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四章英雄還是罪人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40字

解禁一章,同時為死難的四川同胞哀悼,順便求推薦票。其實小三也想多說說拉票的話,但看著每天的新聞,感受著四川同胞的痛苦,實在沒什麼心情多說了。大家如果覺得小三還算厚道,就投出你們寶貴的推薦票和月票吧,謝謝。

------------------------------------------------------------------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帕金斯和狄斯被圍攏在中央的巨大身體,甚至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鷹隼龍和它們的龍騎士,就已經如隕石般的撞擊而至。

五百隻鷹隼龍啊,還有五百位黃級中階以上的龍騎士,超過半數俯衝而下的位置,都是在比蒙巨獸周圍。

那完全是毀滅性的衝擊。在這一刻,比蒙巨獸終於展現出他們最強大的一面。黃金爆狄斯眼看著空中的鷹隼龍撞擊而來,他第一時間挺直了自己的身體,雙臂展開接近十五米的長度,原本收在手臂內的利爪驟然彈出,眼看著鷹隼龍瘋狂下墜,他那百寸利爪悍然橫撕,瞬間將一隻鷹隼龍的身體連帶龍騎士一起撕碎。

帕金斯怒吼一聲,「對空攻擊。比蒙狂化。」沒有來得及休息,比蒙巨獸們再次狂化。原本就已經可以和山嶽相比的身體,在狂化的作用下,全身花崗岩般的肌肉再次狂化,瞬間將攻擊和防禦能力提升到極限,在瘋狂的狂化之中,一共八十六隻比蒙,對空亮出了他們的百寸利爪,那些受傷了的狂暴比蒙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傷勢,將力量展示到極限,眼看著鷹隼龍墜落,他們用最直接,也是最強悍的方法,用燃燒血液般的瘋狂,迎接著這不可思議的自殺式攻擊。

只有少量鷹隼龍墜落在獸人三族戰士之中,比起先前的地面馴龍龍爆,鷹隼龍在落地瞬間炸開所產生的效果要大的多,百米範圍之內,血肉橫飛,包括龍騎士在內的所有裝備和鷹隼龍本身,都成為了殺戮能力的一部份。最後的獸人三族戰士,再次受到致命打擊。此時,已經不能用潰不成軍來形容他們。因為,能夠站起來的獸人就只有那些用無比強壯手臂,揮舞著百寸利爪的比蒙巨獸了。

作為比蒙巨獸中的強者,狄斯和帕金斯承受了最多的衝擊,雖然他們並不在乎其他種族獸人的死亡,但是對本族中人卻異常照顧,畢竟,比蒙巨獸的數量實在太稀少了,那是可以和真正巨龍媲美的強者啊!

每當狂暴比蒙支持不住的時候,狄斯和帕金斯都會在第一時間將他們拉到自己身邊,主動承受來自空中的隕落。對於比蒙巨獸產生最大傷害的,就是墜落那一瞬間的爆炸,那巨大的衝撞力,狂暴比蒙應付起來極其吃力,即使是黃金比蒙狄斯和帕金斯,在承受了大量鷹隼龍的撞擊之後,也覺得雙臂酸麻,大手上的利爪盡皆破碎。

隨著一聲破帛般的刺耳厲鳴,《龍翔操》終於結束了。枯木龍吟琴七弦齊斷,叶音竹精神烙印連接的銀絲同一時間消失,魔法師們一個個軟倒在地人事不知。

隨著淡淡的紫光消退,叶音竹身上那股強橫的肅殺之氣也隨之消失,此時此刻,他的身體開始有些顫抖了,那是殺戮啊!真正的殺戮。而且他直接殺掉的並不是敵人,而是己方戰士,還是最為精銳,也是最珍貴的龍戰士。一共一千零六十隻馴龍,加上五百名鷹隼龍騎士,都是毀滅在那一曲《龍翔操》之中。

誰說神音師是雞肋魔法師?就算有數名真正的紫級大魔導師在這裡,也絕對無法對抗擁有八十多頭比蒙巨獸的劫掠軍團。但是,叶音竹做到了。犧牲雖然是巨大的,但他畢竟還是做到了。

比蒙巨獸,一頭頭倒在帕金斯和狄斯身邊。他們並沒有死,堅實的防禦力救了他們的命,但無一例外,全部身受重創,巨大的身體,完全被地龍和鷹隼龍自爆飛濺的血液染紅,從它們所受傷來看,沒有長時間的休息是不可能恢復的。此時的兩位黃金比蒙,已經不僅僅是憤怒了,他們的情緒中甚至開始出現了比蒙巨獸絕少產生的恐慌感。雖然在他們的全力拚斗下,保住了所有比蒙巨獸的生命,但是,這包括四頭白銀比蒙在內的八十四頭比蒙巨獸已經全部失去了戰鬥能力。他們就算對自己再自信,也知道不可能將這些族人全部帶走。何況,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真正的戰鬥過,他們不知道米蘭人還會帶給他們什麼樣的攻擊。

在恐慌的情緒中,兩位黃金比蒙同時將目光投向科尼亞城頭,他們都明白,剛才那恐懼的一幕,完全是那名白衣黑髮魔法師造成的。那大魔導師級別的精神波動和肅殺琴音,才是令他們全軍覆沒的罪魁禍首。

而此時的叶音竹,卻正處在他修鍊琴魔法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之中。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四十名魔法師精神力全部消耗殆盡,那些紛亂的情緒趁虛而入,叶音竹只覺得自己的大腦像要爆炸了似的,外界的一切他已經無法理會,撕裂般的痛楚正折磨的他死去活來,即使以他那堅毅的心志,此時也不禁痛吼出聲,全身劇烈的痙攣著,大滴大滴的汗珠順額頭流下,之前的儒雅氣息蕩然無存。

蘇拉和費斯切拉早已經被城外的一切驚呆了,直到叶音竹突然爆發出極度的痛苦兩人才反應過來,蘇拉第一時間撲向叶音竹,但還沒等她近身,叶音竹身上驟然爆發出一股強橫的鬥氣,直接將她的身體彈飛而出,費斯切拉的情況