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二章光明與黑暗的禁咒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870字

「呸,你那是娶老婆還是娶個小奴隸啊!真不知道你什麼思想。..來,你也到廚房來,我還有話問你呢。」說著,蘇拉率先走進了廚房。

叶音竹來到廚房前,倚靠著廚房門,道:「還要問什麼?」

蘇拉道:「你對銀龍城了解嗎?」

叶音竹道:「大杠的情況都知道。銀龍城是七座龍城之一,具體位置誰也說不準,但肯定是在米蘭帝國境內。他們與米蘭帝國是戰略合作關係。在七大龍城中,銀龍城應該和黑龍城以及金龍城的實力相差不多,我知道的大概就這些了。」

蘇拉道:「七大龍城就像龍崎努斯大陸上的人類勢力一樣,也分成兩派,分別以銀龍城和黑龍城為首。這次銀龍城找你去,無非是要看看你的力量能否為他們所用,幫助他們對付黑龍城一方的龍族。銀龍這邊一向是以數量取勝,而黑龍城和金龍一方,在個體實力上則要超過銀龍這邊。所以,銀龍一質不敢對黑龍一方發動強勢攻擊,就怕被對手逐個擊破,音竹,這次你一定要小心一些,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畢竟,我也是銀龍騎士,有權前往銀龍城的。」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不用了,銀幣還小,而且雖然有逆鱗證明,但我覺得你還是先不要和銀龍城接觸比較好,那些銀龍似乎都很高傲,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你放心,這次我會小心的,實在不行,我也有辦法逃走。」

還有什麼比同等本命召喚更容易逃脫的呢?只要感覺不妙,他隨時可以通過精神聯繫讓紫將自己召喚走,然後利用各種形式逃走。..當然,叶音竹相信自己不太可能會遇到這種情況。

蘇拉一邊和叶音竹說話,一邊洗菜,他的動作很麻利,一點也不拖泥帶水,一會兒,整個廚房已經充滿了飯菜的香氣,不禁令叶音竹食指大動,就差留口水了。

「好啦,你先出去吧,這裡油煙重。」蘇拉將叶音竹推出廚房,就在他剛剛準備轉身回廚房做飯的瞬間,突然,蘇拉瞳孔一陣急劇收縮,飛身撲向叶音竹。沒等叶音竹反應過來,兩人的身體已經滾倒在地。

一團強烈的黑色氣流衝破窗戶,瞬間瀰漫在房間之中,雖然那團黑器沒有直接命中叶音竹和蘇拉的身體,但兩人卻同時感覺到身體驟然遲滯了一下,所有的感官都在這一刻變得遲鈍了許多。

低沉而蒼老的聲音從房間內每一個方向傳來:「統御四界的黑暗之王,依循著您碎片之緣,藉由您的力量,將黑暗之虛無,封印於此,黑暗隔絕!」

房間內的光線完全暗了下來,叶音竹和蘇拉能看到的,只是一個紫色的六芒星,剎那間,外界所有的一切似乎完全隔絕,任何聲音和光線似乎都消失了。

他們的宿舍,也變成了一個奇異的黑暗囚籠,強烈的壓抑感充滿了冰冷和邪惡的氣息,周圍的一切似乎已經凝固。

蘇拉低呼一聲:「暗魔系大魔導師。」

一道黑色的身影緩緩浮現出來,在那紫色六芒星的映襯下,叶音竹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個臉色蒼白的黑衣人,全身都在黑色長袍籠罩之內,一雙眼睛竟然沒有銀白,完全是如墨般的黑色,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已經凝固,他那邪異的目光牢牢的盯視著叶音竹和蘇拉。..

叶音竹緩緩從地面下站起,將蘇拉檔在身後,沉聲道:「你是什麼人?」

低沉和蒼老不見了,邪異青年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尖銳刺耳:「你就是叶音竹?」

叶音竹點了點頭:「不錯,我就是。」

邪異青年詭異的一笑:「那我就沒找錯人了。跟我走吧,別讓我多費手腳,這樣你可以少受苦」

其實他心中很訝異,面對自己帶來的壓力,面前這個年輕人居然毫不畏懼,這幾乎是普通人類,就算是普通強者也不可能做到的。

叶音竹冷哼一聲:「我為什麼要跟你走?」

邪異青年道:「因為這是我夜星栩說的。」

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你們的語氣真像,難道你也是龍族?從你的魔法能力來看,是黑龍一族嗎?」

雖然魔法完全不同,但眼前這個名叫夜星栩的傢伙,在壓力上和離殺帶給他的非常相似。

夜星栩有些驚訝的看著叶音竹,道:「沒想到你這個人類如此聰明。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就跟我走吧。」

叶音竹搖頭道:「不,我不能跟你走。」

夜星栩不屑的道:「怎麼?你還想和我動手嗎?就憑你們兩個人類?」

蘇拉沉聲道:「你別忘記,這裡是米蘭魔武學院,就算你是黑龍,在這裡也討不了好。」

夜星栩道:「我當然知道這裡是米蘭魔武學院,否則剛才就不會用黑暗隔絕了。現在這個房間已經完全與世隔絕,就算在這裡釋放個禁咒,只要不超過我黑暗隔絕的魔法承受能力,外面也不可能知道。」

光芒一閃,飛瀑連珠琴已經出現在叶音竹雙手之上,面對強敵,他選擇了自己最強大的神器級古琴。

一層充滿悲傷氣息的能量波動,從飛瀑連珠琴中傾瀉而出,周圍黑暗壓抑頓時被逼迫得放開一些。

夜星栩瞳孔略一收縮,目光不禁集中在叶音竹手中的古琴上,脫口而出道:「好琴!」

「是好琴。」叶音竹一邊回答著,一邊左手捧琴,右手迅速在七根琴弦上划過。

他可不認為在這麼狹小的空間內,對手會給他彈琴的機會,所以一上來,就用出了絕技,七音齊爆。

七聲充滿顫音的嗡鳴,彷佛銀瓶乍破般響起,那清如濺玉般的嗡鳴瞬間在整個房間內回蕩,與此同時,七道黃蒙蒙的音刃澎湃而出,如此近的距離,又是瞬發,音刃的速度根本是任何人也無法閃躲的。

當初,就是憑著這一下,他在阿卡迪亞魔法師公會才幹掉了波龐王國的藍級魔法師。

和那時候相比,現在的叶音竹不但鬥氣進步了許多,琴魔法也相應提升。更為重要的是,他手中這張飛瀑連珠琴是真正的神器。

葉星栩就像離殺第一次見到叶音竹時一樣,根本就沒把對手放在眼裡,突然出現的七音齊爆,瞬間沖入他龐大的精神力之中。

神器級別的古琴豈同一般,即使精神力的差距巨大,但是,飛瀑連珠琴帶起的爆音卻彷佛攪亂了他的精神之海一般,另夜星栩的思想驟然遲滯。

而就在這一刻,那七道黃蒙蒙的音刃已經重迭而來。因為對手的強大,叶音竹發出的音刃完全是朝著一個位置進行重迭攻擊的。

一聲凄厲的怒吼驟然從夜星栩口中爆發而出,胸前爆起一團濃烈的紫霧,房間內的暗元素頓時變得無比狂暴。

叶音竹的身體驟然後飛,身上的月神守護剛剛爆發出一團柔和的防禦,就被黑暗能量侵蝕了,而已經悄悄的摸出去,天使嘆息已經舉起的蘇拉,也同時被這突然出現的強勢暗元素狂暴的震到一旁。

夜星栩的雙眼此時已經變成了暗紅色,在他胸前,多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大意之中,在叶音竹的七音齊爆面前,他甚至連阻擋一下都做不到,只能憑藉本身的暗元素守護和防禦能力,承受七音齊爆的威力。

神器畢竟是神器,飛瀑連珠琴發出的音刃在振動中的強烈切割力,硬生生的破開了他自身的暗元素護體,以與他的前胸發生了急速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