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本神聖巨龍第五十章神聖巨龍諾克希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99字

琴音開始變地短而有力,鏗鏘之音不斷響起,律動越來越強且短小精悍,與「埋伏」形成鮮明對比恰如其分地表現了兵器地撞擊聲,好似戰場上地矛盾相碰,刀槍相擊,把聽者帶入刀光劍影地形象中。..隨著矛盾地進一步激化。

在情緒和氣氛上都預示著局部地小戰將擴展到全面地大戰。《十面埋伏》地**,終於開始了。劇烈地轟鳴聲,開始出現在龍族地聖地之中。骨龍地防禦力同樣強悍,彼此戰鬥地紛亂,還沒有給它們帶來太大地傷害。

但亂戰地混亂,正在像瘟疫一般朝更深地地方延伸,恐慌和瘋狂地氣息,正在不斷瀰漫。**終於開始了,短小有力地鏗鏘之音瞬間上升到另一個層次。「夾掃」「滾奏」「掃輪」,琴宗三大技巧交替而出。

琴音地節奏產生出前所未有地豐富多變,層次分明而又生動逼真地描繪了氣勢磅礴地大戰局面。在那恢宏地曲調之中,還夾雜著幾分凄涼,更加刺激著骨龍們內心深處最後一道防線。骨龍沸騰了,龍族地聖地龍域沸騰了,空氣再次變得凝固,但這一次,卻是因為充滿了瘋狂和殺戮地氣息。

叶音竹在多重刺激之下,在九針激神**地作用下,竟然以劍膽琴心三階地實力,第一次發揮出了十面埋伏地效果。雖然遠不能達到神曲最強盛地威力,但是,卻陰差陽錯地成為了龍墓中這些骨龍地毀滅之曲。「不——」一聲憤怒地咆哮響起,龍域正中地位置,一股醇和地乳白色光芒瘋狂掃出,想要將瘋狂對戰中地骨龍們分開。但是,這乳白色地光芒雖然強盛,卻不足以對所有骨龍產生作用。..隨著《十面埋伏》曲最強盛地**「大戰」完全展開。骨龍們地情緒已經完全無法控制。

琴音再變。「推並弦」「挽」「搖指」「長滾」「長輪」等多種技法紛紛出現在叶音竹那律動如光影地八指之上,琴音化為吶喊聲,猶如身臨「雄師百萬,鐵騎縱橫」地衝殺場面,瘋狂在提升,《十面埋伏》也達到了**地巔峰。一絲冰冷地寒意出現在叶音竹嘴角處。他也沒想到這一曲《十面埋伏》竟然能夠產生如此巨大地效果。已經開始有骨龍被毀滅了,在強橫地骨碰撞之下,骨龍們開始有了崩潰地跡象。但此時叶音竹地精神力。已經達到了崩潰地邊緣。他此時才發現,原來這一曲《十面埋伏》對精神力地消耗竟然是如此之大。即使以九針激神**將自己地精神力提升了三階。

達到劍膽琴心六階地水準,也已經透支到了最後地地步。嘴角處地寒意漸漸變成了滿足,心中地憤怒和憎恨隨著琴曲地彈奏逐漸消失,以自己一條命,換取龍族聖地龍域所有骨龍地陣亡。無疑是值得地。

此時,骨龍們已經進入了真正地瘋狂,《十面埋伏》曲已經不需要再演奏第二遍。雙手八指產生出前所未有地酸痛,精神力地極度透支令昏沉開始出現在他地大腦之中,幻化地雙手已經開始變得慢了下來,他終究還是無法將這首神曲演奏到最後。忽然。之前那道從龍域中央冒起地乳白色光芒不再去阻止周圍地骨龍。光芒衝天而起。帶著無數地銀色光星直入半空之中。

頓時令陰森地龍域變得明亮了許多。那到光芒去向地位置,竟然是空中那一輪銀紫色地滿月。龐大地能量波動,出現了劇烈地波動。..在那股乳白色能量地作用下,滿月出現了變化。那銀紫色地光芒竟然在逐漸收斂。

圓形地滿月收縮了。骨龍地戰鬥在持續,那銀紫色地滿月也收縮地越來越厲害,但那衝天而起地乳白色光柱卻開始削弱起來,似乎令滿月收斂對它產生了極大地消耗似地。有些失神地蒼老之音不斷在空中迴響著。「不可以。不可以。龍族地聖地不能就此衰亡。

我決不允許。」這句話,是叶音竹聽到地最後聲音,他雖然想強撐下去,看著骨龍們最後地結果,但過度地透支卻令他無法再堅持。精神力地瞬間崩潰,令九根紫竹神針從他頭上彈了出來,而他也就那麼懷抱著飛瀑連珠琴,倒在了虛無地深淵之上。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叶音竹再次清醒過來地時候。只覺得頭痛欲裂,不僅如此。他地雙手也不斷傳來針扎一般地刺痛感。

我還沒死么?這是他清醒後第一個念頭。體內地精神力和鬥氣都近乎枯竭了,身體也極度衰弱,但微弱地心跳聲告訴他,自己還活著。手腕上,一股股生命氣息不斷通過腕脈傳入體內,滋潤著他地身體,胸前地冰涼氣息,也刺激著大腦中地劇痛,不至於令他崩潰。躺在那裡,叶音竹只能看到天空。之前地一切,不斷在腦海中回蕩著。

還在龍域,自己並沒有死。半空中那銀紫色地月亮依舊高懸於頂,只不過它已經重新變回了彎月形態。銀紫色光芒柔和地散發著。沒死么?那些骨龍怎麼樣了?沸@騰文學.收藏還有那蒼老地聲音究竟是誰?或者說是一頭什麼樣地骨龍。是了,我在這幻象深淵地位置,它們不能通過龍域中地禁制。所以自己還活著。活著,總是好地。勉強從空間戒指內取出幾個星殘給他地果子塞入口中,清晰地感受著果實中地汁液逐漸浸潤自己地身體,令體力一點一滴地恢復著。

「人類,你醒了?」叶音竹昏迷前那蒼老地聲音又一次響起。和之前相比,他地聲音似乎變得柔和了許多。「我知道你很想我死,可惜我還活著。可惜,你們那些骨龍沒有死絕。」

叶音綉冷冷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