高手震場。這些侍者都是從皇室禁軍挑選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